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国的变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25 10:52:0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泸沽湖升起的炊烟 张潮海/摄

娜珠拉木 见习记者 李景暄/摄

唐雪琼(左) 供图

悠闲的老人。 供图

年轻的当家人。 供图

  摩梭人的母系家庭是有别于当今主流家庭模式——父权制的另一种家庭文化形式。母系家庭是摩梭母系社会的基本社会单位,许多不同的母系家庭构成了摩梭母系社会。而随着旅游发展的不断深入,泸沽湖边渐渐分化为出现新变化的地区与保留原始习俗的地区,在选取开发多年的落水下村与尚未开发旅游的开基村进行比较之后,可以清楚地看到旅游发展对摩梭女性家庭权力的影响:摩梭母系家庭权力有老年女性向年轻一代转移,家庭权力开始出现多样化的特点,男性在家庭事务上有了更多的决定权。

  落水下村的新现象

  我时常会在心底里问:“如果旅游成为一种病毒,世界将会怎么样?”现实中有太多涉及旅游而出现的诸如:景区(点)建设雷同、历史古镇被翻新……而在最近的一次泸沽湖之行,看到旅游对于云南最具特色的民族——摩梭人的影响。

  旅游开发多年的落水下村,游客大量涌入,家家户户都盖有家庭旅馆,村民收入改善。摩梭人的日常穿着已经不再遵循传统,除非是到了旅游旺季他们才会换上摩梭服饰,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开始当家,操持家里一切事务,而男性也有了更多的决定权。

  年轻女性成了当家人

  在落水下村的一个家庭旅馆(其实正是娜珠拉木姨妈办的),我见到了这个家族27岁的当家人——娜珠拉木。而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娜珠拉木解释说,她得要把家务都做好才能出门,所以迟了。

  娜珠拉木告诉我,在摩梭母系大家庭里,通常由一个最能干、公正而且有威望的妇女安排生产、生活、保管财产,摩梭人称这人为“依杜达布”或简称“达布”,家庭成员都绝对服从达布的安排。达布是母系家庭的一家之长,负责一切内外事务。

  而从前达布都是由家里年长女性担任的,现在这种情况却有了变化,比如在旁村(旅游开发较晚的开基村)40—70岁以上的达布占90%,而自己所在的落水下村的达布集中在20—50岁,没有50岁以上的掌家人。

  娜珠拉木说,现在在落水下村,几乎每家都有家庭旅馆,还涉及划船、牵马、跳舞等旅游服务工作。而上了年纪的妈妈都不识字,数不清钱不会算账,更不可能进行管理,就由年轻一代掌家了。年轻一代大都具有中学、中专学历,毕业后很多人选择外出工作,这几年旅游业发展起来又才纷纷回家,她们能很快接受新思想,在一两年内全面掌管大家庭的一切事务。

  记者也了解到,西南林学院院长助理唐雪琼及另两位研究者也曾关注过这个村落,她们当时进村时,村子里18岁的女孩子就已经开始学习当家了。女孩子认为,当家与年龄、性别关系并不大,主要与自己对家庭的责任、协调能力、社会交往能力有关。

  当家是一种责任

  “虽然母系家庭中母亲主宰一切,女性在家庭中有着崇高的地位,但摩梭女性的地位是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换来的,男人无法取代。”劳累了一天的娜珠拉木已有些疲劳。摩梭当家人每天很早就要起床操持家务,包括做饭喂猪抚养小孩,再加上亲戚往来、旅游事务等等实在不轻松。平时生小病都不会放在心上,除非病得无法下地才考虑休息。

  娜珠拉木25岁时就已经当家了,之前一直在昆明打工不愿意回去,但考虑到自己是家里的长女,再加上母亲年事已高不忍心再让她操劳,而且回去后一家人还可以聚在一起,最终决定扛起当家重担。

