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乔嘉瑞艺术评论集《长短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7-12 21:50:3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最近,读到乔嘉瑞所著,由中国戏剧出版社新近出版的《长短集》,令人欣喜。这是一本论说深入浅出、颇有理论新意,又有一定学术价值的戏剧艺术评论集。读着这些说长道短、联系艺术实践的文章,给人文如其人的亲切感受,自然也让我想到了乔嘉瑞艺术人生之路。

    乔嘉瑞是云南著名的戏剧艺术家,戏剧艺术工作优秀的组织领导者。同时他又是具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和与时俱进现代意识的戏剧艺术理论家。他10岁就启蒙学习京剧艺术,师从裘派,专攻花脸,是沐浴着新中国的阳光雨露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戏剧艺术家。聪慧的戏剧艺术天赋和丰富的艺术实践以及深厚的理论修养,使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戏剧艺术的高峰攀登。中年以后,他从事戏剧艺术的组织领导工作,曾任云南省京剧院副院长,云南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现任云南省戏剧家协会主席。他服务会员,在艺术家中有很好的口碑,大家都戏称他为乔老爷,见证了他和广大艺术家之间的亲密关系。

    乔嘉瑞作为戏剧艺术的复合型人才和文学艺术的多面手,当演员,演出了名气;做编导,其作品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写戏剧评论,在“中国曹禺戏剧奖•评论奖”和中国文联的“文艺评论奖”中,都榜上有名。同时,他还创作了不少的诗歌、随笔、中短篇小说。记得我在主持《边疆文学》工作时,编发过他的中篇小说和诗歌作品,先后获得过“边疆文学奖•作品奖”和征文奖。好个云南的乔老爷,像他这样的文学艺术的多面手,还是不多见的。

    嘉瑞的《长短集》中,长文洋洋洒洒万言,仍能一气喝成,也能让读者一气读完;短论千字不嫌少,文短意深,给人启迪。他对戏剧艺术和改革中的问题,说长道短,又显示了一位性情戏剧艺术家的真本色。嘉瑞的《长短集》自然也把他作为复合型文艺人才的智慧,自然而巧妙地融汇在他的这些长文短论中了。

    读乔嘉瑞的《长短集》,首先给我的印象,是从文化的视角来看戏剧艺术的改革与发展,评论戏剧艺术作品的长短得失。这是一名戏剧艺术家的“文化的自觉”与“文化的担当”。嘉瑞的“文化的自觉”,源于他丰富的文化修养和广博的学识。“文化的担当”则是一名长期从事戏剧艺术组织工作者的责任感与使命意识的彰显。他无论是论国有剧团的改革,还是评析戏剧艺术的改革与发展,都善于从文化切入,使之既有时代的亮点,又能经得起实践的检验与历史的考量。他那篇专门谈国有剧团改革的文章《一代新规要渐磨》就是既立足改革的现实,又着眼于文化建设的未来,而且写得颇有历史文化的内蕴。作者从历史的河流中考察国有剧团的形成、成长和贡献以及今天在“红灯绿灯一齐亮”的境况中的困惑。作者以“文化的担当”切入,通过传承中华文明,促进文化交流,服务人民大众,繁荣戏剧市场,所显示出的国字号剧团不可替代的文化力量,论述了国有剧团的改革必须要有利于文化队伍的建设的改革思路。国有剧团的改革是必须的,但又必须循序渐进,坚持两条腿走路,坚持两个效益的结合,以文化担当的勇气面对国有剧团的改革,以文化建设为立足点去改革国有剧团。这篇从文化的视角论国有剧团的改革的文章,在平实的文风中出了新意,给人以启迪。从文化的视角去评析戏剧作品的长短优劣,嘉瑞的着眼点,也在于提升戏剧艺术编创人员的“文化自觉”,从而创作出更多具有较高文化品位的剧本来。他对新编历史剧《瘦马御史》《贞观盛事》的评论,从军事的冲突和政治的冲突中,看到隐藏在背后的文化冲突,历史文化的亮色,提升了剧本的文化价值。而剧本之短,也在于对剧本的文化冲突开掘不够,像钱南园这样的一个很有文化品位的人物,作品却未能尽显其文化人的本色,也说明了我们的一些戏剧家还缺少了“文化的自觉”。这样的评论,不仅开启了戏剧评论的新的理论视角,也有助于戏剧编创人员提升自己的文化修养。同时,对于弘扬中华文明,使历史剧多一些文化的含量,也有促进。

