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湖荷色亦生香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18 18:50:4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站在翠湖的桥上展眼一望,就惊叹那神来的画工,什么时候把一铲一铲的碧绿堆满了这个池子,构成一幅很美的油画,一幅应该取名叫荷塘或荷池的油画。

  满池的荷恣意地风骚,绿得剔透,碧得醉人,是那种涤荡你五脏心肝的驱使,又是那挑战人性的魔力,迫你在诱惑前就范。那大片的荷叶,是古典的喇叭,有的朝天高望,有的向东等待朝阳,有的侧过身去,成章法里的揖让,全构成这大幅“荷书”的元素。花不多了,有红有黄也有白,却开得张扬,艳得惊人。红的,像胭脂的碎片撒落进去,傲慢地点染其间。

  如果纵身一跃,跌进这池揪得你动心、动念、动情的荷色,会是什么感觉!她清凉柔软的畅快会把你陶醉、幸福得断魂?

  有的花型很是完美,孤高地开放。一些水草匍下身去,为发烧友的长镜头闪开射线,镜头后面的目光贪婪着。人人眼里的荷花,被他们收进心灵的底片,一经过滤和展示,成为身价的砝码。已经有大大小小的莲蓬出现,她们像新婚过后的少妇,抖去华服,骄傲地向世人展示饱满的孕育。

  死去的残荷,还在顽强地站立,它们在等待着心有灵犀的诗人来超度,然后轮回。

  一曲竹笛的柔情,分花拂柳飘来,渲染着翠湖的声色风情,让人一下就想起心中最念的那个人来。

  一种叫不上名的什么东西,在水域中不时地发出“咣、咣……”沉重的立体声响,在证明着一种生命的存在。这种声音,太适合营造月黑风高夜路独行荒野孤寂的氛围,难听、不雅,与眼前的情景不太和谐。

  湖心岛岸边那几株饱经沧桑的古柳倾身向湖,用它们繁茂的枝叶护卫荷塘。缕缕千绦揽起荷风万斛,陶醉着晨练的人们。手扶曲虬粗大的树枝,吸着清新的空气,凝视荷叶,只见她洁净得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有银泡一样的水珠歇落在平展的荷叶上,像画家不经意的一笔,又像是他们刻意点染的着色。那碧绿的一秆,不动声色地伸出水面,给荷叶以坚实的支撑。有知性的小鱼在它近旁游来游去。一两只多情的小鸟也早早地来到花间篷下,翻腾着她们的两情相悦。

  湖岸堤边,有很多早起的人,或在柳韵荷风中散步逸兴、牧放灵魂,或在朝晖晨露中找寻灵感、活动健身。安静的翠湖,一经煽情,立马活色生香。

  一对野鸭在唐堤的桥下瞌睡,有人错把它们说成是鸳鸯,幽了一默。生活中,山鸡当孔雀,野鸭当鸳鸯的事情确有发生,它们委实装得太象。这时,醒来的野鸭突然起飞,掠过水草,刷的降落在水面,划出一溜水道,接下来就是群鸭的嬉戏……。

  阳光照了过来,荷叶舒展得更加抖擞,穿过柳林的阳光在荷叶上写意,使她增添了新的美丽。

  这个清新的早晨,注定我望风怀想的依依情愫,使我徜徉其间,长久地流连。(云南日报 李学彦)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