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抗日秘史(二十四):滇西抗战的云南军民(二)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7 12:19: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杨杰记者杨海冬/翻拍

  ■滇军将领列传

  杨杰 字耿光 1888-1949 白族

  先后就读于云南陆军速成学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11年杨杰毕业学成回国,参加辛亥革命,历任滇军团长、旅长、护国军第四军参谋长、北京大总统府军事咨议陆军部顾问。1921年二渡日本,进入日本陆军大学深造,1924年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1925年初回国后历任冯玉祥部第三军参谋长,深受冯将军器重。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师师长、第十八军军长、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等职。

  ■历史记忆

  滇西人民主要抗日武装及负责人一览表

  班洪抗日自卫队      (司令胡忠华 佤族)

  耿沧抗日自卫队      (司令军裕卿 傣族)

  邦角自卫大队        (队长尚自贵 景颇族)

  福碧泸民众抗日自卫队   (司令段浩 白族)

  滇西边区自卫军潞江支队  (司令线光天 傣族)

  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一路军  (司令刀京版 傣族)

  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二路军  (司令龚授 傣族)

  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三路军  (司令赵宝贤 汉族)

  ■前情提示

  1940年9月,日军入侵越南,云南危急。1942年5月,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失利,日军入侵越南,畹町、龙陵、腾冲相继沦陷。云南由此从抗日后方变成抗日前线。

  滇西抗战的云南军民(二)

  云南:中国最早收复失地的省份

  在滇西人民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中国远征军第十一和二十集团军共16万人,于1944年5月10日强渡怒江成功后(此战被称为“中国的诺曼底之战”),经过艰苦的奋战之后,于1945年1月27日和中国驻印军在缅甸境内芒友会师,标志着历时两年有余的滇西抗战全面胜利。中国抗战收复失地,“实为滇省最早”,云南成了全国第一个将日寇赶出国门的省份,为中国人民最终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树立了榜样,对直接促成缅北反攻的胜利给予了巨大的支持,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赢得了崇高声誉。历史将会永远铭记滇西和云南各族人民作出的重大牺牲,也将会永远记住云南将士做出的贡献。

  滇军老将妙计克松山

  1944年6月4日,中国军队反攻日军占领的松山阵地,成为滇西大反攻中最关键的战役之一。

  雄峙于云南怒江西岸的松山为高黎贡山正脉,扼滇缅公路咽喉,是保山至龙陵必经之路的制高点,地势险要,有“东方直布罗陀”之称。1942年5月,日军占领松山后,派置重兵把守,修筑了总长度有几十公里,既可独立作战又可互为犄角的阵地群,将其自喻为“东方马其诺防线”。中国军队开始反攻后,战斗极为惨烈,两个师的部队被打得很快丧失了战斗力,不得已从6月下旬调来新八军主攻松山。中国军队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血的代价。

  这时,已被蒋介石闲置在重庆的中国“军事学泰斗”、原云南护国第三军第一纵队司令的滇军老将杨杰正回大理省亲。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得知后,亲自登门拜访,向他征询作战方略。

  杨杰将军亲自到松山主攻阵地前进行了察看,认为敌人居高临下,据险而守,作困兽之斗,我军再这样硬攻下去,恐怕牺牲再多也难以收效。他对卫立煌说:“敌人已成了孤军,现在我们火力占了绝对优势,可用飞机将其后方联络炸断,使其给养供应不上,并断其水源,再用飞机轰炸其阵地,迫使敌人内外交困,我军再作强攻,可能效果会好。”卫立煌依计而行,新八军用了9个团的兵力,在炮兵和空军强大的火力支援下,对日军进行压制性的轰击后,再挖掘地道,装填炸药,炸翻了敌人的主阵地,终将松山攻克。

  松山战役的胜利打通了保山到龙陵的公路交通线,为滇西全面大反攻开辟了胜利的通道。

  随后,在收复腾冲的战斗中,五十四军副军长叶佩高始终在最前线,冒着密集的弹雨,指挥五十四军第一线攻击部队,配合友军,逐街逐巷逐屋地与敌人殊死拼搏,前后血战41天,于1944年9月14日终于攻克腾冲城。叶佩高将军病逝后,他的遗骨葬于腾冲国殇墓园内,以示他对战斗过的滇西国土的永久怀念。

  张问德《答田岛书》彰显气节

  在说起滇西抗战中的云南军人时,必须看到滇西各族人民的伟大贡献。滇西抗战爆发后,《新华日报》派出记者专访李根源和龙云,进一步坚定了云南地方实力派抗战的决心。在大敌当前之际,龙云以云南省政府的名义,要求云南地方军民积极支持中央军抗战,命令沦陷区的各级政府组织民众武装,把敌人赶出去!

