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诏王朝的文化包容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14 15:40:0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近读《资治通鉴》、木芹《云南志补注》、樊绰《蛮书》、《新唐书·南蛮传》等诸书,对南诏的民族、文化、经济、宗教等似有所悟,想出四条微论,不揣愚陋,以作诸君饭后谈资:其一,南诏国是一个超族群融合交流的多民族共同体;其二,南诏文化是一种由多民族文化组成的复合文化,其中受汉文化影响最大;其三,南诏文化完整保留了民族文化的精髓,同时吸纳了其他先进文化的因素,南诏文化是一种开放型文化;其四,南诏文化是一种先进文化,它代表了南诏(唐代)时期文化的先进性,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唐蜀州刺史张柬之在《请罢姚州屯戍疏》中说:“剑南逋逃,中原亡命有二千余户见散彼州。”这一线索说明,汉代以后有不少汉族人口流落于现在的洱海周边地区,汉文化对大理地区的影响最迟可以上溯到两汉时期。初唐时期的大理地区,各族群虽然“兵戈相防”,但其文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乌蛮由此受到很深的影响,社会发展速度加快。东汉末年,西南夷已遍布今四川、贵州、云南及广西等地,史称“南中”地区。滇东及滇池地区是南中大姓豪族的主要割据区域,三国至南北朝时期,雍、孟、李、爨等大姓豪族各据川原,互不归属,成为地方豪强。爨氏是一个融合了地方土著文化、汉文化程度较高的族群,民族成份构成相当复杂,是云南古代民族文化融合的范例。唐开元后期,南诏很快兼并两爨(东西爨),大量汉化程度较高的“爨人”徙永昌地区,加快了南诏政治、经济乃至文化的发展。两爨文化对南诏多元文化的形成起到了推动作用。

  南诏国建立前后,除强大的吐蕃国以外,周边还有弥诺国、弥臣国、骠国等诸国,南诏的对外扩张主要目标是西南部、南部和东南部,极少向东北、北部和西北部扩张,这是因为这一地区有唐和吐蕃两大势力,南诏只能从西南部、南部和东南部谋求发展,更重要的是,这一地区的占领有利于南诏打通自己的出海口,对发展壮大国家既有经济意义,还有战略意义。攻伐对后来云南地区的统一具有进步意义,人口迁徙提高了一些落后民族的文化生产水平,促进了这些民族的社会发展,并有效地促成了云南各民族的大融合。

  并五诏立国的南诏在不断的对外扩张中,建立了一个超族群的共同体,这个庞大统一的地方政权在很长时间内维持了这种超族群的稳定,不能不说是云南民族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统一的南诏为后来云南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些未被征服的民族也与南诏保持相对和睦的关系,并在贸易经济上有密切的交往,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彼此的文化交流。

  在南诏国的洱海地区,农业占整个经济发展的主导地位。一些更为边远的山区部落与这些紧依湖泊的坝子不同,他们可能还保留落后的经济生活模式,或采集、或狩猎,生活在原始社会末叶之中。但洱海地区的农业文化因受中原深刻影响,已发展到仅次于大唐帝国的水平,耕作管理模式已非常先进。南诏采用了一种稻麦复种制,使稻麦在一年内两熟,提高了土地的利用率,按现在的话说,就是集约经济。

  唐汉文化对南诏的影响最为深刻。从盛罗皮开始,南诏国就“知中华礼乐教化,尊祀孔子”,到皮罗阁时代,儒学传入南诏的力度更大,举国“传周公之礼,习孔子之诗书”,大兴儒术。谙熟汉语言文学的南诏贵族们曾挤入大唐诗歌盛世的文学殿堂。寻阁劝游避风台,与清平官赵叔达唱和的诗《骠信诗》被收入《全唐诗》,清平官段义宗的诗在当时广为流传,绘画、石窟艺术、书法、音乐舞蹈、建筑等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云南日报 李成生)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