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末端到前沿——云南对外开放史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18 19:16:3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的历史时期。

  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陲,与越南、缅甸、老挝接壤,边境地区涉及8个州(市)25个县(市),边境线长达4060公里,有国家级一类口岸12个、二类口岸8个、边境通道90余条、边民互市点103个。通过中南半岛陆路通道可以到达东南亚、南亚及印度洋沿岸各国。澜沧江——湄公河把云南与缅、泰、越、老、柬5国连接起来。云南北通巴蜀、东接黔桂,是中国广大内陆地区对外交往的重要门户。改革开放以前,云南虽然有区位优势,但对外开放通道几乎陷于封闭状态。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之后,云南抓住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从对外开放的末端走向前沿,逐步探索和开创出一条对外开放的成功之路,使云南成为了中国大西南对外开放的重要通道和窗口。

  从前沿退居到末端的历史反差

  在中国对外交往关系的历史上,云南长期发挥着内陆门户的重要作用,在沟通中国与邻国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上作出了贡献。早在秦汉时期,中国西南就出现了一条经昆明通往境外的国际通道,即“古代南方丝绸之路”。在19世纪初,云南通往东南亚和南亚的商路上,经常有上万匹驮马往返穿梭。这种对外贸易规模,除了少数海运发达的沿海港口外,国内没有哪个省能与之相比。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云南既是抗日战争亚洲战场的战略后方,又是中印缅战场的前沿,抗战物资源源输入,进出口商品来自四大洲30多个国家,云南对外交往达到鼎盛时期。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帝国主义的封锁和国内较长时间实行单一的计划经济,云南在全国生产力布局中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原材料生产与调出省,对内对外贸易发展均十分缓慢。在改革开放以前,由于国际国内局势变化和各种政治因素影响,加上云南偏居西南一隅,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对外开放通道几乎陷于封闭状态。外贸的萧条,对外交往的减少,使云南从对外开放的前沿退居到末端,开放的历史与封闭的现实形成强烈反差。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云南省委、省政府都在思考:云南对外开放出路何在?

  抓住机遇走向前沿

  改革开放之初,云南积极探索对外开放的路子,发挥区位优势,大力发展边境贸易。1978年12月,瑞丽经国务院批准对外开放,1990年12月正式建立口岸,与缅甸木姐口岸对接。该口岸被国务院定为国家一类陆路口岸和向第三国旅游开放口岸,为云南省第一个经国家批准的经贸、旅游型经济开发实验区。1991年,瑞丽的边境贸易总额达7.5亿多元,货物吞吐量超过80万吨,占云南全省边贸总额的70%,占全国边贸总额的34%,成为中国最大的边贸口岸,为云南省边境口岸中人员、货物流量最大的口岸,也是中缅进行边境贸易的最大口岸,被誉为“口岸明珠”。1985年3月27日,省政府印发《云南省关于边境贸易的暂行规定》,决定取消边民互市在边境沿线20公里内进行的限制。同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玉溪市、通海县、楚雄市、曲靖市、景洪县、勐海县和丽江县被列为对外国人开放的地区。云南的对外开放尤其是边境贸易逐步恢复发展起来。

  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关系进入了最好时期。与云南相邻的越南、老挝、缅甸等国家也开始扩大了对外交往,共同的经济需要使双方合作日益加强。

  1990年,云南提出对外开放要以东南亚为重点的方针,1991年又提出了“打开南门,走向亚太”的战略口号。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到南方视察,沿途发表了一系列高瞻远瞩的谈话。在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精神指引下,全国各地加快了改革开放步伐,扩大沿边开放已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战略部署和重要组成部分。面对这次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云南省委、省政府制定了全省对外开放的基本方针,即:在继续巩固、扩大同欧、美、日、澳等国家和地区友好交往和经济技术、贸易合作的同时,要充分发挥云南的区位优势,把对外开放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东南亚方面来,使云南逐步成为祖国西南对外开放的前沿。1992年6月,国务院决定昆明市实行沿海开放城市政策,畹町、瑞丽、河口实行沿海经济开放地区的一些政策措施。为充分利用中央沿边开放的优惠政策,云南确定了“面向东南亚开放”的发展战略。1999年,云南省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中,进一步提出了把云南省建设成为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国际大通道的战略目标。2009年12月,中共云南省委八届八次全委会作出云南对外开放新部署,决定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

