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清驿古镇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2-01 10:38:4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永胜县三面环江,北靠绵绵凉山,境内河湖交错,沃野平畴,物产丰富,程海如蓝宝石一般镶嵌其中。永胜较早就有人类文明的遗迹,从县境内出土的早期铜鼓及大量青铜兵器推断,在西汉以前,这里的军事、农业、贸易、冶铸等活动就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又因其地处南方陆上丝绸之路的必经要冲,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永胜县的大规模边屯开拓,始于明代。明代实行“改土归流”,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八月,云南布政使司和云南都指挥司为了统慑金沙江上游一带土司地界,在永胜设置军政合一的“澜沧卫军民指挥使司”,并将驻昆明的“云南中卫”6500名官军移驻于此。次年,首任澜沧卫指挥使王佑率督本卫官军和北胜、永宁、蒗渠三州土司军民,于现今永胜县城位置建新城,作为新设立的澜沧卫官署和军队驻地。在设卫建城的同时,还在永胜境内实施“寓兵于农、移民屯边”措施,设千户所5个、百户所50个,同时在交通重地设驿站。此间,数次迁移中原大户来此屯垦戍守。由于中原大量的军户、民户迁徙来此,与当地少数民族逐渐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永胜“边屯文化”。

  清水驿就是当时设置的重要驿站之一,也是永胜边屯文化的一个缩影。

  边屯开拓的古镇

  清驿、清邑、清水,是不同时代对清水的称谓。清水驿距澜沧卫城60里,因有可以关闭的南北阁楼寨门,可以控制要道,又能坚壁固守,形同城堡,故又称作“清邑”,习惯上简称“清驿”。清水村现为期纳镇的一个行政村,有1070户计5000人,全系汉族。

  该地出有冷、温泉各一股,山清水秀、古树掩映、环境优美、气候温和。其地两山夹峙,控扼要冲,南距金江古渡20公里,北离程海8公里。现永胜至祥云二级公路由北向南直穿程海、期纳坝子而过。清乾隆时,程海之水还可出河口,经程河从清邑向南流入金沙江,整个坝子用程海水灌溉良田。明清时,清邑的经济曾达到一个鼎盛时期,市场繁荣,商贾云集,是四川以远的中原地方经永胜渡过金沙江,向南出大理、达保山、抵国外的必经站口。清嘉靖年间,这里设驿马7匹,上中二等驿铺(床)7副,由北胜土知州高氏、永宁土知州阿氏、蒗渠土知州阿氏负担。民国时期设镇。

  明洪武二十八年在永胜设卫时,在今期纳设“千户所”,在清邑设“百户伍”,还在距此北2公里的上马军驻骑兵。由于清驿成为军事重镇,一些军功卓著的将领也因此来到这里。“袭万户指挥,以武功显,授定国将军(从二品),武毅将军(从五品),明威将军(正四品),昭勇将军(正三品)”的江西饶州府安仁县人李远亦落籍此地。当时屯垦戍守,以经济效益及军事意义并重,故澜沧卫屯垦首以清邑为中心的期纳坝为重点,屯田达3.5万余亩。当时仅清邑一地屯垦军民达5000多人,人马穿梭,热闹异常。

  这些“七分屯种,三分操守”的屯垦军民,主要来自两湖、两广及江西、奉天、江浙、南京应天府等地,并“以原报抄籍为定,不许妄行变乱,违者治罪”,因此,经家谱记载沿袭至今,清邑不少人家供奉的祖先牌位上,仍写着“祖籍湖南长沙府湘乡县”或“祖籍南京应天府”等字样,有些近几年新建的民居大门上,也高悬着“湘水长流”、“赣水长流”等匾额。

  明代中原军民的到来,带来了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也带来了中原各省的文化,对清邑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清代早期,清邑除种植水稻、玉米、小麦、豆类农作物外,还学会了种棉纺纱织布、种甘蔗、榨糖、造纸等手工业,商业也有了很大发展。清末民国时,清邑的手工业获得了更快的发展,有织布业主100多户,“染匠”、造纸业各10多户,能造草纸、绵纸,能染毛蓝、加水、扎花等多种工艺。当时清邑产的小件土布以细密均匀、色泽光亮不脱色而名声远播,常供不应求。清邑白豆腐、毛豆腐是当时过往客商喜爱的美食。

