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女儿杨选昆千里苦寻埋骨他乡的父亲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5 16:16:0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寻找了父亲多年的扬选昆 实习记者缪立鹤/摄

扬选昆的父亲,新三军连长扬开龙 实习记者缪立鹤/翻拍

在江西高安的一块滇军烈士墓碑已被嵌在路上 实习记者缪立鹤/翻拍

  60多年前,父亲出滇抗日不幸阵亡。60多年后,其女儿往返滇赣之间找寻父亲的足迹。从亲人的口中,从泛黄的史料里,从公墓残存的石碑上,她用一生的时间苦读为国捐躯的父辈们。

  “我的父亲杨开龙是在长沙会战的高奉战役中阵亡的,年仅25岁,那时我才3岁多。”这位滇军的女儿名叫杨选昆,现年72岁。很难想象,这位个子瘦小的老人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毅力,从1999年起,她便开始了大海捞针似的寻父历程。

  儿时记忆 父亲是抗日烈士

  在杨选昆的记忆中,父亲的事只能偶尔从长辈们的口中听到寥寥数语,对于父亲,家人似乎都不愿意提起。多年来,她只能通过一张父亲当年仅存的照片寄托对父亲的思念。

  “听长辈们说父亲是个勤学的人,只要有空余时间都在看书。长辈们都很喜欢他,尤其是我的外祖父对他更是赞许有加。”杨选昆说,父亲的老家在会泽,外祖父是父亲的表叔,一直希望父亲能干一番大事业。因此,父亲中学毕业后,外祖父就把他接到昆明上高中,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父亲。1935年高中毕业,父亲考入黄埔军校昆明五分校(云南陆军讲武堂)。

  “时值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父亲和一切爱国青年一样忧虑不安。长辈们告诉我说,父亲以前成天坐在书房里读书,不爱多说话。但听到抗日的消息,只见他总是走来走去,口中念叨着:‘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杨选昆说,父亲那时还在一张四寸的照片上写下“怒发冲冠,投笔从戎”一句话,随后就参军出滇抗日去了。

  父亲阵亡后,杨选昆的母亲把她和妹妹送回会泽交给祖父祖母,然后便离开她们改嫁了。小时候,杨选昆不太明白父亲去了哪里,但懂事的她也从不多问。直到上初中申请入团填表格时,她不知该怎么填写亲属一栏,便回家问祖父。当时祖父在缝皮衣,听到她的询问,祖父的眼泪夺眶而出,“你的父亲名叫杨开龙,抗日时在江西高安阵亡的,他曾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是国民党兵。”“阵亡?国民党兵?”杨选昆愣住了,她不再追问,从此,“江西高安”四个字便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底。

  每逢想念父亲的时候,杨选昆就默默地念着“江西高安”四个字,或者去翻父亲的书籍,看他给家里写的信。当读到汇钱给大杨(杨选昆的乳名)做学费的内容时,仿佛父亲就在自己身边,尽管连父亲的模样都不记得,但杨选昆能感觉到那是一个高大的军人形象。因此,她把信封上的小图片剪下来夹在自己的课本里,这样,父亲就会总在自己身旁。

  难解心结 父亲魂归何处?

  在祖父祖母的抚养下,1958年,杨选昆从昭通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

  每年清明节,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去烈士陵园扫墓,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但讲的都是赵一曼、杨靖宇、小兵张嘎等英雄故事。杨选昆很纳闷,那些像父亲一样与日本鬼子拼杀八年,使中华民族脱离苦海的国民党军人却显得暗淡无光,很多学生对抗日战争国共合作这段历史并不知道,他们难以理解为国捐躯的国民党军人是值得尊敬的。“这不能怪孩子们,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遗忘了历史。”杨选昆说,其实自己对那段历史也不是很清楚,于是从那时起,她就下定决心要仔细研究这段历史,找到父亲的足迹。

  1999年退休后,杨选昆搬到昆明和儿女住在一起,于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阅览云南文史资料、《云南黄埔》杂志及各种报刊登载的史料上。她辗转于北京图书馆、昆明、昭通、会泽、普洱等地访问知情的亲友和长辈,咨询云南籍黄埔军校同学会寻找与父亲有关的线索。

  偶遇前辈 得知父亲生平

  一个偶然的机会,杨选昆还找到了父亲的战友、现定居中国台湾的胡绍康老先生,他在电话中告诉杨选昆,他与杨开龙是黄埔五分校同校同学、是同一支队伍、一起出滇抗日,他目睹了其父亲阵亡的情景。

