滇军抗日秘史(二十五):九江南昌受降 滇军将士扬眉吐气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7 12:54: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杨宏光

   ■滇军将领列传

  杨宏光 字伯诚 1892-1950

  云南绥江县(今水富县太古区古楼乡)人,陆军中将。

  毕业于国民党保定军官学校第八期,后在云南唐继尧、龙云、卢汉部队任职,曾任国民党第六十军旅长、师长,新三军军长,第六兵团副司令等职。在台儿庄战役中,指挥一零八一团和一零八二团抗击日军。抗战胜利后改编到国民党第六兵团任副司令,在锦州战役中被人民解放军俘虏,释放后回到云南,任省保安司令部高参。1949年12月,参加云南起义,1950年病故。

  ■历史记忆

收缴的日军枪械等物资

 投降日军手捧同伴的骨灰盒回国

受降典礼

  日军第11军团军团长笠原幸雄在“南昌华中受降指导部”向中国受降官鲁道源呈递投降书

  九江南昌受降 滇军将士扬眉吐气

  ■前情提示

  1944年,滇西大反攻拉开大幕,在滇西沦陷区各族人民和中国军队万众一心的浴血奋战下,日本侵略者疲于奔命、四处碰壁,“终日不得安宁”。

  1944年5月10日,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经过艰苦奋战,于1945年1月27日和中国驻印军在缅甸境内的芒友会师,标志着历时两年多的滇西抗战全面胜利,云南也因此成为在抗战中最早收复失地的省份。

  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通过无线电广播发布诏书,宣布作为侵略战争发起一方的日本无条件投降。走过艰苦抗战历程的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伟大胜利的辉煌时刻,拉开了日军受降的大帷幕。9月3日,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下达命令:杨宏光率领由云南将士组成的新三军在江西省九江地区,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兼第十一军团军团长笠原幸雄大将及其指挥的驻九江部队和从广西、湖南退经该地区的日军投降;鲁道源率领五十八军向南昌前进,接受日军第十一军团军团长笠原幸雄递交的无条件投降书。

  新三军九江受降

  新三军的云南将士在杨宏光的率领下,浩浩荡荡进入九江。九江人民扶老携幼,欢迎中国军队入城。鞭炮声雷鸣,欢声震天。门前、窗口、屋顶、街上,到处都有欢迎的群众。

  9月4日,笠原幸雄由汉口乘专轮到九江。次日,在九江柴桑港新三军司令部,举行受降仪式。

  日军主将笠原幸雄和两个陪同官,在庄严的气氛中面对主受降官杨宏光,恭敬肃立,聆听宣读用中、英、日三国文字写的中国战区第一号训示令。读完后,由笠原幸雄在受降证书上签字。从签字之日起,九江地区日军司令部改为善后联络部,日军各级指挥官即失去指挥权,不得发布任何命令,不得批示任何公文,只能按照中方训令遵办。

  受降仪式上,笠原幸雄将自己腰间的佩剑解下献给杨宏光军长。据说,此剑为800年前铸造,是笠原幸雄参加侵华战争时,日本天皇特别赐予他的。

  在九江投降缴械的日军,计有步兵第十三、第五十八两个师团及步兵第二十二、八十四和八十七等旅团,还有海军、空军各一部及后勤机关、野战医院等。

  解除武装的日军大部分被指定在湖口、彭泽等地,还有一部分在长江北岸湖北省的贵梅境内集结,待命遣送回国。

  为了搞好接收日军所缴物资的工作,新三军特别成立了接收处,下分武器、弹药、器材、车辆、船舶、马匹等组,所有接收事宜大约进行了两个星期。

  在受降中,总计解除了武装的日军俘虏63000多人,军马600多匹,步枪30000多支,轻、重机枪2000多挺,各种火炮1000多门,弹药、器材及其他军用物资200多库,各种车辆(包括卡车、战车、小轿车、吉普车、摩托车)300多辆,各种船舶(包括商船、小火轮、小气艇、小驳船)100多艘,工厂、场站修理所等100多个。

  新三军云南将士九江受降,壮了军威,扬了国威,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正如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跷起了右手大拇指说:“今日得见国土光复,死也无憾了!”

  五十八军南昌受降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发布命令:五十八军向南昌前进,军长鲁道源代表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接受日军第十一军团军团长笠原幸雄递交的无条件投降书。至此,中国军队在江西的两个受降区,即九江和南昌受降区,完全由云南抗日将士包揽,受降范围扩展到湖北、湖南和广西等地的侵华日军。

  鲁道源接到命令后,立即电话通知五十八军团以上军官速到军部开会,各部队严密警惕,防止日军在解除武装前破坏捣乱。随后,军部移至丰城。一切安排就绪后,电令日军派人到我方军部听令。8月底,五十八军开到南昌外围的生米街。

  南昌作为江西省的省会,是江西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古有“襟三江而带五湖”的描述,为我国中南重镇,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当时为日军独立第七旅驻守。

  1945年9月9日,云南将士进入南昌。官兵们容光焕发,精神抖擞,掌旗兵掌着军旗走在队伍最前面,军乐队奏着雄壮的乐曲紧随其后,接下来是步兵第三十一、三十二团,骑兵排、工兵营、辎重营等队伍。

  南昌人民倾城而出,欢迎五十八军入城。从距城几里远的地方一直到市中心,凡是部队要经过的地方,街道两旁挤满了人,甚至连楼上窗口和一些平房屋顶上也挤满了人。欢迎五十八军进城的南昌百姓不下10万人。

  部队入城后,最后选定中山路的中央银行礼堂作为受降地点。受降仪式于9月15日举行。正午12时,宣布全城戒严,炮兵营鸣放礼炮21响,军乐队奏乐。

  待中方官员坐定后,已在九江向新三军军长杨宏光无条件投降的笠原幸雄,再带所属师、旅团长及幕僚人员,由中方人员指引,徒步进入会场,然后呈交投降书。鲁道源接受投降书后,向日军投降将领训话:

  “吾人同集此间,缔结这一庄严之协定,俾将恢复和平,深盼自此庄严时刻以后,由过去流血中产生更完美之世界,以信义谅解为基础,同致力于和平光明之大道。余代表第九战区司令长官以正义及谅解,继续执行余之责任,深盼笠原将军能全部迅速忠实履行投降缴械之条件,使吾人之希望能得完满结果,最后盼吾人之和平永保不替。”

  面对向他祝贺的各界人士和采访他的记者,鲁道源还说了这样一段话:“8年前,当敌人攻陷南京在东京狂欢时,我就说过:‘谁最后胜利谁最后笑。’现在是该我们笑的时候了!”

  受降仪式后,五十八军驻南昌的主要任务是协助江西省政府接管政权及对日军所缴物资的管理,于同年11月任务完毕。

  云南抗日将士出色地完成在江西等地对日军的受降。(都市时报 特约撰稿 李晓明 詹霖 顾问单位:云南陆军讲武堂 昆明市档案馆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