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塔巴公路通车庆典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2-01 10:43:3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塔(城)巴(珠)公路是维西傈僳族自治县首条通往高寒山区的乡村公路,是维西县党委、政府为改善巴珠行政村近万名藏族、傈僳族人民行路难、农副产品外销难的解困济贫工程。20多年过去了,每当翻阅老照片资料,看到“塔巴”公路庆典过程的一幅幅照片,万缕情思油然而起,耳旁仿佛又听见那悠扬清甜的歌声——

  天上的彩虹落在我们地方,

  远方的客人行走在上边,

  我们心里像泡在岩蜂蜜中一样甜,

  我们高兴地踩着彩虹走出大山。

  1986年10月末,塔(城)巴(珠)公路通车,庆典车队从塔城出发,沿腊普河顺河而下,数公里后,沿塔(城)巴(珠)公路,开始缓慢向上行驶,时而一声清脆的汽笛声,在原始森林中炸响,偶尔惊飞林中鸟雀,慌不择路,从车头前飞过。“兔子!”我惊叫起来,司机向我一笑说道:“不一定,还会碰到老熊。”他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这一带原始森林中有关飞禽走兽的奇闻怪事。司机是藏族,曾给我讲过许多腊普河边藏族的民俗风情,要不是行车途中,他会手舞足蹈,甚至会跳起来唱起来。

  为了便于拍摄照片,我乘坐的小车始终走在祝贺庆典车队的最前沿,车队始终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行驶,很难拍摄到车队行驶的精彩场景,心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藏匿在大山深处的巴珠村寨和村民。

  车内突然间格外明亮,司机说:“到了,前面就是……”我站起来,脑袋瓜差点碰到车顶盖。眼前是一片山顶平坝,远处的山峦峰顶的曲线延展在天边,早晨的薄雾让一座座山峰披上神秘的面纱。百米外的公路上,一座青松搭成的迎宾牌坊耸立着,穿着民族盛装的村民早在那里等候。我乘坐的小车穿过牌坊停在路旁,我第一个跳下车,迅速站到有利位置,两个姑娘朝我走来,一位手托茶盘、一位手捧银色的酒壶,我挥手向她俩示意,聪明的姑娘莞尔一笑,走向从车里刚出来的4位同伴。姑娘们唱起了“迎宾敬酒歌”,银铃般的歌声在旷野中飘荡。我还没有喝酒心就醉了,悠悠的、迷迷的。司机为捉弄我,用藏语叮嘱姑娘们给我敬酒,按照藏族的风俗,我喝了茶盘中的两杯酒,持酒壶的姑娘在空杯中斟上酒、她俩唱着歌,再次对我祝酒,“喝掉、快喝掉,这是我们藏族的风俗。”司机在一旁催促,在两位姑娘的歌声中我鼓足勇气,把酒喝尽,两位姑娘满意地笑了起来,迅速在酒盅里斟满酒,再次唱起歌来,我急了,向司机求饶,请他用藏语告诉两位姑娘,我不能再喝了。“不怕的,喝醉了我背你到我们家住。”“阿吾,喝呀!……”两位姑娘讲起了汉话,引得围观的众人捧腹笑个不停。

  10多分钟后,庆典车队来了,迎宾的礼仪开始,我跳东跑西、窜上奔下,频频按下快门,半个小时里拍完了3个胶卷。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停留,还得到下一个迎宾点等候拍照。

  巴珠行政村的百姓,为了庆祝“天路”通车这百年不遇的盛事,沿途路段每个村寨都设置了迎宾点,远离公路的村寨百姓,在迎宾牌坊下聚集,目睹“不吃草料,会跑路、可拉货、坐人”的汽车。他们之中,有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村寨的阿爸阿妈,有幻想坐上汽车走出去的少男少女……他们迎来了庆典车队,他们踏着公路上一道道胶轮痕迹,去参加庆典大会。

  在我的胶片里,留下了许许多多让人难以忘怀的镜头:一位巴珠藏族老阿爸,围着解放牌货车,瞧呀瞧呀,摸摸这里、敲敲那里,快门响过后,他定格了……

  庆典大会在巴珠村公所大院举行,小小的院坝容纳不下多少人,更多的村民还是集中在大小车辆停放的地方,老人们围在一起,唱起歌,胆大的娃娃们爬上解放牌货车车厢,得意地跳来蹦去,我想,这可是藏匿大山深处巴珠地域最为激励振奋人心的百年盛典,也是我这一生不可磨灭的印象。

  司机找到我,神秘诡诈地说:“晚上要跳锅庄,一个村和一个村比赛。”他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来。我有工作在身,当然不能遂愿。

  庆典车队在巴珠各族村民炽热送别的声浪中返程,司机指了指在一高坡上的一群藏族姑娘说:“看到了吧,你喝了人家的酒,别忘了把照片寄给人家。”我不出声,沉迷在她们的歌声中。我问:“她们唱什么?”司机迟疑了好一会,慢吞吞地说:“客人从天路来,没有喝醉就走了……”若干年后仔细回味,这是我读到的最了不起的诗句,是心底里发出的声音。

  返回县城的当夜,在百幅胶片中选择了一张照片放大,寄给了云南日报社,一个星期后,《云南日报》1986年11月6日二版刊登了,我在笔记本里这样写道:“没有白喝巴珠村民的酒”。

  继后的岁月里,我常向相关人士探问巴珠的有关消息,巴珠的每一点变化我都为其高兴。一位朋友告诉我,现在的巴珠人可是神气了,山货药材土特产收入增加不说,一只黑山羊卖近千元,一头膘水好的菜牛喊价近万元,不少人家盖了瓦房,大半数家庭有了电视,如果你再去巴珠作客,就坐巴珠人开的小客车……(云南日报 鲍丽辉 鲍尹芳)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