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尚义街六号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31 11:40:3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下了两天雨的昆明,温度倏地就降了下来,真应了那“一雨便成冬”的说法。10月18日,天又晴了起来。终于从大于坚8岁的张老楷那里得知,我对尚义街的第一次探访走错了路向。

  因为在被南北向的北京路垂直切断的西边另一头,也就是在东风广场南侧那一小截100米左右的短短的街道,一直到盘龙江畔,才是潜藏于坚笔下的尚义街6号的所在。而在与北京路交界的西边的尚义街口,甚至可以看到立有一块写有“宝善街”的路牌,是因为尚义街的这一小段的最西头,连着宝善街,怪不得上次没有留心,原来是被路牌给蒙蔽了。

  “尚义街六号/法国式的黄房子”

  今天的尚义街6号

  “我们来到尚义街/看到的门牌已经重新编号/新六号由东向西拐过了街角/老六号变成了一个收费厕所/如今城市的排泄器官无孔不入/强行插入一个诞生智慧的缝隙/却从不被认为是什么暴力”,丛小桦在《在昆明和于坚去看尚义街六号》中,这样强烈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事实是当年的尚义街6号确实已经寻不着了。走在短短的大街上,道旁依稀还能看到一些黄房子——当年一些越南归侨,还有在昆明做生意的越南人,他们在昆明建起了不少法国式的房子,大都是两三层楼高,临街的门口都开得不大,一进门就是狭长的楼梯,红色的瓦片,米黄色的墙体,掩映在高大的法国梧桐中,颇有巴黎的几分景致。

  据说,从前的尚义街6号是一栋二层楼房,后来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被拆掉了,建起了5层楼高的水泥房子。而现在,没有于坚的现场指点(那几天他到大理去了),我们看到的尚义街6号,窝在了尚义街拐向宝善街的转弯处,那一溜都是即将被拆掉的临街商铺。

  从江苏过来的40岁的赵小姐在这里卖了一年多的服装,但是一直没有将店名挂出来。真正知道这处地方的名声,还是一个多月前,一位从江苏扬州过来的30多岁的女青年跑到这里来问询“尚义街6号”,她才知道自己商铺门上悬挂着的门牌背后,是中国近20年来最著名的现代诗之一。后来她找来了那一首诗,并且开始留心报纸上关于于坚的报道。

  对尚义街6号的寻访,是和一位在昆明生活了许多年头的朋友。显而易见,尚义街6号在这座城市的声名,仅仅散播在一些文化人,包括传媒人当中,对于诗中提到的一些人物,他们甚至都能说得出一些有意思的段子来。

  至于更多的市民,对这一处已经在中国乃至世界华人圈子中都小有声名的所在,他们知之甚少,尚义街6号,对于他们来说,普通得就像昆明道旁的法国梧桐。

  不长的整条尚义街,今天更为昆明市民所知的,倒是近些年兴起的尚义花卉市场。每天一大清早,离昆明不远的斗南花农们都会将大批的鲜花运到这里,汇集成行,然后送往机场,再经由飞机发往全国各地。

  而与北京路交界的东段拐角,还有一处旧式公馆改造而成的咖啡馆,周围的花园被改造成了一个别致的社区公园,林荫浓密,大树的一旁还立有几个人工鸟笼,许多路人都自发地给栖息其中的鸟儿们喂食。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