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抗日秘史(二十一):中条山悲歌(三)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5 15:50:0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抗日战场上的寸性奇 记者杨帆/翻拍

  ■滇军将领列传

  寸性奇 字念洁 1893-1941年 云南腾冲人

  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参加“重九起义”和护国首义。后随滇军入粤,历任驻粤滇军少将高级参谋、中央直属宪兵司令、老三军十二师三十四旅副旅长等职,后升任十二师师长。在广东期间,孙中山亲赐短剑予他。

  周体仁 字善初 1893-1954年 傣族,云南景谷人

  北伐中历任老三军团长、旅长、少将参谋长。抗战中任第五集团军中将参谋长。中条山战役后任老三军军长。1948年任国民党第四兵团司令兼北平警备总司令。1949年1月追随傅作义将军起义。北平和平解放后,受朱德、叶剑英等人派遣,回云南策动昆明起义。

  中条山之战因指挥失误导致惨败,但中国军人舍生忘死的精神应该被永远记住 资料图片

  ■前情提示

  由于在历次保卫中条山的战斗中,老三军始终保持不不败纪录,但日军在发动第14次对中条山的进攻时,就把老三军当作了主攻对象。因此,日军调集了数倍于老三军的兵力对其展开了围攻。

  1941年5月12日,已经冲杀数日、失去友军支援的唐淮源率部退守唐王山。看着敌人一拨又一拨地冲上来,突围已经无望,唐淮源毅然拔枪自尽。

  中条山悲歌(三):寸性奇师长拔剑自刎

  老三军成为抗战爆发后,第二个军、师长同时阵亡的部队

  “大丈夫为国捐躯,死而无憾!”这是老三军主力师十二师师长寸性奇将军,在中条山战役时牺牲前说的一句话。从中条山决战一开始,寸性奇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就坚持在第一线的战壕里率部与敌血战。

  将军中弹,临危不惧率队冲杀

  一群群敌机飞临中条山上空,进行疯狂的投弹和扫射,日军地面部队在大批战车和骑兵的支持下,潮水般向老三军阵地扑来,炮声满天,硝烟弥漫,前沿阵地被突破。寸性奇指挥士兵与敌人展开白刃肉搏,夺回了失去的阵地。日军连续冲锋,包围圈越收越紧。在战况恶化时,唐淮源军长召集各师、团长开会,鼓励全军官兵与中条山共存亡,战斗到底。作为一位从里到外透出中国军人血性的云南汉子,寸性奇当即慷慨表示:“请军长放心,我们现在是为国家民族而战,我们不会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丢脸!”“我们有枪在手,有剑在腰,中国军人宁愿挺胸而死,也不会低头求生!”十二师在他的指挥下,血战数日,当敌我双方厮杀在一起,冲锋与反冲锋交替进行时,寸性奇临危不惧,命令部队多次以短兵相接,给来犯之敌以重大杀伤。5月10日奉命率部队攻击前进,突围至樊家沟、县山一线时,不料与大队日军遭遇,肉搏战后,退守大寺坪,准备伺机夺路出击。

  1941年5月12日,十二师左翼的水骨朵高地被日军攻陷,全师阵地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寸性奇临危不惧,他抬头看了看左右的官兵,在此紧要关头,大声喝道:“头可断,血可流,高地断不可失,我们要夺回这块高地!”站在他旁边的参谋、副官,见被占领的水骨条高地、数倍于我的日军正直扑而来;再看看我军阵地,弟兄们死伤无数,就要弹尽粮绝了。寸性奇明白参谋、副官们的意思,便说道:“我也晓得困难,我们反正都是个死。拼命而死,总比坐以待毙要好得多。”说完,他立即将师部特务连剩下的几十个人组成奋勇队,亲率他们向左翼水骨条高地冲去。

  寸性奇率领奋勇队向日军反击时,敌人的一排机枪子弹打过来,他胸部中弹,被人抬下了阵地。当路过唐王山山顶唐淮源军长的土屋时,他躺在担架上,看见了杨继虞营长还关切地问:“军长怎么样了?还好吗?”

  这时,唐淮源军长已杀身成仁,杨营长不敢向他报告,只好忍住内心的悲伤,强装没事的样子,急忙掩饰说:“军长在屋里,还好。”

  寸师长听后,说道:“我受了点小伤,关系不大,暂时休息一下。这里太危险,请你们保护好军长,马上撤下去!”

