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夷方的故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6-18 15:27:59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迂回曲折的夷方路

  为探寻古驿道上的历史足迹,我和同事驱车从祥临公路驶入环立如障的哀牢山中,盘旋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了弥渡县牛街彝族乡康郎村委会和尚庄,找到了解放前走夷方的余开珍老人。

  老人今年84岁,他个头不高,鹤发童颜,身子骨还很硬朗,现今还天天上山割草喂养牲口。

  “那时为养家糊口没办法,只有走夷方去挣钱了。”提起赶马,老人讲述了他走夷方的传奇经历。

  迂回曲折的夷方路

  马帮走夷方,6匹马为一“把”, 共带6棵毡,一匹马捎带一棵毡子,由1个人赶。歇脚时,用3棵毡子盖驮子,1棵毡子盖马鞍,两棵毡子赶马人用作一垫一盖过夜。赶马必须会扎驮头,就是用毡子在马驮上扎起“人”字形遮雨篷。

  马帮是出发前临时组建的,有的是马锅头自己就有几十匹、上百匹马,雇人赶马组成马帮;有的是由几个人各自吆上自己的几匹马相互邀约结伴,置办好丝、麻、黄蜡、挂面、硫黄等货物,捆扎好马驮,找上可靠的马锅头入伙结成一个马帮。马帮出发前,选择吉日宰鸡宰牛摆席,举行祭山敬神仪式,祈求上路平安。

  和尚庄地处弥渡、南华两县交界地,这里的马帮上了排山坡,再顺兔街河南下,沿景东大河前行。经景东城、孔雀山、清凉街、文井街到达老练后,就停了下来等候。等待从大理下关、祥云、弥渡等各条驿道上来的马帮结伴。一旦聚集起几百匹、上千匹马的马帮队,马锅头们就走拢在一起,统计有多少牲口、多少人、多少条枪,考虑能否应对土匪抢劫,然后进行周密分工。

  马帮一天徒步60华里左右为一个马站。从老练出发经过“前七、后八、中九站”到达茶山。也就是用7天时间先到思茅卸下驮子,卖了丝、麻等货物后,行进8天到达普洱(今宁洱)石膏井村盐矿驮上锅盐,再辗转8天,到达澜沧景迈、勐海南糯、蛮砖、倚邦等六大茶山以及倚邦街、曼拱街、蛮砖街、牛滚塘街,买了锅盐,收购茶叶,待等齐马帮后,将捆扎好茶叶的驮子和马匹分别上船渡河,过打洛上岸。马帮返回,有的驮着缅货不卸驮,有的在途中卖了棉花再驮上茶叶到大理下关、祥云等地销售。

  马帮上路,“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夷方路上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一路前行,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不小心就会头疼脑热。路上,无论是日顶中烧,或是忽而寒风袭来,马帮都得风雨无阻一个劲地往前走。

  进入雨季,一座座山,一层层雾,一团团瘴,山山、箐箐都是险雾毒瘴。有一年,余开珍他们的马帮路上多有耽搁,到了端午节才回到家。同路的40多个人中,就有20多个“打摆子”( 患疟疾)。他说:“马锅头有一匹骑骡,但马帮里常有人生病,这匹骑骡其实是专给重病人骑的。路上,没患病的要照看重病的伙伴,替生病的人赶马。赶马人一路相互照应,亲密得就像是一家人。”

  马帮歇脚,能赶路时赶到驿站,多数时间只能在高山峡谷中选择一个背静避风、有水有草的地势,打起栅栏歇夜。马帮里分“顶班”、“闲班”、“饭班”、“马班”,帮里的人每天循环轮流当班。夜晚卸下马驮,燃起篝火,大家就围着篝火驱饥驱寒。值“饭班”的做饭,当“马班”的放马,“顶班”的看驮子防贼防盗。

  “一次,马帮露宿深箐,我们摘下马鞍搭在一根倒在地上长着青苔的树干上,这根树干突然动了起来,定神一看是条大蟒蛇,大家的心顿时提到了嗓门眼上,眼睁睁地看着它。还好,它毫不惊慌,慢悠悠地爬进了密林。” 老人说:“还有一次,我们的马队就被老虎咬死了30多匹骡马。”

  赶马人是不可以乱喊乱叫的,这是马帮启程上路的规矩,也是马帮保平安的俗成约定。

  “乌-呼!”这一吼叫声,传递着路途中平安与险恶的信息。一声与一声相隔一段时间平缓地吼叫,前呼后应,说明一切正常,平安无事;一旦有人发现险情,就会急促地吼叫起来。那时呀,整队马帮里都会响起“乌-呼!乌-呼!乌-呼呼……”的急吼急叫声。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