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维和烈士钟荐勤海地维和日记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25 11:13:2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北京时间1月13日5时53分,海地发生里氏7.3级地震,位于海地首都太子港的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总部大楼坍塌,当时正在大楼内与联合国官员商谈维和工作的中国赴海地维和人员8人不幸遇难。其中3名维和警察防暴队队员是云南公安边防总队赴海地维和官兵,他们分别是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参谋长、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政委李钦;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宣传处干事、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宣传官钟荐勤;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昆明边防检查站教导员、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联络官和志虹。

  半年前,他们肩负着崇高的使命,挥别家人,远离祖国,义无反顾第二次踏上海地维和之路。在海地,他们用自己青春的肩膀扛起了维护世界和平的使命,英勇无畏,坚定顽强。

  在这里,我们登出钟荐勤烈士生前第一次参加海地维和写下的日记,以表达对烈士们最崇高的敬意和最深切的缅怀。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真实的梦!我们都更需要珍惜梦里旋舞的每一个灿烂瞬间,哪怕终结的,是暗黑的死亡,亦是值得。

  在联合国海地任务区,在危机四伏、不可预知的境遇中,我们在动荡、战乱、贫瘠的异国他乡经历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圆满地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维和使命。这个历程不仅仅只有鲜花和掌声,也有过荆棘和阴霾。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后我将把参与国际维和实践的经验转化为做好各项工作的宝贵财富,珍惜生活,珍视现在。

  ——钟荐勤

  每当我看到祖国蓝天飞翔的和平鸽,就会想起暴乱中的海地,想起我们在海地战斗生活的情景。

  中国第六支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为主组建,由125名队员组成,于2007年12月13日出征联合国海地任务区,2008年8月13日完成维和使命凯旋回国,向世界展现了中国警察“铁拳”、“铁军”的光辉形象。

  在这里,我记录下了8个月海地维和的经历和感受。

  海地1804年1月1日正式宣告独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共和国,但200多年来政局动荡,政变频繁。联合国安理会于2004年2月底通过决议,批准在海地部署多国部队以稳定当地局势。这里堪称国际维和任务区中环境最危险的一个

  海地是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的一个岛国,黑人占总人口的95%,其余为黑白混血种人和白人。常年平均温度高达40℃,地表最高温度可达50℃,艾滋病、登革热、疟疾等传染病流行。海地有着苦难而悲壮的历史,自古就一直是印第安人生活繁衍的地方。1804年1月1日正式宣告独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共和国,成为拉美大陆最先获得独立的国家,但200多年来政局动荡,政变频繁。

  2004年2月,海地局势急剧恶化,当时的总统阿里斯蒂德被迫辞职流亡国外,致使这个弹丸之地的岛国陷入了水深火热的战乱之中,暗杀、暴乱、枪战频现,恐怖活动时有发生,人民生活极度贫困、艰辛。联合国安理会于当年2月底通过决议,批准在海地部署多国部队以稳定当地局势。这里堪称国际维和任务区中环境最危险的一个,至少有5万支枪流落在民间。

  进入海地任务区不到一个月,海地总统普里瓦尔在国家议会大厦就新一轮的议政选举发表演说,有来自法国等国家的大使和领事官员及相关代表出席。我们根据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以下简称联海团)的指令,派出一个分队和3辆装甲车,以备在会场外遇紧急情况时处置游行骚乱并为尼日利亚防暴队提供装甲掩护。我们开进时,沿途可以看到情绪激动的人群正向国家议会大厦靠拢,到达议会广场附近,已聚集了近千人,我们驾驶着装甲车小心地从人群中绕过,在总统车队必经的十字路口进行戒备。由于周边环境复杂,加之联海团情报和行动部门事先通报非法武装已购得部分手雷,因而参加当日行动的各支防暴队和维和部队均处于高度警惕状态。现场部署完毕后,我们迅速下车以装甲车为掩体调整队形实施警戒,机枪手和狙击手在装甲车里严密监视周边的情况,丝毫不敢懈怠。不远处的广场不时传来示威的人群的嘈杂声,集聚的人群不断骚动,推搡着隔离栅栏,高举宣传牌大声谩骂、高呼口号。我们密切关注着视线范围内任何可疑人群的动向,防止有冲击会场的过激行为。原定在上午的总统演讲临时突然改为下午3时,我们只好在全装负重达45斤的情况下继续长时间坚守岗位,连午餐也只能在装甲车内简单应付。下午5时30分,总统的演说终于完毕,我们才松了口气。

  到海地一段时间以来,感觉这里没有正常的法律秩序,国家有关机构也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从我们每天外出执勤的情况统计来看,每天都有绑架、强奸、枪杀、私刑、游行示威等暴力事件发生,范围波及全国,武装匪徒不仅仅针对普通百姓,还经常针对联合国工作人员和维和人员,老百姓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连我们全副武装外出都随时戒备森严,集体行动,何况手无寸铁的平民。最严重的要数绑架案了,由于物质匮乏,绑架成了武装匪徒敛财的主要途径。我们到达海地前3个月,中国防暴队的两名海地雇员翻译的家属就被绑架,而且赎金高得惊人,通常都在10万美金左右,让人难以承受。武装匪徒发现被绑人家属报警或长时间拿不出钱就很快会撕票,一般被绑人的家属会选择和绑匪谈判解决,可见民众对当地警察的不信任。

