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南战役建奇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3-29 19:29: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今年是云南解放60周年。1950年2月19日,野战军把五星红旗插到了中缅边境的打洛镇,滇南战役胜利结束。2月20日,昆明市各族人民和卢汉起义部队共12万人,迎接解放军进驻昆明。2月24日,在云南省地师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上,陈赓庄严宣布云南全境解放。

  奔袭蒙自 解放个旧

  1949年12月9日,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云南绥靖公署主任卢汉在昆明率部起义,蒋介石急忙把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汤尧提拔为陆军副总司令兼第八兵团司令,并命令他统领第八军、第二十六军围攻昆明。

  为了粉碎蒋介石的阴谋,给卢汉解围,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立即命令驻贵阳的杨勇第五兵团四十九师,由贵阳毕节、安顺日夜兼程,于1949年12月25日赶到沾益、曲靖、陆良与敌人激战,1天歼敌3100人。这时,汤尧意识到我军大部队已急速入滇,为避免被围歼,他命令两个军撤到开远、建水、蒙自一带,企图能战则战,不能战就从蒙自机场空运到台湾或逃到境外。

  中央军委为了把残敌全歼在云南境内,命令二野第四兵团立即发起滇南战役。陈赓司令员命令第十三军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抽调一个团作为兵团前卫团,直奔蒙自机场,切断敌空中逃路,将敌人堵在云南境内。

  1950年1月1日拂晓,三十七师副师长吴效闵率领一一○团——兵团前卫团,向蒙自奔袭。

  为了及时赶到蒙自机场堵住敌人空中逃路,部队昼夜兼程,行军速度由每天行100里,增加到200里、240里,休息时间由4个小时减到2个小时、1个小时。

  在边纵和云南各族人民的支援下,前卫团用14个昼夜行军2000里,于1月15日逼近蒙自。这时,三十七师侦察科长王尚勇向吴效闵报告敌情:“敌第八兵团司令汤尧刚从台湾回来,现正在蒙自剧院看戏。蒋介石派来14架飞机到蒙自机场,1月16日准备先空运二十六军逃到台湾。现敌第八军已从开远向蒙自靠拢,也准备空运到台湾。敌第八兵团机关都在蒙自,蒙自机场由宪兵第八兵团守卫。”军情紧急,前卫团如果行动迟缓,不能迅速插入敌人心脏占领蒙自机场,第二天敌人就会从空中逃走。此时,吴效闵为了全歼汤尧兵团,只有冒着极大的风险给部队下达攻击蒙自机场的命令。吴效闵刚刚下完命令,带路的边纵同志就对师侦察科长王尚勇说:“你们首长吃了豹子胆啦,胆敢去闯敌人的狼窝!”

  1月16日晚8时,吴效闵率领前卫团以隐蔽动作包围了蒙自机场。吴副师长和傅一宗团长交换意见后命令:“第一营和第二营从机场北面和西面向敌人迂回,第三营从正面攻击敌人!”夜10时整,部队全部进入阵地,吴效闵下令:“出击时间到,狠狠地打!”

  突然响起的枪声,划破了机场夜空的寂静,刚刚入睡的机场守敌被惊醒,顿时一片恐慌混乱。正在蒙自剧院看戏的汤尧司令从枪炮声中判断不像是边纵部队,而是解放军的主力部队,于是他慌忙跳上吉普车直奔蒙自机场。才走了不远,只见整个机场烟雾弥漫,炮声、枪声十分密集,他看情况不妙,只得向个旧方向逃跑。

  机场激战中,有一个敌飞行员想驾机逃命,这时常华堂班长用冲锋枪对敌机头开枪,打灭了飞机灯,飞机也被打得不能起飞。接着,尖刀班在安营长指挥下扑向机场指挥塔,不料,在半途冒出敌人一个传令兵,常华堂手疾眼快冲上去缴了他的枪。经过审问得知,敌宪兵营阵地上布防有高炮,有一个连守卫。安营长指挥部队将敌人包围后,又带领两个通信员闯进敌人高炮阵地喊话,迫使敌1个连放下武器,缴获4门高炮。八连指导员丁泽云带领三排歼敌1个炮兵连,缴获6门炮。八连连长王占胜带领1个班占领了机场指挥塔,居高临下用机枪控制了整个机场。常华堂带领尖刀班由被俘的传令兵带路迅速冲进敌营部,先向敌人投了一排手榴弹,接着喊话:“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敌人只得一个个放下武器。

  经6个小时激战,歼敌1300人,于1月16日拂晓占领蒙自机场,切断了敌人空中逃路。

  1月16日,吴效闵指挥部队刚刚解放了蒙自,又接到陈赓司令员的命令:“中央给兵团发来急电:不许汤尧逃往越南,并立即向个旧追击敌人,保护好锡都!”

  这时,部队连续16天长途奔袭,指战员都已经极度疲劳,战士们一个个倒在地上睡了,吴效闵同样在地上休息。听到命令,他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叫醒大家,又给部队下命令:“三营负责打扫战场,一营、二营立即向个旧追击敌人,活捉汤尧!”

