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越铁路的沉思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14 16:17:5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修建滇越铁路是法国殖民主义者为了在中国云南得到政治、经济利益与特权,因此,无论在修建这条路的过程中,还是在法国人经营这条路的阶段里,中国的主权、尊严、利益都曾经受到过极大损害。

  在滇越铁路已满百岁的日子里,怀揣着怎样纪念它的问题,我坐在碧色寨车站陷入了沉思:我们也应当理性地思考,滇越铁路是不是客观上给云南乃至中国大西南带来了一种时代性进步?滇越铁路有没有客观上催生了云南乃至中国大西南的一种先进交通理念?历史过程证明,回答是肯定的。

  我们应当理性地沉思:为什么法国人心甘情愿出资金、出设计、出技术、出设备、出管理来修建滇越铁路?究其本质原因,这是不是与云南的重大地缘价值密切相关?倘若答案为“是”,那么当代中国人尤其是云南人该不该以一种宽广的世界眼光,来重新审视云南这一边疆省份的重大地缘价值?

  

  千百年来,在许多国人的眼里,云南只是中国西南的一个边陲之地、落后之地、微不足道之地。但为什么法国人要漂洋过海、不远万里踏上云南大地?为什么法国人要跋山涉水、不辞艰险修建滇越铁路?为什么法国人心甘情愿出资金、出设计、出技术、出设备、出管理来完成这一大工程?除了法国人侵略思想、殖民政策作怪的缘由外,还有云南是堪称一方地缘枢纽地带的元素?大量史料表明,法国人主导修建滇越铁路,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们看见、看准、看重云南拥有的重大地缘价值。

  从18世纪中后期到19世纪末的100多年间,英国、法国的一些“传教士”、“探险家”、“旅游者”、“外交官”就先后来到云南,对云南的地理、气候、人文、资源、物产、民俗、风情以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进行广泛考察。他们惊奇地发现云南极其独特、很不一般、贵不可言!

  云南堪称一座富庶金山——早在19世纪中后期,英国人、法国人就知晓了云南矿产资源的丰厚。《云南通志》记载:“同治初年,法人大商豪奥塞氏及张比德氏循红河潜入云南,探索山川之形势,矿产之丰饶”。此外,还有一支由法人拉格里率领的探测队在云南考察了数月,回国后向法国政府提交了《云南矿说》、《云南铜矿》、《云南银矿》。面对着云南丰富的矿藏资源,英国人惊叹:“云南新金山也”;法国人也惊叹:“云南新金山也”。于是,法国驻西贡总督杜白蕾向国内政要致信,建议要实施进入云南战略。他说道:“我们出现在这块与中国交界,也是中国西南各个省份的天然产品出口的地方……这是一个关系到我们今后在远东地区争霸的生死问题”。

  云南堪称一块天赐福地——英国人戴维斯指出:“云南不仅仅能引起政治家和商人的兴趣,对于地理学家和探险家来说,云南也有许多尚待发现的空白……对于人种学家来说,如此广阔的研究天地将耗尽他们毕生的精力……同时,……这个地区还有终年不化的白雪,温和的高原以及热带雨林,都将引起博物学家的工作兴趣”。法国人则说道:“温和而有益于健康的气候,充分说明了这里的有利条件,从健康观点上讲,云南对于疲倦的欧洲人提供了有益的条件”;“云南气候温和,寒暖适宜,恰似巴黎。使滇越铁路完成,则安南殖民,皆可由该路经移云南,不必遥望本国,而兴非土之叹矣”。

  云南堪称一个地缘枢纽——从地理位置看,云南地处南部亚洲的一个重要节点上。它往南可通东南亚,往西可通南亚,往北、往东可接中国腹地,拥有“枢纽地带”的地缘优势:它是中国腹地与东南亚诸国之间的枢纽地带;它是中国腹地与南亚诸国之间的枢纽地带;它是东亚与西亚之间的枢纽地带;它是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枢纽地带。从地缘战略视野来看,谁控制了云南,谁就控制了南部亚洲。18世纪中后期,有一位名叫多禄的法国传教士向法国政府上书献策:中国云南富有战略价值,“法国应在交趾支那(即越南、中国附属国)建立一个法国的殖民地……倘若如此,则无论平时战时,都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在和平的时候,因为我们接近中国,定然可以吸收很多它的商业。在战争的时候,将更容易隔断中国和一切敌国的商务。因此,还可建设一条达到中国中部去的商道。”19世纪末期,任过法国驻云南府名誉总领事的方苏雅,也是一位云南通,并且多次建议法国政府“要认识到云南对法国战略利益的重要性”,并主张尽快修建滇越铁路。戴维斯在《云南:联结印度和扬子江的链环》这本书中指出:“云南……是应引起英国人更多注意的中国的一个省……如果印度与扬子江通过铁路相连接的话,这条铁路无疑得通过云南。”“印度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邻国不可能满足于它们之间没有一条铁路……我们只能作出结论,即:通过云南是唯一能够成为联结印度和扬子江及中国东部的链环”。

  民国期间,中国的一位仁人志士张维翰也提出了类似观点。他在《拟呈另订中法商约及改善中法章程关系意见书》中,精辟论述了云南地缘地位的重要性以及因云南地缘重要而诱使法国人千方百计打入云南等观点。他这样说道:“滇省东界黔、桂,北邻川蜀,西接藏卫,据长江、珠江上游,山川雄奇,地势险峻,其视腹部,实如高屋建瓴……考之历史,按之近事,其在军事上之地位,不可谓轻……而物产富饶,矿苗丰厚……昔英人某游历来华,归而语人曰:‘云南新金山也’。法人某游历来华,归亦曰:‘云南新金山也’。外人垂涎 ,夫岂无故”。

  需要强调,以上史实意义十分重大,它为正确认识云南的重大地缘价值提供了一种新视野。尤其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已经正式启动、云南“桥头堡”战略已经拉开序幕、开辟中国走向印度洋通道已经提上日程的今天,我们更应当以一种宽广的世界眼光,来重新审视云南的重大地缘价值。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