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社会事业发展回顾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2-08 11:22:2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云南解放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历届省委、省政府坚持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不断推进教科文卫等社会事业的发展,为云南边疆民族地区的和谐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

  云南解放前,由于地理区位、生态环境、历史因素以及各民族间发展水平差异等原因,社会事业整体发展水平落后,基础极为薄弱,一些边疆民族地区甚至还处于刀耕火种、刻木记事的阶段。社会建设与人民幸福安康息息相关,云南解放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历届省委、省政府坚持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推进教科文卫等社会事业的发展,更加注重社会建设,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社会体制改革,扩大公共服务,完善社会管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努力使全体人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推动和谐社会建设,为云南边疆民族地区的和谐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

  特殊扶持实现跨越发展

  1950年2月云南全境解放后,百废待兴,党和国家采取各种有力扶持措施发展社会事业,对边疆民族地区实行积极的特殊扶持政策。1952年,民族中小学教育被确定为全省基础教育的重点,并创办了一批食宿包供的省立中小学及民族中小学,学生的衣食住和学习用品由政府免费提供。从当年开始,国家民委从内地及云南省各级机关、院校抽调人员组成民族工作队,选派教师、医生和农林牧等方面的科技人员组成工作组,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帮助当地少数民族发展教育、科技、卫生等。如今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一些地区,人们仍然深情地怀念着当年的民族工作队员亲自背着少数民族群众的孩子,走出深山老林去读书的感人故事。

  为进一步加强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和内地广大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全省通过实行免费医疗,拨出治病专款发展卫生事业,并给边疆民族地区送去大批药品和医疗设备。医务人员深入到疟疾流行区逐村逐户了解病情,发动群众破除迷信,动员病人吃药打针,并专门配置医务人员为群众巡回治病。各族人民称赞人民的医务人员是共产党派来治病救命的“白衣菩萨”。通过各种措施,对人民群众生命危害极大的疟疾、鼠疫、天花、霍乱、血吸虫病、麻风病等地方病和恶性传染病第一次在云南这一边疆地区得到遏制,初步建立了云南地方卫生防疫体系。

  从1952年到1965年,中央特设了“少数民族教育事业补助费”,用于解决少数民族学校的设备、教师待遇、学生生活等方面的特殊要求和困难。1964年,刘少奇同志倡导“两种劳动制度和两种教育制度”,民族地区掀起兴办耕读小学和半工(农)半读学校的高潮。时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的阎红彦同志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提出这类学校要为边疆少数民族培养“四匠”,即篾匠、木匠、泥水匠、缝纫匠,以充分利用当地资源,发展经济,改善生活。云南的民族中小学教育办出了自己的特色,4万多所耕读小学及一批半工(农)半读学校受到了各族群众的欢迎,一些“半农半医”的农村医疗人员活跃在田间地头,这些“赤脚医生”为解救一些农村地区缺医少药的燃眉之急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通过这一时期的工作,全省社会事业得到长足发展。特别是在边疆民族地区,社会事业从无到有,从空白到初创,民族教育事业走上了健康发展的轨道,医疗卫生发展滞后的状况有了初步改善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科教兴滇推动快速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着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云南也同全国一样,社会事业建设进入到一个蓬勃发展的新阶段,“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念深入人心。但由于种种原因,云南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低层次,呈现出“四低四高”的状态:社会发育程度低,地区发展不平衡程度高;生产力发展水平低,自然、半自然经济比重高;劳动者科学文化素质低,文盲、半文盲比重高;人民生活总体水平低,贫困人口比重高。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云南的落后从根本上来说是科学教育事业的落后,只有充分重视科学技术事业与教育事业的发展,才有可能缩小与发达地区的差距。为了改变这种科教事业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现实,在“八五”初期,省委、省政府就提出要把“教育为本,科技兴滇”摆在各项发展战略的首位。省第六次党代会后,根据“打基础、兴科教”的思路,全省科技大会明确提出了实施科教兴滇战略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党的十五大后,科教兴滇战略继续向前推进,成为关乎云南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实现富民兴滇目标的根本大计。在这一战略下,全省各地掀起了“科教兴滇”热潮,走出了“科教兴农”、“科教兴林”、“科教兴牧”、“科教兴渔”、“科教兴工”、“科教兴烟”等路子,带动了全省社会事业的发展,并为全省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智力支撑。

  教育体制改革生机勃勃。1985年5月29日《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颁布实施,拉开了教育体制改革的序幕。云南省出台了《云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办法》,后来经过修订,提出到20世纪末,使全省三分之二人口的地区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确立了教育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各级地方财政加大对民族教育的投入,仅1978年到1986年,用于云南省8个民族自治州和19个民族自治县的教育经费就由0.75亿元增加到3.05亿元,培养出大批初、中级人才,走出了一条被称为“光明之路”的民族教育道路。

