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老兵在江西为战友守墓60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5 16:47:5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江西老虎山国殇公墓实习记者缪立鹤/翻拍

  在江西老虎山国殇公墓里,滇军军官后人杨选昆,经过千辛万苦找到为国捐躯的父亲杨开龙的墓碑。在为父亲祭扫时,她还发现了一座新坟,是新三军十二师司号长尤汉清之墓。带着好奇,杨选昆请当地农民带路,找到了尤汉清之子尤国庆的家。尤国庆向她讲述了父亲尤汉清的生平。

  尤汉清是参加第一批六十军出滇抗日的,当时在一八三师一零八六团当号兵,参加过台儿庄战役,之后编入新三军十二师任司号长。在与日寇的激战中,尤汉清幸存下来。日本投降后,尤汉清选择定居高安,在龙潭镇龙桥村结婚生子,距此不到一里路就埋葬着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尤国庆说,父亲生前常说,他要与牺牲的战友们厮守在一起,即使死后也要葬在一起。

  60多年以来,尤国庆四兄弟年复一年跟着父亲到国殇公墓前祭扫,为公墓做起了民间守护人。1999年,尤汉清老人去世后,他的儿子们把他葬在国殇公墓中。

  谈到尤汉清老人,杨选昆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真可谓是:活着同一战壕齐抗敌,死后黄泉路上再相逢。”

  虽然找到了父亲的墓地,了却了几十年的心愿,但从高安回到昆明后,杨选昆却仍然夜不能寐,那躺在龙潭桥桥面上任人践踏的石碑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她的心,于是她开始考虑重新修建老虎山国殇公墓的事。

  她多次给高安市政府写信,请求重修“高奉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08年4月16日,杨选昆再次到了高安,高安市何副市长接见了她,他们一同前往老虎山查看公墓遗址。当地政府不仅同意重修公墓,并请杨选昆帮忙查寻、核对阵亡将士名录,并寻找烈士后代,希望烈士们“有家可归”。目前,杨选昆老人已查到101位烈士的名字、军衔。

  随后,高安市博物馆初步拟好了公墓重修方案并寄给了杨选昆,杨选昆还从自己教过的两名学生那里筹集到了20万元的赞助资金。可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重修方案被一再搁置,高安方面也没了消息。

  记者联系了龙潭镇镇政府宣传部的朱成发,据他介绍,整个公墓占地约1000平方米,包括道路在内全部修复大概需要100多万元资金。两年多来,由于资金筹集不到位,修复任务一直在政府各部门之间转来转去,目前负责修复的是民政局。记者随后联系了高安市民政局,据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老虎山公墓重修一事现在确实由民政局负责,他们已于去年将重修计划向上级部门申报,但现在还没有审批下来。

  虽然重修老虎山国殇公墓的事情迟迟没有结果,但杨选昆坚信,总有一天,公墓一定会以崭新的面貌示人。因为,在她的影响下,她的三个孙孙已经继承了这段历史,最小的一个孙子从小到大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老祖祖可是打过日本鬼子的呢!”杨选昆打算等三个孙孙都高中毕业后,带他们一起再去老虎山给父亲扫墓,“历史要靠我们代代相传才不会忘记。”(都市时报 记者李晓静)

  记者手记

  亲人,你们何时回家?

  在抗日战场上,滇军阵亡的将士不计其数,但像杨选昆的父亲杨开龙一样,名字能够被刻在石碑上的少之又少。还有很多无名战士,他们同样用血肉之躯抵抗外强的侵略。但因为生死未卜,时至今日,他们的家人仍然在等待他们回家。

  在本报《滇军抗日秘史》系列报道推出后,现年75岁的马惠英老人打进我们的热线,希望可以帮助他寻找父亲马绶芝的下落。她的父亲在她只有三个月大的时候就随六十军出滇抗日去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她们也没有收到任何有关父亲阵亡的通知。“父亲寄回家的最后一封信是在台儿庄大战的时候,他说打退了日本鬼子就回家。台儿庄战役之后,父亲就没了音信。”马惠英老人说,她的母亲直到94岁去世时仍然在等待着父亲归来。马惠英老人曾到省、市档案馆里找寻父亲的足迹,可是一无所获。她有个心愿,希望能到台儿庄看看,也许在那里,她能找到父亲。

  市民李先生家也有同样的不幸,他的叔叔李铭当年跟随五十八军出征后就再也没回来。叔叔出征后,家里曾接到叔叔阵亡的通知书,后来又接到通知说叔叔是失踪,最后又说叔叔是下落不明。对于叔叔更多的情况,家人一无所知。李先生多年来也在寻找叔叔的资料,但都找不到。几年前他到腾冲去旅游,站在腾冲国殇墓园里,他忍不住痛哭起来。李先生强烈呼吁,能否为这些无名抗日战士建立一个纪念碑,算是对后人的一个安慰。

  是的,我们都在期待,这些曾为我们幸福生活付出生命的烈士,终有一天,他们的名字会被刻在高高的纪念碑上,接受后人景仰。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