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军:打造葫芦文化的拉祜使者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6-18 15:09:54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法制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盛夏的午后,民族村拉祜族馆湖边射弩场上,一个年轻的拉祜族男子在树荫下抱着吉他唱着情歌,优美的旋律随风在湖面上荡起层层涟漪,让人着迷。不远处一座两层的茅草屋里,造型大胆而夸张的木雕、吞口及葫芦艺术品占据了二楼整个房间,阳光透过屋顶草席的间隙,洒在绘着神秘彩色图腾的兽皮鼓面上,反射出异样的光芒。李燕军把这里称作“世外桃源”,每天他在这里展示木雕工艺、创作油画作品,并教游客用五彩的颜料在葫芦上随心所欲地表达思想,他把所有这些看做是在帮助游客“寻找云南的符号”。

  看到葫芦就想到拉祜族

  拉祜族自古就与葫芦有着不解之缘,传说,拉祜族是从葫芦里走出来的民族,拉祜族创世史诗“杜帕密帕”中讲到,天神厄沙把葫芦籽给扎迪(男性使者)和娜迪(女性使者)栽种,葫芦长成后,里面有人讲话,老鼠把葫芦咬开了个洞,从葫芦里出来一男一女两兄妹,他们就是拉祜族的祖先。

  1967年出生在西双版纳的李燕军,有着一半拉祜族血统,一半汉族血统,天生对葫芦有着特殊的感情。在李燕军许多艺术作品中,都不难寻觅葫芦的踪迹,二楼的小阳台上,几株绿色的植物,从葫芦造型的花盆中探出枝桠,开出或红色或紫色的花朵,阳台的木头栏杆上,挂满了形态饱满、造型各异的葫芦。“拉祜族创造了丰富的民族文化,然而许多文化却不为人所知。就连伴随电影《芦笙恋歌》而广为传唱的《婚誓》,也少有人知道是根据拉祜族的芦笙曲调创作的。我要做的,就是探索并强化拉祜族的葫芦文化,让人一看到葫芦,就想到我们拉祜族。”李燕军说。

  帮助人们寻找云南的符号

  让更多的人认识和喜爱拉祜族的葫芦文化,是李燕军的心愿。如果说推广葫芦文化,是李燕军在帮助人们寻找拉祜符号,那么他其他所有的艺术作品,则是在帮助人们寻找云南的符号。

  李燕军的艺术作品以木瓢雕刻及葫芦雕刻、绘画艺术见长,并因此获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称号,其作品融入了李燕军对生命的赞美和死亡的感悟,风格洒脱、随性,有一种古朴及神秘的美,而所有创作的初衷,只源于一次意外的巧合。一次,李燕军偶然中得到几个木瓢,这些木瓢让他看着很面熟,像是记忆深处的一张张脸孔,为了记下这些似曾相识的面容,他信手雕刻了起来,正是这看似不经意的创作,让他与木瓢雕刻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从此木瓢和葫芦雕刻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他看来,这些作品就像是“充满灵性的尤物”,已经真真切切地融入到了他每天的生活中。

  李燕军把自己全部的爱交付给了这些艺术作品,如今,43岁的他依然单身。父母退休后凭借优厚的退休金,生活自给自足并不需要儿女补贴,这让李燕军有了更多的时间精力专心投入到他的雕刻及绘画创作中,远离了柴米油盐的琐碎,李燕军的作品中不经意间传达出一种闲云野鹤般的悠然与纯粹。

  像他的作品一样,李燕军个性浪漫、简单,有着云南少数民族特有的热情奔放,表现在生活中,是一个不愿受到约束,同时又不会对人冰冷设防的人。在他的工作室里,有他多年来创作整理的700余件雕刻、绘画作品,游客可以在无人监督下随意的参观。李燕军自己的解释是,参观的游客都很自觉,多年来从未遇到作品丢失的情况,而记者更愿意把李燕军的这种行为理解成为一种对艺术充满大爱的无私,在帮助游客寻找云南符号的过程中,这些作品,连同他的个性,一同被作为“云南符号”的一部分,留在了游客的相机和记忆里。

  传承应兼具实用与表演性

  1983年李燕军应征入伍,在昆明军医学校服役,1987年参加成都军区绘画创作班。7年的军旅生涯,期间木雕、油画等作品获奖无数,足迹遍及全国各地,丰富的经历不断充实着李燕军的创作,其瓢刻和葫芦作品不但传承了云南特有的少数民族风格,还具有独特的个人艺术表现力。比起“传承人”的称呼,李燕军更多的希望被人视为一个“创作者”。在他看来,对非物质遗产的传承应该兼具实用性与表演性,而相比之下,前者更为重要。

  在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的舞蹈中,处处充斥着极具个性的云南元素,其中有很多道具出自李燕军之手,长达10年的协作在磨合中逐渐产生了默契,“兼具实用性与表演性,我们都有各自不同的看法,这种磨合最初是痛苦的,每个人都希望按自己的想法来创作,很多时候又不得不彼此做出妥协,好在这种矛盾通过沟通都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契合点,并最终得到解决。”

  李燕军现在在做的,是把他多年积累的瓢刻作品以油画的方式展现出来,赋予它另外一种生命,这些倾注了无数心血和爱的作品被李燕军看做自己的孩子,多一种表达的方式,就意味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也是李燕军对传承创新的又一次尝试。(云南法制报 姜燕萍)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