  在我们到达任务区的第一个月,就发生了3起针对联海团工作人员和雇员的绑架事件,虽然有两起经过联海团行动部门的大量工作和努力,解救了人质,绑架事件得到圆满解决,但短时间内连续发生针对联海团工作人员和雇员的绑架行为是武装匪徒对恢复海地法律秩序的严重挑衅,是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公然对决。对此,联海团总部立即对此事件作出强烈反应,要求行动部门全力解救人质,严厉打击绑匪。我们作为主力部队参与了这一次解救行动。搜索任务由防暴队和少量特警队员担任,中国防暴队出动的兵力是各支防暴队里最多的。行动开始后,为达到震慑匪徒的效果,联海团总部派出了直升机在搜索区域上空来回盘旋巡逻,以配合地面警力尽快发现目标。绑匪在联海团密集警力的搜捕下已被迫逃窜。慑于联海团强大的武装压力,绑匪内部发生分歧,胆小的绑匪被迫秘密释放了被绑架的人质。行动已达到了解救人质、震慑绑匪的目的,善后事宜移交海地警察,继续追踪绑匪的下落。

  海地最大的狂欢节是在临近我们春节那几天,一般是3天时间,几十万群众走上街头狂欢并游行,非法武装分子肯定会企图乘机制造煽动和破坏节日狂欢的活动,我们随时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尽管如此,还是发生了一系列暴力事件:在佩森威尔区狂欢活动的预演现场发生了武装分子袭击游行人员的事件,有10人被当场砍伤;在戈纳伊夫发生一起15名武装分子袭击公交车事件,车上的40余名乘客被洗劫一空,武装分子还在实施抢劫后强奸了3名妇女,绑架了两名人质等等。联海团根据情报实施了一次突击搜捕行动,中国防暴队和其他国家的维和官兵一举抓获了9名企图在海地狂欢节期间制造骚乱的非法持有武器的嫌疑分子。针对严峻的形势,联海团命令所有防暴队的警力全力保证3天时间里狂欢节的安全,提出了“全体人员在行动期间面对挑衅应保持低姿态和最大的忍耐”的要求。这对我们又是个严峻的考验。

  在狂欢节期间,我们承担了佩森威尔区、夸得布格区和马提桑区3个地区的全天24小时武装巡逻、定点查缉任务。在枪支泛滥的海地进行查车,危险系数和风险可想而知。我们驾驶着两辆装甲车准时到达执勤区域,在现场显示武力,为狂欢人群提供安全保障,起到震慑犯罪的作用。当一切安全隐患被排除,国内除夕的钟声已经敲响,我们正在现场的装甲车上趁着难得的空闲时间吃着方便面呢。

  海地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75%的人生活在赤贫状态下。海岸边那密密麻麻的像火柴盒般挨着的小房子,是南美最大的贫民窟——太阳城。佩什威尔区属于富人区,那里有精品店,雪茄专卖店,还有酒窖等高消费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国度里,贫与富的巨大差距的确让大家匪夷所思

  海地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75%的人生活在赤贫状态下,全国只有20%的居民能用上自来水,文盲率高达80%。海地以农业为主,但基础设施薄弱,耕作技术落后,全国近2/3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可耕地面积55.5万公顷,但粮食不能自给。

  当我们乘飞机抵达海地上空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海岸边那密密麻麻的像火柴盒般挨着的小房子,而且是一大片区域,后来在执勤中了解到,那一片棚户区是南美最大的贫民窟——太阳城,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美丽名字,一个本应让人充满幻想和期待的地方,居住着30多万生计极端贫困的平民。

  一般我们的装甲车很少在里面巡逻,通常是徒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连一片的棚户,多为空心砖简单堆砌,或是用木头简单搭起框架,再搭上一些大小不一的铁皮。整个地区一眼望去,笼罩在沉闷的灰色和锈红色之中,遍地的垃圾和横流的污水,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臭味,还有随处可见的遍布着大小不一弹孔的墙壁。一条条道路宽窄不一、崎岖难行,人们懒散地站在自家“房”前,眼睛大睁着,眼神空洞而迷惘;衣衫褴褛的黑人小孩光着脚踢着破皮球,狭小的街道两边是些石块堆砌的球门;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无人看管,光着屁股在地上自己爬着,手里拿着已经不能称之为玩具的东西。在那里我见到了媒体报道过的泥巴饼,我看过制作的过程,先是把土像面粉一样放在盆里,加点黄油把土粘在一起,再加点水,弄成饼状放到太阳下晒干,吃起来有点像饼干的感觉,只是不消化而已。

  我们执勤的区域——佩什威尔区属于富人区,那里有精品店,雪茄专卖店,还有酒窖等高消费的地方,精品店里有瑞士名表、“香奈尔”、“爱马仕”等法国名牌香水,货真价实,但价格不菲。在这样一个国度里,贫与富的巨大差距的确让大家匪夷所思。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