  不一会儿,寸师长便听到了唐军长饮弹自尽,壮烈殉国的消息,他没有悲伤,只是点了点头,慷慨说道:“抗战至今,一个军里面,军、师长同时阵亡的,只有第九军长郝梦麟、一二三师师长刘安琪。这次,我们第三军一定能赶上第九军了!”他当即把缠在胸前的绷带再次裹紧,勒紧伤口后,又挣扎着站了起来,指挥部队再次攻击敌人的阵地——胡家谷。副师长杨玉昆看到师长受伤太重,胸前白布已被鲜血渗透,变得殷红,就向身边的一位营长李振邦命令道:“你护送师长退下去,这边我来指挥。告诉师长,请他放心!”

  寸师长立即挥手说道:“你们不要管我的事,快去作战杀鬼子。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见寸师长如此坚决,李营长只好退开了。

  右腿炸断,杀身成仁不做俘虏

  由于寸性奇临危不惧,临死不屈,坚守阵地,誓不后退,官兵们深受感动,他们杀敌的决心更大、不屈的意志更坚。因此,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十二师官兵用简陋的步兵武器打退了敌人多次疯狂的进攻,他们坚守的毛家沟阵地,一直在敌寇的四面围攻之下岿然不动。

  激烈的战斗一直打到5月13日晚上,日军的炮弹暴雨似的向十二师阵地倾泻而来,其中一发炮弹击中了师部所在地,数名官兵当场阵亡,寸师长的右腿被炸断,鲜血像泉水一般涌了出来,伤势非常严重。他沉重地对部下说:“我是不行了,不得不先走一步。大丈夫为国捐躯,战死疆场,死而无憾!你们要打到底。要是冲不出去,就杀身成仁,千万不可做俘虏!”话音一落,他将当年孙中山亲赐的短剑拔出,向喉头一刺,又一名抗日名将倒下去了。

  老三军军长唐淮源和十二师师长寸性奇英勇献身后,剩下的抗日勇士,继续顽强抗杀,殊死搏斗,最后冲出日军包围者,尚不足一团兵力。经整编后,由周体仁继任军长,率部继续奋战在抗日第一线。

  1942年6月6日,云南省召开公祭大会,追悼唐淮源、寸性奇两将军及老三军阵亡将士。龙云敬献花圈,并即席致悼词,介绍了唐、寸两位将军的生平事迹,讲述了他们的抗日战功。他说:“敌人对中条山志在必得,倾华北可调之部队,于去年3月大举进犯。在弹尽粮绝之下,唐将军视死如归,卒以身殉。这种精神实为我军高级将领中少见的,实在值得我们崇敬!唐军长与寸师长都是我们的讲武堂同学中不可多得的人物。寸性奇本人,与我在讲武堂是同一期的学员。在学习上,他虚心接受同学的劝诫和帮助,他为人周到和气,学有素养,是我不可多得的同学。他们二位的牺牲是国家的光荣、地方的光荣,也是唐、寸两府的光荣。我们要学习两公的战斗精神!”

  龙云对唐淮源和寸性奇两位军、师长的牺牲,悲痛而感怀,敬献了两位将军一副挽联:

  “国士古无双,溯频年迹迈长征,气壮河山,六诏笃生双国士;

  将军志不二,有次日开会追悼,名垂竹帛,千秋同仰二将军。”

  20世纪90年代,在中共腾冲县委、县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寸家后人去中条山毛宗湾将寸性奇的遗骨接回来,砌碑立字,安置在国殇墓园内。当将军的忠骸运抵腾冲时,万人空巷,全城出动迎接,花圈如海,红旗如林,场面空前热烈,充分显示了腾冲人民对这位抗日先烈的深深敬仰。

  从云南辛亥革命走向护国首义,走向北伐军兴和抗日战场又魂归故里的唐淮源、寸性奇两位将军,为“保卫国家,壮烈牺牲”,在反对外来侵略的斗争中结束了自己血与火的一生,无疑是国家的光荣,也是云南抗日将士的光荣和骄傲。(都市时报 特约撰稿 李晓明 詹霖 顾问单位:云南陆军讲武堂 昆明市档案馆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