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慧:我与黑颈鹤的约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25 10:42:4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给黑颈鹤喂食。杨映波/摄

  讲述人:张平慧

  长期从事图书编辑出版工作,策划编辑的数十种图书荣获国家级、省部级图书奖,现任云南人民出版社总编室主任。人生理想是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开阔视野丰富人生”。

  早就听说昭通大山包风光旖旎,景色迷人,而且不断有人提起,到大山包不能不看两个景:一是鸡公山云海,二是大海子黑颈鹤。深冬时节路过昭通,抽空上了一趟大山包,时隔多日,当日的美景还常常萦绕于心,挥之不去。

  关键词:云海

  到达鸡公山,是早上10点多钟。整个山谷弥漫着层层叠叠的云雾,绵延不断,直到天际。云雾把天地连为一体,让人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远处有一两处山尖露在云雾之上,若隐若现,与其说它是山不如说它是岛,这时我才真正领会到“云海”二字的含义。

  上山的峡谷边修建了观景栈道,隔一段就建有观景台。我们沿着栈道慢慢向鸡公山顶走去,心情和风景一样怡人。随着栈道的延伸,鸡公山的轮廓越来越全、越来越险。快到山顶时鸡公山头就像神斧一刀劈过,陡峭直插谷底。据当地人介绍,鸡公山从上到下涧深2000多米。想想都让人心惊肉跳。即使像这样云雾缭绕看不见谷底的时候,视线所及之处也让人胆战心惊的,胆小的人噤若寒蝉,远远地就停了下来。

  关键词:黑颈鹤

  在昭通流传着很多关于黑颈鹤的凄美故事。据说某年黑颈鹤返程时,有只雌鹤不幸被人击中脚胫,从鹤群中坠落地上,好心的农民收留了这只雌鹤,精心喂养,但母鹤思夫心切,终日不思饮食,郁郁寡欢,美丽的翅翼逐渐凋零,优雅的头颈再也无力抬起,奄奄一息地埋在胸前,目光越来越空洞,终于在一天傍晚的夕阳下她慢慢闭上了双眼。这时残阳如血的天空中突然传来声声哀鸣,母鹤挣扎着睁开迷离的双眼,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回应返回寻觅自己的夫君。公鹤找到了伴侣,紧紧地与母鹤依偎在一起。几天后,这对黑颈鹤安静地死了,脖颈相互交织在一起,头朝向家乡的方向。听着故事,人也变得伤感起来。

  大海子水库因为栖息的鹤群较多,在靠近鹤群栖息地的地方修建了一个观测站。暗道式的观测长廊从地下悄悄延伸至离黑颈鹤很近的地方。为方便观测和拍摄,长廊的玻璃窗上设计了很多个17寸左右的活动观测口,观测口的边沿为避免来回拉动时的声音惊吓到鹤群,还专门包了绒边。

  我们到来时是中午时分,鹤群似乎是吃饱了,都慢慢地徜徉在岸边,或一家三口悠闲踱步,或三三两两嬉戏游水,或相对而立梳理羽毛。进入观景的暗道时,恰逢一群广州来的摄影师在蹲守拍摄。每当鹤群飞起或嬉戏,就能听到相机的连拍声在长廊里此起彼伏,响成一片,让听的人和拍的人都满心期待。

  TIPS

  1交通:在昭通(环西路客运站)有到大山包的班车,大概35元。大山包市集到鸡公山包车100元/小面的;大山包到黑颈鹤自然保护区包车大概100元/小面的。

  2住宿:在大山包,乡政府的“黑颈鹤宾馆”(可供十多人住宿的小招待所)虽不豪华,但也干净方便,而且收费非常低。高原红宾馆,普通双人间,价格20元/人,高级些的双标118元/间。

  3周边可去:会泽念湖、昭阳大龙洞、娜姑古镇。(云南信息报)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