  改革开放以来,云南省委、省政府始终按照发挥沿边优势、突出两亚(东南亚、南亚)重点、活跃对外交往、实现共同双赢的基本思路,坚持把扩大对外开放作为带动全省发展的大战略来抓,深入实施“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对外开放战略,积极扩大对外开放,云南的对外开放从末端走向前沿,逐步构建起以昆明为中心,沿边、沿线、沿江展开的北上欧美、南下亚太、东联沿海、西接两亚的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格局。

  积极推动“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云南省委、省政府积极制定一系列政策,鼓励和推动企业“走出去”,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经过不断的探索实践,逐步形成了“三为主”和“三转变”的基本特点。“三为主”即“走出去”的国家以东盟10国为主,东盟10国中以次区域5国为主,次区域5国又以接壤的缅甸、老挝、越南3国为主。“三转变”即从单一的国有企业向多元化经济主体转变,从贸易企业为主向生产企业为主转变,从单纯的海外投资为主向对外承包工程、劳务合作、设计咨询等多种形式转变。云南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加快建设与东南亚、南亚之间的物流、人流和信息流大通道,积极把国内省内商品推出国门。通过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合作开发等方式,扩大省内和国内短缺资源性产品的进口,营造稳定的周边资源供应渠道;加快外经融资担保机制建设,切实帮助企业解决好贷款、融资困难问题;深化企业改革,整合优势资源,切实增强企业承揽国际工程项目的能力,云南外经企业承接了周边国家很多公路、桥梁、电站、工业及民用建筑工程的建设;进一步完善政策,鼓励和支持企业到海外进行投资,促进企业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专业化、集约化和规模化的跨国经营;以替代种植为基础的周边农业合作成为云南省企业“走出去”的新亮点。这一合作项目带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促进了当地老百姓弃种罂粟,拓宽了我国农业发展的空间,与周边国家实现了互利共赢,为贯彻我国富邻、安邻、睦邻的外交政策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不断加强高层互访,拓展对外交流渠道,推动建立更多的友城关系,促进民间文化交流与合作,切实为国家总体外交服务。

  全面提高引进外资的技术和质量。云南省委、省政府以改善投资环境为着力点,不断加大利用外资的工作力度,利用外资工作有了较大突破,一批省级重大项目有实质性进展,投资环境逐步改善,项目前期工作进一步加强,投资促进体系逐步完善,全面提高了引进外资的技术和质量。全省利用外资工作形成了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重点抓,有关部门通力协作、互相配合的工作格局,初步建立和完善了全省投资促进体系。在利用国外中介机构、开展专题招商、上门招商、“请进来”招商等方面进行探索,对今后云南创新招商引资机制起到了较好的示范作用。通过努力,云南利用外资的总量不断增长、领域不断扩宽,引进外资的结构和质量明显改善,对全省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稳步推进区域性国际合作。云南在对外开放中始终坚持和突出互利共赢的思想,立足于服务国家的整体外交战略、服务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服务于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全面推进与东南亚、南亚国家的合作与交流,积极参与和推动区域经济合作,进一步完善和利用好已建立的各种合作机制,不断提高合作层次和水平。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框架下,云南先后与周边国家合作构建了云南-老北、云南-泰北合作工作组和中国云南-越南北部五省市经济协商会议等合作机制,积极倡议并致力推进孟中印缅地区经济合作,初步形成了以周边为基础、大湄公河次区域为核心、涵盖东盟和南亚,多层次、宽领域的区域性国际合作新格局。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中越、中老陆路运输合作以及水能资源、生物资源、人力资源等领域的合作开发,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中具有先行实践的意义。中国与南亚、东南亚政府间交往不断扩大,企业间交流不断发展,高层领导人的频繁往来,泰国、缅甸、老挝、越南、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在昆明设立了总领事馆。云南还与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国的一些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建立了固定的联系或磋商机制。云南省委、省政府积极推进孟中印缅地区经济合作,加强文化、教育交流和旅游、交通合作,积极推进经贸合作。为了积极推动区域性国际经济合作,云南省加快了口岸建设,加强“通关”服务。

