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中一代名师刘大绅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6-18 15:13:36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政协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早在上世纪40年代中期,我的一位可敬的语文老师,在选乡土教材时,选过一篇刘大绅的作品《哑孝子传》,并且介绍了作者的生平事略。时光流逝已久,文章的内容我至今还记得,有的地方甚至还可以背诵。由是观之,文章对那个时代的青少年思想,是有启示和教育作用的。我来到昆明学习和工作后,阅读了一些史志典籍后,对刘大绅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刘大绅能诗能文,也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还是他那个时代的名宦,更是一代名师。滇中一些学者、文化名流,很多人都出自刘大绅的门下。

  刘大绅字寄庵,生于乾隆十三年(公元1747年),卒于道光八年(公元1828年),享年81岁。其远祖为江西临川人,后落籍在华宁,故其籍贯为云南省华宁县。他出身于世代书香之家,祖辈有“文名在邦国、直声在闾里”的美誉。大绅从小受到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所以诗书文章功底很为深厚。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他考中进士授山东新城县令。后又迁文登、朝城县令及云南武定同知。他一生未做过高官,但官声很好,深受老百姓爱戴。回到云南后,他又因学识渊博被云南督府聘为昆明五华书院山长。在此期间,他对云南及昆明的教育事业,曾作出过难以磨灭的贡献。著名的“五华五子”即:昆明的戴炯孙,大理的李于阳,呈贡的戴淳,楚雄的池春生和昌宁的杨国翰皆为其门生。

  刘大绅在五华书院任山长期间,还亲自为学生讲课,修改诗文,他选其学生诗作,集为《五华诗存》。他又为“五华五子”出刊诗集,曰:《五华五子诗选》。教师为学生修改诗文并为学生出刊诗集,这在云南教育史上,是很难见到的。由此可见,刘大绅为其学子,可谓倾心尽力了。他在任职五华书院山长期间,口碑很好,受到他的学生的尊敬和爱戴,可谓一代名师了。

  刘大绅作为名宦、名师,又是二甲进士出身,很有文采,书法上也有很深的造诣,至今在玉溪、华宁还可以看到他的墨迹。他除为他的学生整理出版诗集外,还有他的传世诗文集《寄庵诗文抄》33卷。后人评其诗文曰:“因寄所托,写性灵、发旷思,言真而情愈深,味淡而旨弥远,亦杜亦陶、机趣洋溢。”有一位当代学者也赞叹曰:“读其诗文,使人忠孝之心油然而生。”这就是上世纪40年代,刘大绅所写的《哑孝子传》,曾经感动过当时我们这些少年学子的一个注脚。此篇传记文,真实记录了刘大绅那个时代,感动昆明的一位哑孝子。这个人“生而哑,不能言,与人处以手指画,若告语人者也”。哑孝子“性至孝”、“乞人食余以养老”,“俟母食,然后食”。“日乞归必投一钱于井中”,日复一日积累,后来作为办他母亲后事之用。既葬母,哑孝子则云游不归,不知所终。哑孝子之事,也感动了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五华五子”中李于阳、戴淳等,还为诗以赞之。刘大绅擅长于写传记文学,除《哑孝子传》外,还有《杜筠浦传》、《李即园墓表》、《石堰驿巡检芷汀钱君传》。此外尚有较多篇目写节妇、烈女的,其所表达的人间忠孝节义之情,在当时是可感天动地的。从他所写的大量传记,为作者所处那个时代的历史记录,是很难得而又十分鲜活的历史资料,保存至今也应是很珍贵的。

  我在这里,还想略介绍几篇刘大绅的传记文,以便加深对这个历史人物的了解。他写的《李即园墓表》中,称赞他的这一得意门生,“能文尤能诗,诗名满昆华苍洱间”。他的诗“上洞千古、下烛百代,远察物理,近识情伪”,“以少陵之诚挚,兼太白之豪放”。他又写道:“如赵州之师荔扉(即师范),晋宁之段七峯,吾州(即华宁)之董勿轩,未知谁为伯仲也”。如此等等,都显示他对这位得意门生的高度评价。然而这样一位有才气的人,却功名上久不得志,仅以副贡终,很让他的老师叹惜感慨系之!还有一篇传记,是写一位悬壶济世的医生,文题为《何云岩传》。何云岩名从龙,其先辈为广西人,其父名何中山,落籍于云南师宗,故云岩籍贯为师宗。这医生先在华宁、玉溪等地行医,后到昆明在昆明过世。当时他在昆明城里,“士宦庶氓”求医“无不诣云岩也”。在求医人中,若遇穷苦患者,不但能认真给人看病,且“不索其值”。求医者“旦暮履迹不绝”。这个医生去世后,“尚有扣门求医者,其弟子语之皆流涕去”。由此可见,这位良医感人至深。在另一篇传记里,写了华宁人董勿轩,也是一位有家学渊源的人,文才也很好。但此人好大言,酒后尤甚。终于酒后不明其原故,年五十客死于弥勒之十八寨。大绅既“为文哭之,又尝序其遗诗”。刘既惜董之才,又恨其不争,指出董为人之缺失。由是观之,刘大绅所写传记,并非一味溢美,以迎合传记主人公后辈之欢欣。这表明大绅在写传记时,文风很为严谨,并不同于社会之流俗,由此可窥见其为师之道了。(云南政协报 段家政)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