  科技整体水平不断提高。这一时期先后召开了3次全省性的科技工作会议,并出台了《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的实施意见》、《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的实施意见》等系列文件,推动科技兴滇战略方针的实施。并通过应用基础研究计划、科技攻关计划、科技产业开发计划、农村科技试验示范计划、国际科技合作计划及软科学研究计划等六大科技计划的实施,有力地促进了云南省科技整体水平的提高,推动了科技与经济的结合,为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民族文化欣欣向荣。1979年10月,邓小平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提出了新时期我国文学艺术事业发展的一系列指导方针。由此开始,云南各级陆续恢复设立文化行政管理部门,并在探索中推进体制改革,启动了文化市场建设,多种经营形式的文化娱乐场所应运而生。根据云南民族文化资源多样性和富集性的特点,组织实施“文化精品工程”和“民族文化工程”,发展民族文化事业,民族民间文化青春焕发,地方、民族特色艺术获得新生。1992年,第三届中国艺术节在昆明成功举办,充分展现了我国各民族社会主义文化的空前繁荣,有力地推动了云南经济社会的发展。1996年12月,省委六届四次全委会首次明确提出“努力把云南建设成为富有特色的民族文化大省”。1999年12月,省委六届九次全委会把建设“民族文化大省”、“绿色经济强省”、“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国际大通道”列为云南参与西部大开发、实现跨世纪发展的三大战略目标。在20世纪末,云南社会建设的力度更强,步伐更快。

  以人为本实现科学发展

  党的十六大以来,和谐发展与科学发展成为中国的时代主题。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了社会建设这一概念,社会建设进入全面推进、协调发展时期。党的十七大再次深刻阐述了社会事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省委、省政府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结合云南实际,作出了把“以人为本”作为社会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更加注重在社会公平基础上的长期发展,更加注重关系群众利益的民生问题,云南社会事业建设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省。2003年9月,省委、省政府启动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全省教育综合改革,取得了明显成效。2005年,国务院发出《关于深化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的通知》,云南省是首批实施这一新机制的全国15个试点省份之一,2006年启动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从2007年开始,云南省加大投入力度,全省春季学期共免除610.25万名农村和37万名县镇学校及城市学校农村户口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杂费,享受免费教科书的人数为261.52万人,7个人口较少民族和迪庆藏族自治州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部享受免费教科书补助,农村免费义务教育全面实现。现在,云南已经建立起一个以各类型各阶段教育机构互相衔接、互相补充,国家、社会共同参与投资建设的教育网络体系,“大教育”规模全面凸现,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持久动力。

  科教兴滇战略深入实施。全省科技体制机制改革进一步深化,促进科技进步和加强自主创新的政策法规体系不断完善,初步建立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和科技发展规律的新型科技体制,为建设创新型云南奠定了坚实基础。“十五”末,全省科技进步对国民经济增长、工业增长、农业增长的贡献率已分别达到48.0%、51.0%、46.7%,云南科技促进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在全国31个省市区的排序提升到第20位。

  民族文化建设不断推进。2000年12月,云南省制定下发了《云南民族文化大省建设纲要》,随后,《云南民族文化大省建设实施方案》、《云南民族文化大省建设“十五”规划》相继出台,标志着云南民族文化大省建设、文化产业发展开始全面实施。2003年7月,云南省专门召开了“发展文化产业、繁荣民族文化、建设文化大省大会”,对全省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工作进行了动员和部署。省委七届四次全委会也明确提出,要像当年抓烟草、抓旅游一样,抓好文化产业,把文化产业培育成云南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的支柱产业。党的十七大后,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结合云南实际,作出了推动云南由民族文化大省向民族文化强省迈进的战略决策,制定下发了《关于建设民族文化强省的实施意见》。坚持一手抓公益性文化建设,一手抓经营性文化产业发展,在统一思想认识、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健全组织领导机构、完善政策法规体系、促进文艺繁荣、推动文化与旅游的结合、培养文化人才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全省文艺创作空前繁荣,文化事业全面突破,文化产业全面启动,云南文化的知名度、影响力、竞争力和整体实力显著增强,整个云南文化建设引起了全国乃至国际前所未有的极大关注。

  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提高全民健康水平。从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入手,结合云南实际精心组织,大胆探索,积极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增加财政支持,自2002年至2006年,全省卫生事业费支出占全省财政支出比重由5.89%上升到6.39%,远高于全国3.26%的平均水平,初步形成了以县级医疗卫生机构为中心、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农村卫生服务网络,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遍及城乡。目前,全省已架构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三位一体”的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失业保险制度、工伤保险制度和医疗保险制度、最低收入保障制度等相继建立并逐步完善,实现让人民共享改革成果。

  把扩大就业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目标。坚持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采取一切行之有效的措施,促进经济发展与扩大就业良性互动。不断完善就业援助制度,积极帮助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努力解决零就业家庭和就业困难人员的就业问题。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和贫困地区就业。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加强劳动力市场监管,保障劳动者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着力发展和谐劳动关系。

  2009年12月召开的省委八届八次全委会就社会建设作出了新规划,要求切实加强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切实加强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大力推进社会事业发展、切实维护社会稳定,坚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我省扩大内需、调整经济结构的重中之重,加快建设一批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发展项目,不断提高各族群众生活水平。(云南日报 何燕)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