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峰航线“最伟大运输机飞行员”陈文宽15号重返昆明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9-08 13:32:0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二战史研究专家戈叔亚 记者杨海冬/摄

  97岁的驼峰航线老飞行员陈文宽先生一行,将于15日从美国到访昆明,“重走”驼峰航线,随行的还有当年在驼峰航线上飞行的中国航空公司老飞行员的后人。昨日,由昆明市政府参事室组织,邀请二战史研究专家戈叔亚先生以及中国航空公司协会美国“亲善大使”迭戈先生接受记者集体采访。

  一位是昆明人,另一位是美国人,两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曝出一段中国飞行员在驼峰航线上创造的鲜为人知的历史,也曝出了抗战时期中美机组人员在驼峰航线生死与共结下的感人友谊。

  陈文宽:

  送过轰炸东京的飞行员

  据戈叔亚介绍,在航空年鉴上,对陈文宽驾驶的C47型飞机是这样界定的:该机型定额载人28人,但曾创造过载运78人的纪录。创造这一纪录的就是陈文宽。

  那是美国空军的杜立特在驾机轰炸日本东京后,杜立特的飞机在中国农田中降落,中国政府辗转护送杜立特从昆明登机经驼峰航线出境飞往印度加尔各答,转送杜立特前往加尔各答的就是由陈文宽驾驶的飞机。那是时正是1942年5月2日,飞机将经停密支那机场。密支那机场是5月8日被日本人占领的,当时的密支那机场形势十分危急。经停密支那时,人们蜂拥而上,挤进陈文宽驾驶的飞机。陈文宽驾机从密支那起飞时,几乎是爬在人头上进入驾驶座位的,飞机到达加尔各答时,共载了78人,另还有6人藏在行李箱内。陈文宽创下了C47型飞机载人纪录。后来,当陈文宽得知自己运送的是杜立特时,忍不住后怕,早知是杜立特,就不应在密支那停留。

  戈叔亚曾经到过密支那机场。他说,那是令人激动的机场,因为密支那机场是唯一中国人打下来的机场,其中就有陈文宽在上边经停过飞机。戈叔亚当时就在机场的地上摸,这里就是世界最伟大的运输机飞行员陈文宽创造纪录的地方,而最令人自豪的陈文宽是一位中国人。

  戈叔亚说,陈文宽就是中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这位老人为人和气,头脑清晰,他将再次重返昆明。

 
中国航空公司协会美国“亲善大使”迭戈 记者杨海冬/摄

  迭戈父亲:

  一天之内在驼峰航线4个来回

  迭戈的父亲也是中国航空公司的老飞行员。据飞虎队护士“驼峰天使”黄欢笑女士的儿子高德敏先生介绍,迭戈的父亲库赛克曾创造了一天之内往返驼峰航线四趟的纪录。

  迭戈先生介绍,父亲当时跑一趟大概要花5个多小时,一天跑4趟,说明那一天24小时几乎没有休息。因为飞行员常常牺牲,而中国抗战物资的运输任务十分紧急,飞行员因而常常要连续飞行。

  驼峰航线在世界屋脊上飞行,山峰最高六七千米。当时的飞机没有抗高压设施,飞得太高飞机会结冰,有时只能凭肉眼看航线,但飞低了又太危险,因此驼峰航线上飞机的损失率是最高的,甚至高于美国和德国作战时的飞机损失率。

  高明德先生介绍,当时还有“口哨飞机”的说法,因为飞机常常带着日本人的弹孔,在天上飞行的时候,会发出啸声,甚至吓着了日本人。

  建立二战航空史博物馆

  4年前,迭戈放下在西班牙的高薪工作来到昆明。当记者问迭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结,使他做出这一决定时,迭戈说:“我那时在美国念MBA硕士,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挣钱远远没有追随梦想重要。因为从小受父辈的影响,总想来中国看看,来昆明看看,我真的来到了昆明。经过一个月的了解后,我发现自己的确很爱中国,就留下了。昆明就相当于我自己的家乡,我推崇这个城市,我永远支持昆明。”

  戈叔亚也表示,他了解到的情况是,对云南抗战史,私人爱好去做的多。由于历史研究专业性强,要细致深入。云南抗战有很多的细节要去研究,大脉络才能清晰。最好是政府提出课题来研究。

  迭戈则建议,像昆明这样一个在上世纪30年代,航空非常成功的城市,巫家坝是全国第二个机场,应建立二三十年代的航空史博物馆。

  飞虎队、驼峰飞行与中航公司

  飞虎队、驼峰飞行、中航公司,今天的人们并不能分得很清。但是,即将到访昆明的访问团,除了陈文宽老先生是中航的老飞行员外,其他人都是中航公司飞行员的后人,这又让人要细究中航公司的来龙去脉。

  戈叔亚先生做了一个清楚的解释。飞虎队,是一个志愿的战斗部队,后改为美国的空军战斗部队十四航空队,这是前线战斗部队。驼峰是后勤的运输单位,驼峰航线把美国的物资运到中国支援中国抗战。运输队由两支运输队伍构成,一是美国陆军航空运输总队,另一个基本上是中国的单位即中国航空公司。

  中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与美国运输队一起运输战略物资,不担任在前线的作战任务。飞虎队解散的时候,相当一部分驼峰的飞虎队员进入中航公司改为驾驶运输机。(都市时报 记者杨理锐)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