  胡绍康告诉杨选昆,1935年,杨开龙在昆明考入黄埔军校第五分校第十一期步科二队,1938年,在干海子进行了3个月的新兵训练,之后编入五十八军十二师开赴抗日前线。1939年5月,因部队伤亡惨重,从湖南返回云南接取新兵。

  同年11月,第二次从云南出发,途经贵阳、晃县、安江、宝庆、衡阳等地到达江西万载。1940年由万载调到湖北,参加守卫湖北九岭阵地的战役。1941年,杨开龙由湖北调到赣北,归为新编三军十二师三十六团二营七连,时为上尉连长。同年12月25日日军向新三军守备阵地半圆汤进攻,大炮连击,并施放毒气,26、27日战斗加剧,28日日军再次炮轰,持续一个多小时。新三军死伤惨重,这时满山遍野尽是日军,两军厮杀在一起,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肉搏,她父亲杨开龙当场牺牲,年仅25岁。在这场战役中,共有673名将士为抗日而牺牲。

  另外,杨选昆从史料中了解到,高奉战役结束后,新三军十二师师长张与仁收集了673位阵亡将士的忠骸,在高安县龙潭乡老虎山建立国殇公墓。

  “我的父亲会在公墓里吗?”这个问题开始困扰着杨选昆。

  千里赴江西 寻找父亲足迹

  “每年清明节,大家都要祭祖扫墓,我到哪儿为父亲扫墓呢?”杨选昆说,在弄明白父亲的生平后,她把父亲的照片摆了出来,每次家庭聚会,全家人都要先祭拜父亲。可是这样一来,杨选昆对父亲的思念却与日俱增,她开始萌生了亲自去高安找寻父亲墓地的想法。

  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是她的外孙女。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外孙女有一次回家,学着小朋友们念儿歌:“国民党大坏蛋,国民党大坏蛋……”然后还问她,国民党是不是大坏蛋。听到外孙女天真的话语,杨选昆的心里像针扎了一样。“我告诉她,国民党打日本鬼子的时候不是大坏蛋,后来才是大坏蛋。”杨选昆说,当时看着外孙女似懂非懂的样子,她突然有一种使命感:她要把这段历史完整地告诉儿孙,但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父亲。

  2006年7月25日,杨选昆和小儿子在江西朋友的帮助下,第一次踏上了高安之旅。

  在江西省高安市龙潭镇闻家村途经龙潭桥的时候,杨选昆突然发现桥面上铺有十多块墓碑,仔细辨认后竟有“陆军新三军十二师”的字样,她激动地蹲下来,接着发现了“师长张与仁” 的字样,以及军长杨宏光的题词“新编第三军十二师高奉战役阵亡将士千古”。逐一查看,杨选昆发现了更多的信息,只不过因为人踩马踏,风吹雨淋,很多文字都无法辨认了。当地农民告诉她,文革时期,墓地被破坏后,村民们便将墓碑拆下来修桥。

  紧接着,踏过密布荆棘,老虎山国殇公墓出现在眼前。时过境迁,公墓已经不复原貌,那些珍贵的墓碑全部躺在龙潭桥上,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一块长方形的碑,上面刻着“高安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高奉战役抗日将士公墓”字样,落款是“高安县人民政府一九八三年五月公示”。

  不负苦心 终见父亲墓碑

  听不到枪炮声,闻不到火药味,老虎山公墓如一潭死水,杨选昆内心却有如触电一般,她下意识地把父亲的照片紧紧贴在胸前,久久不能平静。随后,她在《高安县文物志》里看到了对于墓碑形状大小和部分碑文的一些记载,其中第三块墓碑上刻着的是阵亡将士的名单,上面赫然写着“上尉连长杨开龙”。“是他,我的父亲!”终于找到了父亲,压抑在杨选昆心中几十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她放声大哭。

  第二天,杨选昆和儿子再次来到老虎山公墓,她拿出从云南带来的亲手制作的塑料花,以及代表她三个儿女心意的苹果放在公墓前,苹果上分别刻着“军魂”、“缅怀军魂”、“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字样。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在父亲的墓地前祭拜,本有千言万语,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在心中默念:“敬爱的父亲,女儿来看您了,为国捐躯的将士们,安息吧!” 杨选昆此刻的心情,正如新三军军长杨宏光在老虎山公墓上所写的碑文一样:“谁无父母,谁无妻子,诸烈士竟为国捐躯,利国利群,忠勇壮烈,直可惊天地,泣鬼神……”(都市时报 记者李晓静)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