  吴效闵奉命率领一一○团和一○九团各两个营,从蒙自直插个旧。1月17日凌晨3时,部队到达个旧城郊。吴效闵站在个旧城东南的红土坡上,给一一○团长傅一宗、一○九团长顾永武下达了战斗命令。经过英勇作战,三十七师歼敌3500人,解放了个旧,保护了锡都。汤尧带领残部向建水方向逃命。

  17日下午,三十七师师部与个旧参战部队会师。师长周学义紧紧握住吴效闵的手激动地说:“你们插得真快,一口气攻进两座城市,撵得汤两个军四处逃窜,真了不起啊!”

  决战元江 活捉汤尧

  为了把汤尧所部3万余残敌全歼在元江地区,中央军委命令:第四野战军三十八军由南向北压进;边纵和卢汉起义部队由北向南压进;陈赓兵团三十七师由东向西从正面追击逃跑敌人,把敌人全部围困在元江地区歼灭之。其作战方针是:“远距离奔袭,先切断敌后路,然后分兵包围”。

  1月17日,吴效闵率领4个营解放个旧后,又奉命率领前卫团向西面追击逃敌。1月19日部队追到石屏后,发现汤尧残部2万人,前一天就由石屏向元江方向逃跑了,企图逃往缅甸。

  为了全歼敌人,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命令:“吴效闵仍然带领一一○团从正面追击敌人,一○九团由小路绕到敌人前面攻占营盘山,抢占元江大桥,堵住逃跑敌人。”

  1月22日凌晨3时,一○九团追上敌第八兵团左路纵队,团长顾永斌指挥部队迅速攻占了营盘山和元江大桥桥头高地。吴效闵指挥前卫团攻占了敌人山头隘口阵地,堵住了敌人西逃的道路。

  三十七师两个团不足6个营,重武器又留在南宁,他们却要堵住2万余人西逃的敌人。敌兵团司令汤尧指挥两个军多次向三十七师发起攻击,企图西逃,但都失败了。这时汤尧急了,他集中全兵团的炮兵向我军炮击,又多次指挥部队并派督战队在后面督战,向我三十七师反扑,争夺逃路,都被击溃。

  三十七师经过两个昼夜与汤尧部队激战,顶住了敌人的反扑,最后把汤尧两个军全部包围在荒无人烟的二塘山与红土坡地区,陷入绝境。

  吴效闵向周学义师长建议:“敌人现在军心涣散,我建议在我们部队发起总攻后,我带一一○团直插敌人核心阵地,先歼灭汤尧的指挥部,活捉汤尧。”周师长说:“你直插敌人心脏太危险啦,我不同意这样做!”吴效闵说:“我了解一一○团,他们不怕打险仗、恶仗!”

  周学义师长为了配合吴效闵的行动,下令向汤尧发起总攻。顿时,山野四处响起了冲锋号,这时,三十七师、边纵、卢汉起义部队,向敌人发起总攻,打得敌人焦头烂额,溃不成军,漫山遍野四处逃窜,为一一○团插入敌人心脏开辟了一条通道。

  吴效闵带领一一○团趁着敌人混乱,迅速直插汤尧的指挥部。不到1小时,三连活捉了敌第八军军长曹天戈,经吴效闵审问,得知汤尧带着四十二师跑到西南方向一个山头上。他果断下令:“跑得动的跟我来,跑不动的就地捉俘虏。部队行动要快,现在我们不要俘虏不要敌人的枪,迅速从敌人隙缝中插到敌人指挥部,活捉汤尧!”

  一一○团在向敌人总指挥部穿插途中,吴效闵看到一连跑在部队最前面,于是他高兴地喊到:“张合锁连长,你们连还有多少人?”张连长答:“只有不到70人,副师长有什么任务?”吴效闵说:“请你带领连队向南方向山头追击,活捉汤尧!”

  张连长带领连队在追击途中,发现敌人逃跑时踩倒的茅草足有4米宽,从敌人甩掉的弹药、日用品、衣物判断,前面一定是敌人总指挥部,于是就跟踪追击。走了不远,发现敌一个警戒连,张连长命令三排立即冲上去,缴了敌人的枪。从审问俘虏中,弄清了前面就是汤尧指挥部、特务营和四十二师残部共1000多人,装备精良。浑身是胆的张合锁连长带领一个连70多人,不畏强敌,扑向敌人总指挥部。一排长郝正富带领一个班先冲进敌指挥部,不料敌人先开火,张连长指挥8挺机枪集中起来,一边扫射,一边前进,很快压制了敌人火力,连续攻下敌两个山头,1000多敌人举手投降。

  一连在清查俘虏时,从中查出了汤尧。元江之战后,吴效闵又奉命率领一一○团1个营、一○九团3个连,连续行军9天,于2月16日到南峤,在边纵配合下歼灭敌二七八团,把红旗插到了祖国南疆国门。(云南日报 白三伟)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