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父在抗战时期当过美军翻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13 15:10:47进入社区来源:彩龙社区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抗战胜利65周年的日子,昆明的各家媒体纷纷推出云南人民抗战的英雄事迹。由此,我想到了我的姨父——他是一位曾经在抗战时期担任美军驻昆明巫家坝机场宪兵队翻译官的抗日战士。

    姨父的老家在浙江,抗战爆发以后逃难来到云南昆明,考入云南大学采矿系,与我的二舅成为了同学,因而认识了同在云南大学经济系就读的姨妈。

    1941年12月20日,日军飞机轰炸昆明,由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美国民间志愿兵航空队(飞虎队)首次在中国参战,一举击落了四架日本飞机,给予了猖獗的日军当头一击,在当时的昆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在飞虎队英雄事迹的鼓舞下,西南联大、云南大学的爱国学生纷纷报名参加抗战。姨父凭流利的英语考取了美军翻译官一职。据一位大表兄回忆,大约在抗战胜利前后,姨父已经当到少校翻译官。大表兄说:本来又英俊又子弟的姨父,穿上美式军装,开着美式吉普车的样子更加令人羡慕。

    我是在解放后出生的,当然不可能见过当年身着美式军装威武而又潇洒的姨父,因为政治的原因,姨父当年的照片都被付之一炬,而我所见到的姨父就是穿着中山装的样子。因为解放后的姨父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当过帝国主义的翻译官还了得,历次政治运动到来,姨父都是著名的“运动员”,万幸中的万幸是姨父的头上还没有被戴上右派之类的帽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姨父和姨妈都在中科院云南分院工作,而到了六十年代,他们夫妻双双被下放到楚雄工作。毕竟是一位工科大学生,到了楚雄后,姨父曾在禄丰县的一家钢铁厂工作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很快就被调到昆钢工作。

    姨父和姨妈没有儿女,所以,姨妈最爱我的姐姐,而姨父也最喜欢在周末或假日带着我出去玩。印象最深的是“文革”前每年的国庆节,都是姨父带我去看游行。隐隐约约我也听说过姨父的英语非常了得,但却从来都没有听姨父说过。直到文革中我已长成了大人,从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回来,姨父在与我的交谈中才偶然流露出曾经当过翻译官的往事,但每次话题刚开始就不讲了。1974年,我正式参加工作,成了一名长年出差的采购员。姨父突然对我说要送我一个抗战时期美军用的背包作为我参加工作的礼物,我非常高兴,结果等到说好拿背包来的那天,姨父却变了卦。原因是姨夫被姨妈狠狠批评了一顿,姨妈说:“你整个美军的背包给才参加工作的年青人背的起算回哪样事,要是被人上钢上线咋个办?你莫害人家!”

    多少年来,我一直牵挂着这个美军用的背包。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曾问过姨妈,得到的答复是早就被烧毁,就是那次姨父要给我,怕惹祸才烧的。我告诉姨妈说,如果能够留下来就是二战文物。姨妈说,哪个晓得。

    改革开放,已经差不多要到退休年龄的姨父的英语才能终于受到了重用,单位上开办各种英语补习班都要请姨父讲课,本单位和外单位的一些技术方面的资料都来请姨父翻译。由于不再当政治“运动员”,姨父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我试着在姨父面前主动提起当美军翻译官的事,并且问其有没有美国朋友。姨父想了想回答说当然有,只是多年不联系,不知他们在何方。我提出要姨父讲当年的故事,姨父说等他先回忆回忆再说。

    我一直在等着姨父向我讲述抗战年代当翻译官的往事。然而,退休不久的姨父因为劳累过度中风瘫痪在床,不长的时间就驾鹤西去。(箫寒)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