  村里很多年轻人虽说也开始当家,可都觉得负担太重,有部分也不愿意接手或是继续在外挣钱。娜珠拉木觉得,村里掌家的年轻女性越来越多是件好事,一方面革除旧时繁琐的习俗,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可以赡养长辈让他们安享晚年。

  而村子里另一位摩梭女孩,也在中专毕业就顺从母亲意见回家参与旅游业,她在旅游活动和家庭事务管理中体现出来的才华,使得家人放心把12口人、四世同堂的家庭交给她管理。那时女孩年仅23岁,她明确不愿当家,却也不得不选择当家,“家里总要有人做这些事。”

  年长女性依旧受尊重

  娜珠拉木的朋友娜姆(音)也是长女,一直不愿回家当家。娜姆的母亲40多岁,现在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汉语,但旅游业和日常家务带来的压力使这位母亲有些吃不消。现在落水下村有一半是成熟女性当家,她们文化程度不高,但在10余年的旅游参与过程中,她们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承担了招徕顾客经营管理等重大家庭事务,同时也要完成家务劳动等日常琐事,是家庭中最辛苦的成员。

  娜珠拉木的母亲虽说不当家了,可是一家大小都对她十分尊敬,有事商议的时候也会征求她的意见。娜珠拉木说,由于摩梭人有一种特别厚重的恋母情感,有些家庭还是会把暂时不用的钱或者存折交给年长女性保管,年轻的当家人也会告知她们一些家里的事情,表示尊重。

  男性家庭权力增强

  虽然摩梭人都认为当家的是女性,经济收入也是由女性管理,但家庭大事的决定权却已开始向男性转移。落水下村有不少中年男子,他们曾经外出参军、打工,见多识广,他们一般不做家务、不干农活。这些男子认为自己干的是家里的大事:“我们不把房子盖起来,她们去哪里经营家庭旅馆?”“女人是直接找钱、我们是间接找钱。”所以,男人主要完成策划和建设,而女人具体管理家务。

  在古子(音)家是典型的母系家庭,他的阿乌(舅舅)曾担任村干部多年,建立和完善了落水下村的旅游经济体制,制定促进旅游发展的村规,使得村寨面貌显著改善,在村民中也享有很高的威望。在家里,很多大事都是由他首先提议并负责实施,并由他考虑侄儿侄女的学习工作问题。平时家里的客源也是他带过来的。阿乌虽然不当家,但在家里有着重要的地位和绝对的权力,正如他还在读大学的侄女所说:“我舅舅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但家里任何时候都不能没有他。”

  唐雪琼认为,古子家的情况体现了旅游发展后摩梭男人在家庭中的权力明显增强的情况。特别是中年女性和老年女性当家的家庭,虽然保留了女性当家的传统,但当家不做主的现象很突出。

  开基村的老传统

  保持摩梭传统母系家庭

  传统摩梭家庭是有一个年长有威信的和能干的女性担任家长,在开基村42户家庭中,有41户摩梭家庭的“达布”都由家庭的母亲或者大姐担任。有27户达布的年龄在51岁以上,只有分家出来的小家庭才可能有年轻的达布。家庭女儿辈们必须跟随当家人学习多年,等到当家人很老或者去世才能成为家庭中的达布,继承成为家庭权力拥有者。

  在其中一户人家走访时,80多岁的老阿米还在当家,她说自己50岁开始当家,“要当到死才会给女儿或孙女当家”。每天老阿米完成的喂猪、煮饭、带曾孙等劳动,家里人的收入全部交给她,要用钱时再向她要,跟她讲明要买什么、多少钱,如果是去做客,要问她送多少钱,因为只有她知道家里以前办客时亲戚送了多少给她们。

  传统的摩梭村寨,大部分的家庭事务都与生产劳动相关,简单而容易处理,年老的阿咪凭借她几十年的生产生活经验和家庭成员对她的尊重,轻松地协调处理全家的一切内外事务。即便是盖房老阿米也是主要的参与者和管事人,盖房用的钱、盖房时间、安排木工等都由她们来定夺,家里的舅舅更多的是材料准备和技术指导。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