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杨一清:旗鼓中原一大家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14 16:02:2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杨一清像

  杨一清(1454~1530年),字应宁,号邃庵,别号石淙,谥文襄,云南安宁杨阁村人。因生于岭南、长于湖南、老于江南,而自谓“三南居士”。一清幼聪颖,7岁能文,以奇童之名蜚声四乡。14岁即参加乡试中解元,18岁中进士。此后历侍成化、弘治、正德、嘉靖4朝,宦海生涯凡56年。先后在山西、陕西、宁夏、甘肃、镇江等地任军政长官,晚年官至兵部、户部、吏部尚书及相当于宰相的华盖殿大学士,并领太子太傅、太子太师衔。明朝前期,在陕西北部沿边分设延绥、宁夏和甘肃“三边”,又设置“三边总制”总揽其权,杨一清三次总制三边当统帅,两次入阁当首辅,官居一品,位极人臣,是明代中叶著名的政治、军事、文化人物。杨慎称其为“四朝元老,三边总戎,出将入相,文德武功”。清朝所修《明史》称赞杨一清:“于时政最通练,而性阔大。爱乐贤士大夫,与共功名”,“博学善权变,尤晓畅边事”,“其才一时无两。”清末云南状元袁嘉谷曾评曰:“杨一清不但武功卓越,论才学、论政绩都当数云南第一人,吾乡先贤何其伟也!”杨一清不仅政治上颇多建树,文学艺术尤其是诗歌创作方面也取得突出成就,在文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倡导朴实文风: “明诗中起衰复盛之巨手”

  杨一清生活在“台阁体”笼罩文坛的时代。明初,以“三杨”(杨士奇、杨荣、杨溥)为代表的“台阁体”诗派,所作诗歌大多为应制点缀之作,内容以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为主。他们的作品,号称词气安闲,雍容典雅,其实陈陈相因,极度平庸乏味。由于“三杨”均居宰相之位,很多追求功名利禄的文人便纷纷模仿效法“台阁体”吟诗作对,用以逢迎上司,应酬同僚。这种不良诗风,流行了百年左右。明中叶后,杨一清以其位高权重的身份,积极倡导扭转“台阁体”带来的华而不实的虚浮文风,主张诗词不仅要更多地展现国家、时代的重大场景,还应关注社会生活、民生疾苦,同时要有鲜活生动的内容和真诚质朴的情感。他身体力行,把这些主张融入创作之中。其诗集《石淙诗稿》存诗2000余首,内容丰富、风格迥异,或金戈铁马、雄浑苍凉,反映戍边战争,有初唐边塞诗的余韵;或民生艰辛、悲苦凄切,同情社会底层,具杜甫现实主义诗风;有的抒发报国爱乡情怀,有的畅叙挚友相瞩情谊。清乾嘉学派著名学者朱彝尊所选《明诗综》,收录了杨一清的诗,并评论:“古诗(体)原本苏韩,近体一似陈简斋、陆放翁”。袁嘉谷则赞曰:“滇诗以杨石淙第一”。在杨一清的影响和带动下,“台阁体”“啴缓冗沓,千篇一律”的文风受到遏制,现实主义的文风逐渐恢复,文学的笔触开始关注社会现实、贴近百姓生活。明代“前七子”(即弘治、正德年间文学家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边贡、康海、王九思、王廷相)所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文风形成,与杨一清的倡导有着极大关联。史称杨一清为:“明诗中起衰复盛之巨手也”。这个评价是实事求是的。

  抒发远大志向: “志存国计宁辞谤”

  杨一清为明朝名臣,曾在多处地方任封疆大吏,又在朝廷中枢的多个重要部门负责,并两次入阁为相,在整治边防、革除弊政、剿灭权奸刘瑾等方面多有建树。但其宦途并非一帆风顺。他曾三次退休,55岁受诬入狱,77岁高龄时再遭诬陷,被革职查办,可谓三起三落,历尽宦海风波。但无论得志或是失意,始终能保持纯正磊落的本色。他一生游历极广,所到之处,触景生情,多有题咏。他以诗言志,常借山水名胜抒发自己的志向和抱负。如,登岳阳楼后赋诗云:“百尺高楼倚碧空,乾坤登眺几人同。眼前忧乐谁无意,天下江山此最雄。孤棹影冲烟浦外,浩歌声在水云中。东流万里终归海,不尽狂澜砥柱功。”雄浑而有气派,以天下为己任,做国家栋梁、朝廷砥柱的远大抱负,跃然纸上。而在长江之滨,又感慨曰:“长江万余里,来自岷山巅。……猗欤嗟哉,雨云变态晨昏殊,风波世路多艰虞,元气一脉须匡扶,何人能作砥柱乎?柱乎柱乎今有无?”豪放而含蓄地表达了匡扶朝纲、兼济天下的宽阔胸怀。

  在杨一清看来,相比于国家政治、社会民生,个人荣辱和仕途进退始终是次要的,正直、爱民才是为官之本。他曾用诗来表明自己为官的准则,如:“志存国计宁辞谤,力纠官邪岂近名。”“旧日危言真为国,平生直道岂干名。” 虽是朝廷重臣,面对国家管理上存在的种种弊端,也敢于运用诗文进行揭露。在明清时期,州县官员征收地丁钱粮时都有称为“节礼银”的附加税费,其名目多样,其中有“漕规礼银”一项,简称“漕规”,它是在征收漕粮的时候浮收的。“漕规”之例在明中叶后逐渐演变成贪赃枉法、假公肥私、盘剥民脂民膏的“合法条文”。对此,他特用诗文给以猛烈抨击:“漕规百年渐成弊,民财已尽兵兼疲。豪门贷券不知数,公癛未入私逋迫。奸人复此恣渔利,罔念膏血成涂泥。”最后,发出感叹:“荆棘根存旋复兴,膏肓病在难为瘳。”

  更为可贵的是,杨一清曾一度出任吏部尚书,负责官吏的选拔和考核。而他却不忌讳,不隐恶,以民间谚谣的形式,创作了《录民谣》一诗:“两官俱少爱民声,一个归休一受旌,不是公家两般法,此是平日善逢迎。”批斥了为官者不论爱民与否,只要对上级溜须拍马,对左右讨好逢迎,就能飞黄腾达、平步青云的恶劣官场风气。诗句浅显而深刻,对封建吏治的腐败表现出无限愤慨。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