  加快国际大通道建设。云南的对外开放不同于东部地区的沿海开放,主要是通过陆上通道进行的沿边开放,特色和优势明显。因此,云南对外开放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通道建设的水平,尤其是取决于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国际大通道的建设情况。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之初,省委、省政府作出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连接东南亚、南亚国际大通道的战略决策,随后,云南省紧紧抓住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加快构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泛珠三角“9+2”区域合作与发展等机遇,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积极推进云南国际大通道的建设。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云南省进一步加大了投资力度,加强了基础设施建设,全力推进出省、出境重大公路、铁路、航运、水运通道项目的筹备和建设。目前,干线公路建设正向高速化发展,全省公路总里程达16.7万公里,居全国第一位。以昆明为中心200公里范围内的干线公路已全部实现高等级化,连接省外和周边国家的干线公路也正在向高等级化方向发展。全省公路形成了东、中、西4条国际通道。铁路通道逐渐向境外方向延伸,铁路网规模不断扩大。水运正在走向区域合力、多国联合整治和开发。通往省内外主要城市和东南亚国家的航空网络已基本形成。

  扩大和加强省际间的合作与交流。省际间的合作与交流是云南对国内开放的重要内容和主要形式。云南遵循优势互补、互惠互利、共同繁荣的指导方针,以西南六省区市七方区域合作为基础,以东西部合作为重点,以企业为主体,大力推进跨地区、跨行业的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人才等方面的联合协作,形成全方位、多层次的对国内开放格局。积极发展西南六省区市七方的区域经济合作,加速西南经济区一体化的进程,共同走向东南亚、南亚;“9+2”区域合作进一步推进。在泛珠三角区域合作机制的推动下,区域内各省区遵循“整合资源、优势互补、互利双赢、协调发展”的原则,采取多形式稳步推进区域内双边与多边的合作和交流;积极开展滇沪对口帮扶与合作,建成了一批上档次、上规模、上水平的帮扶和联合协作项目,并切实加强贸易、金融、信息、人才等方面的合作,共同开拓国内外市场;进一步加强滇浙合作,两省组织、人事、科技、旅游等部门确立了对口合作工作机制,通过互访考察和项目对接洽谈,进一步推动两省在能源开发、机械制造、生物制药、商贸物流等领域的合作;加强滇港合作,充分利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信息中心、航运中心和海外华侨、华人把香港作为对国内投资“桥头堡”的作用,大力加强两地金融、技术、贸易、旅游、信息等方面的合作,广泛吸纳海外资本;充分发挥各级侨办、台办、各民主党派、群众组织和中介组织的作用,通过不同层次的交往,深入做好香港大财团、大企业家、社团领袖、知名人士的工作,促成他们与云南开展更多的合作,并利用他们的实力和影响,带动更多的海外投资者与云南开展多领域的合作;积极办好昆交会、旅交会等区域性会议,会展经济发展迅速,提高了云南的知名度。

  近期,省委决定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桥头堡。要实现这个重要的对外开放战略部署,必须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沿边开放的战略方针,积极发挥优势,进一步创新思路,加快“走出去”步伐,不断提高云南对外开放的层次和水平。要紧紧围绕建设富裕民主文明开放和谐云南的宏伟目标,牢固树立以开放促开明、促开发、促发展、促文明的意识,以东南亚、南亚国家为重点,加快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新格局。(云南日报 杨林兴)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