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有多大,联大就有多大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8-31 08:49: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当年的西南联大校门

  2004年重建的校门

  联大教室遗址。

  “三绝碑”刻着“八百壮士”从军远征的名单。

   西南联大的遗址和大师们的故居以云师大纪念馆为中心,几乎散布于当时的整个昆明城,以至于有了“昆明有多大,西南联大就有多大”的说法。

  走进云南师范大学的正门之前,人们都会在大门东侧墙上看见两行金色大字:“中国历史名校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旧址”,这是我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先生题的。当年联大的大门,由于道路扩建早已不复存在。不过,2004年,云师大根据校门原始比例在校内联大的遗址上重建了校门,再现了联大昔日风貌。现在,位于云师大东北角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馆已经成为西南联大光辉历史的集中展示地,更成为海内外所有联大学子心中的圣地。

  西南联大艰苦办学的证据恐怕只有现存于师范大学东北角的一间铁皮顶教室了。这是一间长16米、宽5.8米的东西向长条形房屋,铁皮顶、木格窗、土坯墙,这些,和它身旁的一座座现代化教学楼形成了鲜明对比,而正是这样简陋的教室里,却走出了杨振宁、李政道等一批世界顶尖科学家。

  离教室不远处就是“一二·一”运动纪念馆,而在纪念馆入口的右边,则是一面经过重塑的西南联大壁报墙,墙上刻着“冬青”、“野火”等当年创作的文艺壁报。据纪念馆讲解员介绍,当年这些壁报集中张贴在西南联大新校舍大门东侧的围墙上,这便是著名的“民主墙”,之后又形成了影响深远的“壁报文化”。“民主墙”是当时言论自由的中心,是民主进步力量揭露反动势力的重要舆论战场。虽然“民主墙”的旧貌早已不复存在,但这里仍然引人入胜。每当联大校友重返旧址经过这里时,总会停住脚步,追忆往事。

  在师大校园东北角的“一二·一”烈士陵园右侧,竖有一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这是联大在抗战胜利后,三校奉命北返,于1946年5月4日联大结束时所立。半个多世纪以来,碑体依然壮观雄伟,碑文清晰可见。

  现在的纪念碑,已经是省级重点保护文物了。纪念碑正面碑文由联大文学院院长冯友兰撰文,中国文学系教授闻一多篆额,中国文学系主任罗庸书丹。纪念碑背面刻着“八百壮士”从军远征的名单。纪念碑撰文、篆额、碑文书丹皆出自中国著名三大文豪之手,被联大校友、美国芝加哥大学著名教授何炳棣称为现代的“三绝碑”,碑文具有很高的历史和社会价值。碑文约1100字,展示了“联合大学之使命”与抗战相始终的炽烈信念。

  云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前的一块青草地是西南联大“民主草坪”的历史存留,草坪当时的面积有现在的10倍大,周围松柏翠竹,茅屋草舍四面环布,形成了幽雅的广场。广场可容纳上万人,正前方垒有一个约1米高的讲台,被称作“露天讲台”,是联大师生集会及活动的地方。联大进步学生社团“群社”首先在这里召开了成立大会,紧接着,联大剧团大型话剧《祖国颂》的首场演出在此举行,随后,抗战两周年纪念大会、联大师生声讨汪精卫投敌叛国的火炬游行等活动都在“民主草坪”进行,这里成了昆明学生民主运动的指挥中心。

  由于校舍不足,西南联大的遗址和大师们的故居以云师大纪念馆为中心,几乎散布于当时的整个昆明城,以至于有了“昆明有多大,西南联大就有多大”的说法。

  据史料记载,联大刚成立时,校舍散布各处,理学院在大西门外昆华农校,工学院在拓东路,文、法学院在远离昆明的蒙自。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一些学院又不断调整校舍所在地。当时,联大一些研究所也分设于昆明各地。如,北大文科研究所设在昆明北郊龙泉外宝台山响应寺,距城20余里;清华文科研究所设在北郊司家营;有一段时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也曾在青云街靛花巷安家;清华在西仓坡5号的教师宿舍建了办事处;而南开办事处在文化巷8号。

  1939年春夏之交,联大位于昆明城西北部地台寺附近的新校舍建成,文、法、理三学院便首先迁入新校舍上课,联大终于有了较为集中的办学场所——这就是现在的云南师范大学校址。然而,联大留给昆明的记忆绝不仅是一座纪念馆。在春城的大街小巷,都曾留下联大名师辛勤办学的身影,而联大的8000多名莘莘学子,更为昆明带来了民主、科学、进步之风,并一直影响到现在。(昆明日报 记者蔡钧摄影报道)

  新闻链接

  西南联大——战火中的奇迹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先迁至湖南长沙,又于1938年4月西迁昆明,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自1938年5月4日开始上课,至1946年5月4日结束,在滇整整8年。8年时间里,两岸176位院士从联大走出,其中两人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抗战期间,800余联大学子参军、参战,在抗击侵略者的第一线抛洒热血。在困窘中,联大师生献血、劳军、捐款,反哺春城故乡。西南联大已经成为中国教育、学术、文化史上的一个传奇。在那“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艰苦岁月,在物质匮乏、条件异常简陋的情况下,一群流亡他乡的师生,无论是人才培养还是学术成果,双双成就斐然,书写了一段传奇。

  国难当头,西南联大师生满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直接为抗日救亡作出了重要贡献。

  西南联大追求科学、民主,具有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养成的“五四”、“一二·九”运动的光荣传统,加上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适应当时形势的正确领导,成为当时大后方爱国民主活动的一个重要策源地,赢得了“民主堡垒”的光荣称号。当时,中共地下党领导的社团组织,在校园中广泛开展各种民主活动,走上街头宣传抗战救国,成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昆明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的重要力量。

  抗战期间,成千上万的革命青年,就是从西南联大开始接触和接受革命思想并逐渐走上革命道路的。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