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所著名军校培养出的玉溪籍中将罗树昌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4-08 19:01:59进入社区来源:玉溪新闻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罗顺芳把伯伯的经历一一道来

罗树昌(左)旧照 资料图片

罗树昌的将军礼服

  云南陆军讲武堂与保定军校、东北讲武堂并称清末民初中国三大军事学校,其从1909年开办到1935年止,先后培养了近万名杰出军政人才,这些人大多在辛亥革命、护国运动、北伐战争中担当重任,成为军事统帅和将领,可谓将星云集。

  在陆军讲武堂所有的学员中,尤以第三期(最早称为丙班)学员最为突出,成就最辉煌。据不完全统计,云南陆军讲武堂第三期的388名学员中,涌现出元帅和将军46人。可以说,丙班是讲武堂的象征,也是讲武堂的缩影。

  在云南革命史甚至中国革命史上留下青名的玉溪籍将军也大都出自陆军讲武堂丙班,如金汉鼎、范石生、唐淮源、鲁梓材,以及出生在通海县河西镇的罗树昌。罗树昌之后又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成为一名曾先后就读于两所著名军校的陆军中将。

  通海县文化馆有套将军服

  通海县文化馆现在还保存着一套将军服,其整体为天蓝色毛料,一顶硬壳大檐帽,周围镶着金边,缀五角形五色帽徽,即与民初国旗一样的红、黄、蓝、白、黑五色。现在这套将军服领章、肩章依然保存完好,领口和衣服袖口上都镶着金边。

  据介绍,民国初年军阀割据,派系林立,全国军队的军服没有一个统一的制式,但大体分为军官礼服、军官常服和士兵常服三类,官兵均以肩章区别等级。通海县文化馆保存的这套是民国初年的军官礼服,只有在重大节日、领受勋章或参加各种典礼时,军官们才会穿这种礼服,平时办公及外出穿的都是军官常服。

  这套军服的主人名叫罗树昌,他的后人于建国初期将其捐献出来存于文化馆内。

  先后考入两所著名军校的河西人

  罗树昌(1893-1945年),字文象,通海县河西镇人。其幼时聪明好学,12岁进私塾读《四书》、《五经》,兼习武。因不满清廷的封建统治,罗树昌在河西带头剪辫,受到师长责备后,他愤然辍学,后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与朱德成为同班同学。在校期间,适值武昌起义,讲武堂师生随之响应,举旗出师,罗树昌因立战功,为唐继尧所器重,毕业后即被授上尉连长军衔。

  1915年12月,袁世凯复辟称帝,罗树昌参加了由蔡锷领导的护国军出师讨袁,屡建功勋,被逾格晋升为陆军步兵16团团长,那时才22岁。后来,罗树昌先后被委任为大理镇守副使兼滇西保安司令等职。任内,他兴修水利、惩治贪官土豪、扶贫济弱,于地方公益事业建树颇多,滇西民众在太保山麓立“中央陆军步兵少将罗树昌功德纪念碑”以昭后世。

  1924年,罗树昌出师倒唐失利后,继转而他图,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特别班,毕业后,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将高参。由于对蒋介石不满,1937年罗树昌弃职回滇,被龙云任命为中将高参。1944年,罗树昌出任进入云南的中央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中将高参,并兼任车里县(今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县长,后积劳成疾,于1945年6月病故于住所。

  清廉将军边疆留美名

  1944年的车里县(今景洪)是一个为土司头人割据、四分五裂的地方,又是一个贫穷落后使人生畏的烟瘴之地。为抗日救国,营造一个安定的大后方,解除远征军出征异国他乡的后顾之忧,罗树昌不顾个人安危得失,欣然受命,兼任车里县县长。赴任后,罗树昌通过言传身教,在团结抗日的大旗下,团结当地土司头人以及宗教界人士,稳定了边疆,把车里县建成一个安定团结、支援远征军出征的大后方。1945年,正当罗树昌全力报效国家之际,不幸身染重疫,医治无效后辞世。

  使人没想到的是,一个堂堂中将,车里县县长,死后竟无遗产,甚至连装殓自身的棺木都无力购置,只余下一孤女,日夜守在其遗体前哭泣,悲惨之状,使人不忍目睹。当地官民闻之,纷纷慷慨解囊,资助其办理后事。这一义举,感动了当时驻车里的九十三师,在官兵们的共同呼吁下,由司令部派出三个班,跋山涉水,栉风沐雨,轮流抬棺,历经艰难,行程41天,终于将其遗体护送回家乡河西镇安葬。

  罗树昌后人的平静生活

  河西镇位于通海县城西部,是一个弥漫着浓郁历史文化气息的小镇,在一个狭长的巷道内,我们找到了罗树昌将军的侄女,88岁的罗顺芳。从她那里,我们了解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罗家轶事。

  据罗顺芳介绍,罗家共有兄弟二人,名为罗树昌和罗树法,罗树法正是罗顺芳的父亲。罗树昌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后一年,其弟罗树法也紧随其后,考入讲武堂学习军事。1924年,罗树昌出师倒唐失利后,罗树法(罗树昌部前敌总指挥)亦不幸被俘遇害,那年,罗顺芳还不到两岁。

  罗树昌一生共娶了三个老婆,大老婆张玉莲和三老婆梅氏皆无子嗣,二老婆金凤云生了个女儿,取名叫罗家驹。罗家驹是罗树昌唯一的女儿,一直留在河西,招了个河北人当姑爷,生了个儿子取名罗光芒。

  解放后,罗树昌的老婆、女儿被送到乡下,二人相继去世,罗光芒成了一个孤儿。后来在村委会的安排下,罗光芒被送到董家营一户马姓人家改了姓名做儿子,其长大后看山、劈柴、种芋头,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后来娶了个工人媳妇,生了儿子。为了不让罗家绝后,罗光芒又给儿子取回罗姓。如今罗树昌的重孙已结婚生子,现在他们都过着安定、平静的生活。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