  明清时期的清邑形成了一个商贸集镇,一条长达两公里的街道由南到北贯通全村,街道两旁铺面相连,小巷曲折幽深,“四合五天井”、“三坊一照壁”的“金包银”墙面、封火山墙雕刻精细、彩绘美观,大方文雅的民居鳞次栉比。儒学、义学、私塾、官驿、官仓、寺庙齐备。现存的30余处明清古建筑,仍记述着当年的繁华。

  文道昌盛的名乡

  明清间,佛教在清邑广为传播,鸡足山大寺亦在此购置庙产。其时,清邑因寺庙多、建筑宏伟、工艺精湛,可与县城媲美,颇有名气。

  “清水明朝古建筑群”之一的瑞光寺,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修建于明崇祯七年(1634年),规模气势不凡,结构古朴严谨,建寺数百年“壁不染尘”,彩绘壁画鲜艳如初,相传是因有一“逼尘珠”埋于正殿之下所致,更使瑞光寺名声大振。现在寺内还留有古代壁画5幅,虽经岁月消磨,画面已经漫漶不清,但依稀可观其高超的绘画水准。传说瑞光寺壁画为一印度和尚所绘,人物鸟兽栩栩如生,花草树木艳丽非凡。明清及民国时,来瑞光寺游玩的文人墨客,或陶醉于湖光山色,或清修于瑞光灵地,兴之所至,常即兴挥毫题诗于壁,你应我对,久而久之,形成远近闻名的“墙壁诗”。乾隆末年重修瑞光寺,永胜进士刘慥(曾任河南、山西布政使并署理巡抚等职)曾题赞:“不放烟霞出谷口,蝉留银树锁禅关”。

  如今的瑞光寺大殿,并不在寺的原址。它是1974年,清水村将瑞光寺大殿整体搬迁数百米,在现在位置复原,作办公之用,主体梁架斗拱保存较为完整。搬迁时,在地下挖出一长方形大石缸(今存),于石缸中得清道光年间重修瑞光寺时由主持和尚选录的遗诗《瑞光寺名稿》一册(录诗50多首,书今存)及鸡足山在清邑收支账簿若干册(已失)。

  东岳庙是清邑寺庙中的重要建筑之一,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至道光年间逐渐形成一个以道观为主的建筑群,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一组建筑,是清驿古镇内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建筑之一,雕栏石砌、斗拱飞檐、彩梁画栋、气势巍峨。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刘慥告病回乡,从京城带回标准戏台图样,依图改造东岳庙戏台,使清邑有了标准的演出舞台,据传,现丽江市内幸存的土主寺古戏台,就是据此仿建的。

  戏剧在清邑流传较早,因此地经济发达,交通便利,明清时期外来戏班往返穿梭于清邑演出,使清邑的文化气息达到十分浓烈的程度。据故老相传,有一次三个戏班相遇于清邑,联合演出《精忠》戏全本40天。清代至今,逢年关、节庆,清邑必组班唱戏,演员、乐队都不必去外乡请,前些年,他们有时还组队到外县交流演出。

  除了看戏演戏,清邑的民间文娱活动多种多样,唱灯,唱调子,流行的小调近200首。清代及民国时期,清邑的洞经班阵容整齐,其水平可与寻常县城府城匹敌。

  明代以来,永胜汇中原多省文化于一地,清邑逐步发展成了滇西北的“科甲之乡”。明清两朝,永胜金榜题名者,有进士8名,举人62名,贡生408名,而在永胜境内,金榜题名或仕途畅达、名声显赫者,又以清邑为最,他们在治理地方、著书修志、管理金融、从军报国、钻研科技等方面成就斐然,有的人还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们都是清邑文脉的见证和荣光。

  由于明清两朝清邑文人辈出,清代经朝廷批准,在清邑设“文道碑”,记述清驿文人生平事迹,碑数块,高而阔,书法工整,镌刻精细,文武官员到此都要下马示敬。后此碑被拆用于修公路,最近已重新发现,不久世人将一睹“文道碑”的真容。(云南日报 张顺彩)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