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信: 演绎壮丽的红色画卷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6-04 12:32:43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回望是为了更好地前行。红色旅游的兴起,让人们在踏访革命遗迹时,回溯历史重拣记忆;在与先辈对话中,点燃理想信念之火。红色之旅是一次文化之旅,更是一次精神之旅,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在体验中从人们的心底油然升起

  红色之旅是一次文化之旅,更是一次精神之旅

  5月12日,我们一行32人,在云南扎西友好旅行社的组织下,踏上了闪耀着历史华光的土地——威信,“穿红军服、唱红军歌、吃红军饭、走红军路”,开始了我们的红色之旅。

  第二天早上,戴上八角帽,穿上灰色的红军装,望着镜中的自己几乎不敢相信,镜中短发齐肩、英姿飒爽的红军女战士就是自己。同屋的王姐个子高大,穿上红军服俨然一个率兵作战的红军女指挥员。相视一笑,身心已回到75年前长征那艰苦卓绝的岁月。

  冒着蒙蒙细雨,我们列队拾阶而上,前往扎西红军烈士陵园祭奠红军烈士。

  陵园里纪念碑高耸入云,南北两面分别镌刻着“红军烈士纪念碑”和“英勇奋斗的红军万岁”两行大字。纪念碑是为缅怀1935年至1947年在威信地区光荣牺牲的红军烈士、红军游击队云南支队烈士而建立的,1978年8月1日竣工落成。陵园绿树丛中安葬着徐策、龙厚生、曹德钦、殷禄才、陈华久等86位烈士。静静地肃立,深深地鞠躬,我们把崇高的敬意、深情的缅怀献给这些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英烈。站在纪念碑下,环顾扎西全城,真切地感受到,岁月流逝,但历史却鲜活如昨。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浸润着先烈和英雄们的豪气和华光,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铭记着先烈和英雄们的足迹和身影,任人凭吊,任人追寻。

  从扎西红军烈士陵园下来,我们行进在扎西老街,两旁的古建筑大多为穿斗式木质坡顶结构,朴素、古拙,一户人家门前坐着的老大爷用手使劲揉揉眼,睁大眼睛热切望着从他面前行进的“红军”队伍,我知道他的记忆已回到儿时:那时,正是农历春节期间,红军指战员一到扎西就帮助百姓大搞卫生,清除街道的污泥浊水,铲除积雪垃圾,干干净净欢度春节。当晚,扎西镇飘起鹅毛大雪,不少用篱笆搭建的帐篷有的被风吹倒,有的被积雪压塌,老百姓纷纷到宿营地请红军战士到家中躲避风雪。但红军战士自觉遵守纪律,为不打扰百姓婉言谢绝,重新搭建帐篷,坚持在外宿营。扎西的老百姓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军队,十分感动。在扎西禹王宫,红军召开了穷民大会,枪决了大恶霸大地主萧曾武,把从土豪那里没收的粮食、布匹、盐、“毛边猪肉”等东西分给群众。饥寒交迫的贫苦百姓家家分得一份物品,高高兴兴地过了一个春节。红军爱护百姓,百姓拥戴红军,扎西的各族群众帮助红军挑水做饭,打草鞋当向导,青壮年纷纷报名参军,短短几天,3000多扎西子弟参加了红军。当时扎西传唱着这样一首歌谣:

  红军到,千人笑,绅粮叫。

  白军到,千人叫,绅粮笑。

  要使个人天天笑,

  白军不到红军到;

  要使绅粮天天叫,

  白军兄弟拖枪炮,

  拖了枪炮回头跑,

  打得军阀妙妙妙。

  穿过老街,我们来到了扎西会议会址。会址原为江西会馆,现存大殿及左侧两层戏楼,两屋呈直角,是当地常见的木结构建筑,古色古香,典雅庄重。戏楼正门上挂着1985年2月1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视察昭通时亲笔题写的“扎西会议会址”匾额。登上戏楼,只见两张灰黑色条桌居中陈列,桌子四周数张灰黑色条凳环围,桌上一盏马灯、一部手摇电话机,一切都显得那样简朴、甚至粗陋。可就在这不大的屋内却上演过改变历史的大戏。1935年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张闻天、秦邦宪、周恩来、毛泽东、朱德、陈云、刘少奇、王稼祥、凯丰等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军委和军团负责人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刘伯承、邓小平、罗炳辉等参加了会议。会议作出回师东进、二渡赤水、精简机构、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川南游击队等战略部署,发布了《关于各军团缩编的命令》,将3万多红军缩编为16个团,整编后红军将士群情振奋、士气高涨,在毛泽东和党中央的指挥下,于12日从扎西突然掉头挥师东进,二渡赤水、奇袭娄山关、重占遵义,在遵义战役中,红军取得了歼敌两个师又8个团、俘敌3000人的胜利,打了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这一仗,有力地打击了敌军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将士的士气。尔后,红军四渡赤水、佯攻贵阳、调出滇军,威逼昆明,巧渡金沙江,摆脱了国民党数十万大队围追堵截的困境,为夺取长征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离开扎西会议会址,我们驱车赶往距县城40余里,红军长征过威信的另一个重要遗迹——水田花房子。一路行一路歌,一车人齐声合唱到威信后学唱的陆定一、拓夫合编的“长征歌”:“二月红军到扎西,部队整编好整齐;建立川南游击队,扩大红军三千几。”红歌飘扬、群情激荡,《十送红军》、《红星照我去战斗》、《盼红军》、《四渡赤水出奇兵》、《过雪山草地》……一首又一首,在声情并茂的演唱中,一任红色激情尽情挥洒。

  车至花房子,只见两幢老房建在一缓坡上,四周无其他农舍,甚是安静。花房子始建于清代,穿架式木结构,四列八柱,一进三间瓦房,因大小门窗上雕刻有花,故得名。1935年2月5日,中央红军总部、军委纵队从四川叙永县石厢子进入云南威信县水田寨,当晚,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此开会,根据遵义会议的决定,会议决定以洛甫(张闻天)同志接替博古(秦邦宪)同志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毛泽东、周恩来负责军事,从而在组织上进一步确立和保证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地位,使红军在新的党中央的领导下,由被动变为主动,从挫折走向胜利。

  此地东与四川省叙永县接壤,南和贵州省毕节县隔河相望,素有“鸡鸣三省”之称。2006年,威信县筹资在此建立了“鸡鸣三省”标志碑,登上距“花房子”约400米处的“鸡鸣三省”标志碑山顶,放眼望去,山峰环列、巍峨雄奇。凝视着眼前的群山,历史与现实交汇在一起,我似乎听到了红军行进在山道上的坚定有力的足音,脑际回荡起毛泽东大气、雄浑的诗句:“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正是这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乐观主义的精神,让红军征服了万水千山、克服了千难万险,走向光明、走向胜利!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