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哥”古今皆有 魏晋刘伶狂野气受追捧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4-06 19:07:49进入社区来源:北青网

  最近,一个人称“犀利哥”的流浪者在网上迅速蹿红。他眼神狂野,气质不羁,引来无数网友追捧,甚至在日本也有粉丝。英国《独立报》也报道称,“英俊中国乞丐吸引粉丝”。

  犀利哥不仅中外流行,而且古今皆有。比如魏晋时期的刘伶便是。《世说新语》中说刘伶只有1米47左右,容貌丑陋憔悴,放浪不羁,把形体看作土木一样,外表乱头粗服,不加修饰,有时竟然脱去衣服赤身裸体地呆在屋子里。他狂野的意气都寄托在《酒德颂》里,受到了粉丝们的追捧。他怎么对人家说的呀?“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这样的气度真是“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看看当代人是怎么入犀利哥裈衣的吧,说犀利哥的发型是日本最流行的牛郎发型,且谙熟混搭之道云云。种种附会,远没有刘伶说他的裈衣来得犀利,是入不了“今世说”的。

  宁波网友“老馋猫”在一篇帖子中透露了他与犀利哥的一些交往:有一次,犀利哥正在捡烟屁股,“老馋猫”给了他10元钱,让他去买吃的,没想到犀利哥转身去小卖部买了一包烟。“老馋猫”问他为什么不买吃的,他指了指垃圾桶,那意思是吃的东西可以在垃圾桶里捡。《世说新语》中有一条记录与此同趣:阮仲容与同族人聚会,说不用一般的杯子倒酒喝,而是用瓮盛酒,大家围起来坐下,面对面地大喝。当时有一群猪也来喝酒,阮仲容径直把浮面上的酒舀去,就一道喝起来。没准那次喝酒的人中就有阮籍呢,因为阮仲容是阮籍的侄儿。

  《世说新语》还记录了阮仲容一则相当犀利的事迹:阮仲容、阮籍住在路的南面,阮姓中的其他人家住在路的北面。路北的阮家都很富有,路南的阮家比较贫穷。七月七日,路北的阮姓人家大晒衣服,都是各种绫罗绸缎。阮仲容也用竹竿挂着一条“大布犊鼻裈”晒在庭院中。有人问他这是为何,阮仲容答:“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那个人真听出了阮仲容这句回答的潜台词?他是以未能免俗的表面形式来宣告他彻底免俗的内在主张。这也是魏晋名士主要的精神记号:如果活不出孤独感,如果做不到特立独行,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不过是附庸风雅而已。相比之下,现代人缺少魏晋犀利哥这份勇敢,他们只能通过犀利哥虚拟地免俗,通过犀利哥来体验一下第二手的惊世骇俗的犀利,而实际上,他们还是社会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人群中的一份子,并没有极少数人获取的那种百分之零点一的犀利。(北京青年报 吴静男)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