    《长短集》的又一个重要的特色,就是乔嘉瑞在论述一代京剧艺术大师关肃霜等人的艺术成就和相关作品时,站在审美的高度,加以美学的总结。作者在深入浅出的论述中,把读者引入艺术家们是如何创造美、实践美的美学境界中。其中《关肃霜舞台艺术浅论》《集众美于一身》《武戏要“四面好看”》等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过去,乔嘉瑞作为云南京剧院的演员、编导,老院长关肃霜对他的影响是直接的、巨大的,甚至是刻骨铭心的。而这刻骨铭心之处,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美字!他对关肃霜的艺术道路和成就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作出了准确精当的评论。他从审美的角度把关肃霜的艺术特色概括为“表演程式之美”、“气质神采之美”、“博大充实之美”,并进行了由浅入深的论述,既有理有据,写得专业内行,又能让普通读者看得懂,引领广大观众进入到关派艺术的美学境界中。嘉瑞的这方面的评论文字简炼、准确、生动,有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颇有文采。把一篇评论一代京剧艺术大师的文章,写得就像美文一样,从而表明了乔嘉瑞不菲的文学功底。

    立足当代,着眼未来,理论联系实际,从实际升华理论,也是《长短集》的重要特色。

    乔嘉瑞写艺术评论,不是为评论而评论,也不是为显示自己的艺术智慧故作高深之态,搞艺术评论的名词轰炸,而是联系戏剧艺术的演出实际,戏剧艺术的创作实际、戏剧艺术的改革发展实际,立足现实,着眼未来的文化建设,经过认真思考,得出的真知灼见。其中既有在正确的理论指导下,如何发展繁荣云南地方戏民族戏的思考,也有从戏剧艺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遇到的种种困难经过作者反复研究作出的对策,还有对戏剧艺术在改革发展中成功与挫折的经验教训的理论总结,从而升华出作者的一些新观点。如对市场经济和快餐文化冲击下的京剧艺术“不景气的”状况,作者高屋建瓴,提出的“立足当代”、“继承传统”、“领异标新”的发展思路,就颇有见地。这篇写于上世纪80年代的评论《对云南京剧改革的思索》,具有如此的远见卓识,正是作者立足现实,着眼未来、理论联系实际的一个学术成果。其他文章如《戏曲也要面向现代化》《“梅花奖”在云南》《步入新世纪的云南地方剧和民族剧》《云南戏剧与“五个一工程”奖》《秀山论灯贵践行》《新视点、新亮点、新起点》等等,都是理论联系实践,实践升华新观点的好文章。也是一位从演员、编导到戏剧艺术家、组织领导者的乔嘉瑞,对几十年的艺术实践和工作实践的理论思考,显示了新一代的戏剧艺术家和组织工作者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读《长短集》,我们还读出了实事求是的文风和作者的真本色。嘉瑞的艺术评论,无娇柔造作、虚张声势之态,无论是论人评戏,有长说长,有短论短,甚至是得奖作品,他也敢讲真话,既说作品的优点,也讲其中的不足。不像今天的某些评论文章,一味地吹捧,甚至拔高吹捧,把缺点也当成特色宣扬,形成了一种很不好的虚夸文风。而乔嘉瑞的《长短集》,在“长”和“短”上做文章,长处大力褒扬,不足之“短”,也决不回避,敢于讲真话,讲实话,从而显示了乔嘉瑞艺术评论的真文章特点,也显示了作者的真本色。

    以上几点,不敢说是评论,只是一名戏剧艺术外行读者的一点读书心得。一本专业性很强的艺术评论,能够征服一名行外读者,也见证了这本《长短集》的文化价值。(张永权)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