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神话小说《掷珠记》的影响和流传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4-08 18:50:45进入社区来源:大理新闻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神话小说《掷珠记》是白族文学史上的一部鸿篇巨制,是记载白族古代传说历史的重要资料。在这里,笔者仅就小说《掷珠记》与历史文献中的故事内容情节对比、故事本身的影响、小说的原作者、小说的流传等作简单的介绍。

  《掷珠记》的故事情节在《僰古通纪》、《南诏野史》、《滇释记》、康熙《鹤庆府志》等书中皆有或详或略的记载,故事情节大同小异,互有出入。相比之下,《掷珠记》与《鹤庆府志》的记载较为贴近。《僰古通纪》载:“国师(赞陀崛多)往石宝山修道,见谋统(鹤庆)地方为水所占,乃以锡杖决其东南隅……”《南诏野史》载:“西僧赞陀崛多建鹤庆玄化寺。先是鹤庆地水淹,僧杖刺东隅泄之。”《鹤庆府志·仙释》亦载“鹤川旧为泽国,僧(赞陀崛多)以大神通力,卓锡通之,更于象眠山麓投念珠,石穴成百有八孔,遂成沃壤,郡民始得平土而居之。”总的来说,故事梗概为相传唐代长庆年间(公元821—824年),云南地方政权南诏王劝丰佑的国师赞陀崛多(印度摩揭陀国人)用108颗念珠泄水开疆,开辟出鹤庆坝子,使鹤庆成为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

  由传说故事的影响而沿习到今天,在鹤庆纪念这一盛事的庙会活动、节日有每年夏历三月十三东山庙会及三月十三至三月十五和八月十五前后的鹤庆石宝山会、三月十五西山朝霞寺庙会、立夏节馒头节等。仅就鹤庆石宝山的盛况,在民国罗养儒先生著的《云南掌故》载:“惟有三月十五之会,共认为摩揭陀祖师得道之期,其登山之男女老幼,十有八九是为朝拜祖师而来也。且以是会也,因祖师昔以法力开辟地治,大德及于人民,今就其成道之日而举行大会,是崇德报功之意也……以是,春秋两季之会,凡与鹤庆接近之县邑,如丽江、永北(永胜),洱源、剑川、大理、邓川等处之汉夷两族人民,无论男女老少,莫不挈香烛纸钱而来。至云夷族,更不论其为民家、为摩些、为僰裔子、为朵些、为傈僳、为苗、为蛮、为庞族,俱无不具一团信心来顶礼膜拜祖师焉。”可见,沿至民国,鹤庆朝石宝山会成为滇西北仅次于朝鸡足山会的一个重要宗教民俗活动集会。

  《掷珠记》的作者,相传为清代乾隆甲午科(1774年)举人赵士圻,但在清末仍有不同的说法。民国时,前清进士杨金铠先生在其所著的《鹤庆县志·邑人著述书目附》载:“《掷珠记》一卷,分十二段,不署作者姓名,相传为让朝(清代)郡举人赵士圻撰,国民8年蓝廷举付印。”持赵士圻撰写观点的人认为,《掷珠记》末篇附稿“象眠山落水洞长歌”署赵士圻作诗为一例证。民国8年(1919年),鹤庆有名的绅商蓝廷举先生付印的石印本,在诸序中亦未指明原作者。现在流行本为2008年秋和邑村董国藩老人用毛笔工楷依据《掷珠记》残存本誊抄,全文近30000字,118页,其复印流行于世可能已逾百册,封皮名称改称为《开辟鹤庆掷珠记》,内署“公元二零零八戊子年中秋董国藩敬录于鹤庆。”

  与《掷珠记》故事情节相仿的诗文很多,笔者曾看到过前人李祥老人著的章回体小说“祖师开辟鹤庆”,又曾读过赵士圻、彭显周、李芬、舒碧笙等不同时期人物关于祖师开辟鹤庆的诗文。近年又拜读过赵体明老先生依据《掷珠记》改编的电视剧《祖师开辟鹤庆》及张了、段德三、陈亮旭三位先生改编创作的电视剧本《开辟鹤庆》,无不围绕《掷珠记》的原意衍生成文。

  《掷珠记》一书的流行、传抄,体现了白族人民是富有人情味的民族,对历史上有杰出贡献的人物总是敬仰和感恩的。(大理日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