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晓俊:收藏老昆明的灵魂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3-15 09:05:09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新闻网

  说到收藏昆明文化的人,很多圈内人都会立刻想到殷晓俊。殷晓俊9年前从法国地窖里抢救回晚清昆明老照片后,他的故事也成了街头巷尾的一段佳话。此后,他挽救建水县古民居,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是“建水建新街居民最尊敬的人”;他重走滇越铁路,踩着方苏雅的足迹去探访祖先的灵魂;他骑着摩托重走茶马古道,千里路途留下普洱茶余香……

  他的故事一个接着一个,这个传奇式的人物因此被人们誉为“文化卫士”,他正孜孜不倦地用自己的方式追逐着老昆明的文化印痕。由殷晓俊筹办的“昆明晚清绝照”老照片在昆明展出的时候,震撼了昆明。很多人见面都会说:“去看老照片了吗?”旧城改造保护性收藏古杂件17000多件

  对殷晓俊的访谈从令每一个昆明人都会激动的老照片开始,他淡淡一笑:“转眼就快10年了,那时收藏老昆明的照片是很表浅的情结,自己生在昆明,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老祖宗的灵魂安家。”

  殷晓俊的记忆又被拉回到了过去,之后碰到昆明旧城改造,拆了很多老房子,他和一些文化人振臂呼吁保护老房子。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慢慢地开始致力于深度的保护性抢救和收藏。“金碧路、武成路等大规模的旧城改造、拆迁时,那些包工头都认识我了。他们知道有人会去收藏,就拆下来摆好,我就天天去,不过有很多外来人和我抢。”大量的门窗、梁、雀题等构件被殷晓俊当作心肝宝贝收集了起来。很多本地的文化人也在收藏,但是受限于房屋面积和财力,在收了一些精品后,一些没有编号的已经外流了。

  看到这个情况时,殷晓俊非常着急,“他们给的价可能比我高,一幢房子里的构件和物品,开始谈好的是3800,却被抬到8000。”于是他采用了一些技巧和迂回的方式,目的是让这些凝聚先辈心血的东西留在昆明。然后他发个狠心,应该保护的全部买下来。回想起当年这段经历,殷晓俊历历在目。当时拆迁请的很多人都是嵩明的人,旧的构件、门板之后都集中到了嵩明的一个旧建材交易市场。

  少了“外来者抢购”之后,这些东西的价格陡然从上百元跌到了10元、5元,甚至当柴烧了。“价格降下来是我所希望的,但哪能随意就烧掉啊?”于是他以拍戏的名义向当地人租借,当地人听见需要时,就把成堆的雕花件、扶手、门窗、瓦当等刨了出来。殷晓俊说:“5元钱租用一个星期。”当地人说:“买了去吧,我们不要了。”于是,殷晓俊用这样的方式打压了被哄抬的价格,并顷其所有,把这些古构件统统买下拉了回来,整整装了11卡车。“17000多件古董杂件和家具中,有480扇门、600根雕花梁、250把品椅……”这些东西在殷晓俊找到的一件3600平方米的车间里修复了整整6个月。倾囊收购欲建昆明人的民俗博物馆

  倾囊收购回来后怎么办,卖掉吗?殷晓俊的回答是“不”,他开始宣传这些古杂件的价值,把它们镶嵌在家居里,恰逢那时昆明有大批茶馆开始兴建,市场也看好这些古色古香的东西。

  很多商人从民间收购了又卖给茶馆,还有很多古玩商在不断寻找这些东西。20元的门变为150元,再过了一年后变成300元。一些古玩商知道了殷晓俊的故事后,想从他这里淘宝,但他一件都没有卖出去。“我只是通过经济的手法来体现了这些古构件的价值。让大家来善待这些古杂件,不会再当柴火烧。这就是我抢救性和保护性的收藏。”

  这些古构件会一直放在仓库里吗?殷晓俊仍然给予否定的回答。“我的初衷还是物以希为贵。到了新世纪我有个想法——盖一个昆明人自己的民俗博物馆,把我收藏的这些建筑构件、照片、生活用品等集中来展示。”殷晓俊这些年中曾办过一些展览,他想把这些珍品和世人分享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很多地方也主动和他商谈合作事宜。还有一些业界的人士打算直接投资建盖。但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真正让先辈的灵魂安家就是要对这些古物负责,他打算再“折腾”自己一阵子,加快研究这些老照片和古物背后的历史以及当时的故事,并且不断地扩充和收集老照片上反映的实物。

  殷晓俊感叹说:“一扇门有几代人用过、一把椅子又辗转过多少户人家,每一件物品背后都有很深厚的历史渊源。如果有灵魂的话,我现在已供养了10多万个灵魂。”其实,17000多件实物很多都能在照片上找到对应,人们可以从照片上触摸到那时的历史。此后,他铁骑赴雅安,重走茶马古道时发现了当时脚夫休息的石头,于是又不远千里驮回了一块15公斤多重的石头,还跑到当地人都不一定清楚的山旮旯里如获至宝地觅到脚夫背茶的背夹子……凡是方苏雅有照片的地方,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照片中人物戴的怀表、穿的衣服、甚至是花架上的水烟袋、渣口(殷晓俊注:类似痰盂的物件),他都能从各地搜罗到,一些朋友被他这股执著劲感染,只要发现了“宝贝”都往他这里送。这其中包括他们先辈穿的衣服和用品等。5万老照片建民间最大历史照片档案馆

  除了有实物和照片对应的,那些没有实物的又该怎么展示呢?“方苏雅的照片有40多张都和讲武堂有关,一套28本的云南武备学堂教材则反映了清末推行新政的背景。”殷晓俊举例说,除了教材,还有其他一些图片作为基础和背景,并有史料来对应。把这些素材加在一起再研究几年以后,一个清末汉文化的历史博物馆很有可能成为集大成者。“现在还要‘野’,还要大规模地收集清末的史料和背景,收集影像包括录音的,以及各个家族的历史照片。”殷晓俊打去年开始,突然灵机一动开始收集了数百个家族的5万多张老照片,他还打算把这个博物馆建成民间最大的历史照片档案馆,因为目前现有的一些档案馆缺少老照片在他看来是一种美中不足。(春城晚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