  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伟大旗帜的指引下,在李根源先生等人的号召下,滇西各族人民纷纷投入了抗战洪流。腾冲县爱国士绅张问德以花甲之年挺身而出,以抗日为己任,担任腾冲县县长。他刚正不阿,矢志报国,将县政府迁往游击区,领导腾冲人民进行抗日斗争。

  1943年8月30日,日军驻“腾龙行政部长”田岛向他致函。以金钱、地位为诱饵要与他进行“和谈”,并表示谈话内容只涉及“双方民生之困难”,不涉及“双方之军事问题”,同时保证张问德往来安全。

  面对利诱,张问德大义凛然,严词坚拒,复函田岛,痛斥他充当军国主义炮灰,带头烧杀奸淫,在腾冲犯下的累累罪行。张问德在《答田岛书》中说:“自事态演变以来,腾冲人民死于枪刺之下,暴露尸骨于荒野者,已逾3000人,房屋毁于兵火者,已逾50000栋;骡马损失达5000匹,谷物损失达百万担,财产被掠者近50亿。”“痛苦之腾冲人民深切明了彼等应如何动作,以解除自身所遭受之痛苦。在阁下及其同僚即将到来之悲惨末日命运时,特敢要求阁下作缜密之长思。”

  他还义正词严地警告田岛一伙:“只有放下屠刀,撤出中国,才是侵略者最好的出路”,充分显示了一个爱国者崇高的民族气节。

  张问德的《答田岛书》,经李根源推荐发表后大快人心,伸张了中国志士的正气,体现了滇西人民抗日必胜的信念。张问德得到了全国各界的大力表彰,被称赞为“全国沦陷区500多县县长的楷模,不愧富有正义之读书人”。

  滇西抗日运动风起云涌

  在滇西抗战中,沦陷区的云南各族民众迅速建立了“佤山抗日游击队”、“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一路军”、“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二路军”、“滇西边区自卫军第三路军”、“滇西边区自卫军潞江支队”、“福碧沪练民众抗日自卫队”、“莲山独立大队”、“陇川自卫队”、“邦角自卫大队”、“耿沧抗日自卫队”、“班洪抗日自卫队”以及“滇西兄弟民族女护士队”等多支抗战武装,被统称为“滇西抗日义勇军”。

  由汉、佤、傣、白、景颇、拉祜、布朗、傈僳、藏、回等各民族组成的滇西抗日义勇军,先后达10万之众(牺牲者7000余人)。保山滇剧玉林班武生张辅廷,平生艺高胆大,人称“草上飞”。1942年5月4日,日机轰炸保山,剧班被毁,他怀着一腔仇恨加入远征军侦察队,凭着练就一身的轻功日行百里,多次深入敌穴盗文件、杀汉奸,使敌人闻风丧胆。1944年滇西大反攻前夕,他奉命潜入腾冲刺探敌情,不幸被日军识破逮捕。面对酷刑他至死不屈,英勇就义,其英雄事迹至今仍在滇西各族人民中广为流传。巾帼女杰张押凤深入敌穴刺探军情,经她送出的情报达数十件之多,救出远征军伤员60余人。龙陵农民赵天棣、赵天寿兄弟,在1944年9月日军从松山溃败时,联络部分乡民用棍棒拦路截击,一次打死溃散日军4人,受到远征军的嘉奖……

  如此之多的各民族兄弟前赴后继,共同御外,“誓死杀东洋”、“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将血肉之躯筑进中华民族伟大抗日战争的长城之中,使抗战之火形成燃遍滇西大地的燎原之势。这是我们中华民族大团结精神的空前升华,体现了滇西人民极大的爱国主义热忱,谱写了云南各族儿女又一页宏伟壮丽的抗战史诗!

  在滇西沦陷区各族人民和中国军队万众一心的浴血奋战下,日本侵略者疲于奔命,四处碰壁,“终日不得安宁”。这不仅对稳定和巩固我怒江东岸的抗日防线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而且为后来的滇西大反攻,为最终将日寇逐出国门,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云南各族人民大支前

  怒江西岸的各族人民时时在伺机袭扰和打击日寇,怒江东岸的各族群众踊跃大支前。据统计,滇西抗战爆发后,仅保山地区供应的军粮就多达20万大包(共计1540万公斤),派出民工416万人次,骡马119万多匹次、驮牛38多万头次。滇西大反攻开始,保山地区再供应柴薪2364万多斤,盒料892万多斤,马草1900万多斤,猪、牛肉46万多斤,棺木13000多副,枋板23800多丈,桌、凳、炊具等家什物品68000多件,还有船筏器材及修筑工事所需的器材都由附近乡镇筹集供应。几乎“每一村庄,无不有驻兵者;每一家户,无不有庄夫者”。骡马、驮牛,更是全体出动。人们或为部队运送粮秣弹药,或做向导,或进行敌后侦察及战地救护,或抢修机场,赶修腾(冲)龙(陵)公路和修复滇缅公路。其中有10000多民众(仅病死者就有90多人)翻越高黎贡山,运回60多万斤军粮,保证部队的供应。

  时任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司令长官的宋希濂将军回忆说:当时绝大部分军粮都是由当地老百姓拿出来的。由于打仗还需要大批弹药,为了将这些物资运上前线,在怒江两岸的崇山峻岭中有些甚至连骡马都无法行进的崎岖小路,完全依靠人力挑运。“投入这场运输的滇西老百姓,至少有二三十万人。”牺牲的民工多达万余人,死亡骡马4700多匹、驮牛1500多头。鉴于前线伤亡很大,另有20000多名当地群众作为后源补充进中国远征军各部队。(都市时报 特约撰稿 李晓明 詹霖 顾问单位:云南陆军讲武堂 昆明市档案馆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