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二野四兵团进军云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2-26 11:41: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1949年11月,刘邓首长指挥第二野战军进军大西南,15日解放贵阳,30日解放重庆,胡宗南集团也在成都被我军包围……在这样的胜利形势下,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将军于12月9日在昆明宣布起义,受到党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但是,当时驻滇国民党军数量很大,有正规军第八军和第二十六军,还有从四川、贵州等地退入云南的各种军事机关和残余部队,他们的装备和战斗力均较起义部队强。当时,边纵及其他武装分散在全省各地作战,尚不可能迅速集结、对起义部队形成有力配合。

  卢汉将军宣布起义后,蒋介石下令第八兵团进攻起义部队,并派飞机对昆明狂轰滥炸。对敌人的进攻,卢汉将军事先有所准备,但敌正规军有6万人,起义部队只有4万人,且多是才成立3至6个月的部队,又缺乏重武器。因此,在敌军强大攻势面前,不得不收缩战线,以致巫家坝失守,小火车站及拓东路、状元楼一线被敌人突入……形势非常紧张。

  一场轰轰烈烈的昆明保卫战展开了。在中共云南地方组织领导下,工人、农民和学生纷纷组织起来支援前线:修筑工事、抢救伤员、捐献物资、清查匪特、保护国家财产,等等。但是,敌人攻势依然猛烈。20日,第八军进攻昙华寺,第二十六军重点进攻五里多、吴井桥一带……形势相当危急。

  在此紧急时刻,卢汉收到二野刘邓首长的电报:已命令五兵团四十九师星夜驰援昆明。五兵团司令员杨勇下令全兵团将所有的汽车集合起来,紧急运送四十九师赶赴昆明救援。该师于22日提前赶到沾益,在边纵第六支队、第二支队和曲马沾游击队的配合下,立即歼灭国民党沾益留守处、第六编练部、联勤运输部之敌1000多人。正在进攻昆明的敌第八兵团获悉情报后,恐成瓮中之鳖被围歼,不敢恋战,仓惶南撤到滇南蒙自一带集结。为避免惊敌继续南逃,刘邓首长命令四十九师在曲靖停止前进。

  二野四兵团经过“两广”作战,歼灭敌人余汉谋集团和白崇禧集团后,部队已十分疲劳,正在距云南千里之外的南宁休整。此时,四兵团接到迅速歼灭敌第八兵团于云南国境内的任务,陈赓司令员立即下令第十三军长途奔袭,突击敌第八兵团心脏部队;命驻扎在百色地区的四野三十八军沿国境线进军,占领河口、金平一线,防止敌军逃出国境;命令边纵积极配合歼敌行动。

  1949年12月27日从百色出发的三十八军及边纵,于1950年1月11日占领河口,14日又猛扑蛮耗渡口,歼灭了敌人正在红河上的架桥部队,并于当天解放屏边县城,封锁了敌人南逃的陆路通道。

  从广西百色到蒙自有15个马站,每站有90里。敌人估计我军至少需要20天才能来到,但我军只以9天9夜强行军即到达,敌人立即陷入一片混乱。第二十六军仓惶向个旧方向逃窜,在开远的第八军及兵团部也急忙向西落荒而逃。陈赓司令员当机立断,下令十三军以4个团的兵力,奋力追击,决心歼敌于国境之内。他指示:各部队应大胆向敌人纵深楔入,力求全歼,不给云南人民留后患。于是多日没有休息的部队,又以每天行军130~150里的速度向前冲。

  17日拂晓,中路部队追上逃敌,歼敌1800人,解放锡都个旧。110团追至普雄西北山地,歼敌1个团;109团追至倘甸,歼敌一部。19日拂晓,两团汇合于建水县城。与此同时,逃至建水安边哨的敌第八军副军长兼新三师师长田仲达所部2000余人,在我军强大压力下,向边纵投降。22日拂晓前,109团1个营追上敌170师后卫部队。如果立即开火,敌人势必逃得更快,绕到前面去,又怕耽误时间敌人跑掉。于是,趁天黑敌人混乱之际,我军伪装成敌军,穿插在敌军行列中,赶到敌军前面,控制了制高点,堵住了逃敌。

  2月20日,陈赓司令员、宋任穷政委率四兵团及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进驻昆明,卢汉将军率军民欢迎,万人空巷,人头攒动,鞭炮齐鸣,掌声雷动,“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口号声响彻云霄。

  22日,10余万人在昆明拓东运动场举行欢迎野战军大会。陈赓司令员在会上说:“云南的解放是由于中国共产党、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范围的伟大胜利,云南人民和中共云南地方党所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的长期奋斗,卢汉将军及所部起义,才有今天这样的胜利。我们今天庆祝云南人民的解放,向中国共产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及毛主席致敬!向朱总司令暨人民解放军致敬!向艰苦奋斗的云南地方党和她领导的滇桂黔边纵队致敬!向卢汉将军和起义的全体爱国官兵致敬!特别要向那些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牺牲了自己生命的烈士致敬!他们的英灵永垂不朽!”

  从此,云南的旧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时代开始来临。(云南日报 苏策 作者系原昆明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部长)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