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农家过小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2-26 11:37: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滇西农家过年,有过大年和过小年之分。小年虽谓之为“小”,其实不小,从农历腊月二十三起,一路忽紧忽慢走到大年三十,算下来有8天呢。

  农家过小年,虽然觅不到过大年那种锣鼓喧天、烟花漫天的热烈气息,但小年是青梅煮酒,是空谷幽兰,在九曲回环、错落有致的时光里,小年散发着令人沉醉的淡淡清香。小年也被称作老年,所谓“老”,是因为小年来时,已是一年的年关。在滇西农家人看来,小年过的才是真正的居家日子。一辈子守土为生的农家人,他们觉得忙碌了一整年,趁着农闲,趁着新年还未到来之前,也该拾掇拾掇家里那些灰头土脸的家什了,年三十这日一过,面对的将又是一个虎虎生威的新年景。而那些常年或长时间漂泊在外的人,他们在一年将止,在想家想得心里有了千千结的时候,总会在餐桌旁或闲聊中不经意地跟异乡朋友说起,“今年打算回去过老年了”。远在他乡的旅人准备千里迢迢奔赶的“年”,赶的其实是家乡的小年,赶的其实是小年年尾里那顿最隆重的团圆饭。

  乡下农家过日子,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子,常常会被他们疏忽掉,可是腊月二十三这一日,是任何一户农家都不会疏忽掉的日子。二十三除尘、送“灶君”,在滇西农家人眼里,这是两件一定得办理的天大的事情。腊月二十三是小年的年头。小年年头探进农家小院这日,天光刚放亮,宽宽窄窄的乡道上,就有人在匆匆走动。起这么个大早,你猜他们都忙着去干啥?去砍枝条呗!砍枝条干啥用?为午后除尘作准备呐!我的老家滇西乡下的许多村寨,世代流传着这样一种风俗,除尘得用青枝绿叶扎成的大扫把。每年都一样,枝条砍回家之后,先用绳子在竹竿上牢牢地捆扎好,然后放置在鸡猪牛马踩踏不到的地方。待匆匆吃过午饭,全家人就开始拾掇屋子,楼下楼上,床铺桌凳,箩筐瓦缸,凡是不能沾尘的物什,或搬出屋外,或用草席遮盖严实。一切就绪,就举着透着天地之灵气的绿扫把进屋,唰,唰,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每一处有可能沾尘的地方,都细细扫过一遍,直到原先略显得有些昏暗的屋子变得透亮起来,直到除尘的人心里感到满意了才收手。接下来,再找来平素扫屋子的小帚,把地面和角角落落每一处认认真真清理一遍。然后再找来抹布,把屋里每一件家什干干净净擦拭一番。这个很麻烦也很琐碎的过程,滇西农家谓之为“除尘”,也有谓之为“扫尘”的。我年少的时候,以为除尘就是除尘,除此之外已别无他意。待年长了一些,待多读了一些书之后才渐渐明白,乡亲们在小年里除走的,不单是留在屋里的尘埃,他们同时除掉的,还有一年来积郁在心头的陈旧。

  除“陈”完毕,接下来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忙着杀鸡煮肉,为送别灶君作准备。滇西乡下,几乎每户农家的灶台旁,都立着一个灶君神位。尽管如今乡下的年轻后生,大都已不再信奉这个被祖辈称之为“人间司命主”的灶神,但即便年轻后生已经娶妻生子另立门户,不管他们乐不乐意,有舐犊之情的父母仍会违背他们的意愿,在他们的灶台旁,为他们立下一堂灶神。在老一辈人心目中,灶君高大如天,他时时刻刻监视着每户人家每个人的善恶,无论谁做了善恶,他都会记下一笔,每年腊月二十三他回天庭“述职”的时候,他都会向玉皇大帝秉报每个人在人间的所作所为。从我能记事时起,母亲就经常告诫我,善事须做,恶事莫为,一旦做了恶事,灶君就会把你做的坏事秉报给玉皇大帝。玉皇大帝会按你所做坏事的大小给你定罪,最大的“恶”,他会给你减寿三百天,一般的“恶”,他也会给你减去一百天的寿。母亲还说,“灶君最看不得污秽,不能在灶房里屙尿拉屎,屋子脏了要赶快打扫干净”。上辈人认为,腊月二十三是灶君回天上的日子,这一天他非走不可,既然这个留守人间的天使在自己家里辛劳了一年,一定得备办些好酒好菜,为他送送行。于是,这一天的晚饭就做得非常丰盛。在我的记忆中,常常是这样:太阳将落山时,父亲先在灶君神位前点燃三炷香,然后举着盛满美味佳肴的红木托盘,面对灶君神位敬献三次,接下来把托盘在灶君神位前放置一会儿,让灶君好好享用一顿美餐。待灶君用餐完毕,就把贴在神位上的灶君像撕下来烧掉。做完这一切,送灶君的仪式才算全部结束。

  接下来的数日,虽然日子有了些许的宽松,但有很多事,诸如拆洗被褥、舂饵 粑粑、磨年糕粉、制作豆腐,剃头洗脚等等,都得在大年初一到来之前做完。而这其中每一个看似很寻常、很普通的劳作,都是小年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这一切,都在默默地为大年的到来做着铺垫。

  现代人普遍把老年三十称作“大年三十”。从滇西很多村寨的风俗看,年三十其实是串在小年这条线上的一颗珠子。滇西农家人很看重除夕守岁,常常是这样,年幼的孩子熬不住想睡的时候,母亲总会轻轻叮嘱,“过一会儿就到大年初一了,到那时你就多长一岁了”。滇西农家人说“大年三十”,一定会紧接其后缀上“晚上”这个词,而他们所说的“晚上”或“夜”,指的是上一日天黑之后到下一日天亮之前的时光。如此看来,除夕夜守岁,守的是小年的年尾和大年的年头。(云南日报 杨林海)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