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歌唱和谐 酒香沁人心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18 19:08:0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冬日的怒江,宁静而清透,江畔的六库镇,彩旗招展、歌舞升平,2009怒江“阔时”文化旅游节暨首届云南少数民族酒歌大赛在这里举办。浓烈的美酒、熊熊的篝火、热情的歌舞透出了傈僳人节日的喜悦,也盛情地迎接着来自全省16个州市参加酒歌大赛决赛的选手和四方的嘉宾。

  酒歌:唱出多民族的和谐共处

  走进云南,很多人都感慨走进了歌舞的海洋。走在山上有山歌,坐在船中有渔歌,就连邀你喝酒都不是高声相劝,而是唱起悠扬动听的酒歌,让人情不自禁地先醉于歌声、再醉于美酒。

  在云南,基本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酒文化,也有自己风情十足的酒歌。经过1个多月的初赛选拔,由省文化厅、省民委、省商务厅、省旅游局和怒江州委、州政府主办的首届云南少数民族酒歌大赛,于2009年12月22日至24日举行,共有16个州市及有关企业的17个代表队75首酒歌进入了决赛。舞台上,《喜欢也要喝不喜欢也要喝》《加铃赛酒歌》《当木拜老》《乞乞杲杲》《哈尼支八多》等熟悉或陌生的旋律,唱出各少数民族和谐共处的兄弟情谊;灯光下,傈僳族、独龙族、怒族、普米族、白族、彝族、傣族、基诺族、德昂族等的歌手身着民族盛装,载歌载舞地跳出幸福生活的快乐节奏。

  “依——依赛尼在此谷涅,霜多忙代付啊,朵——哦!一拉咻!”这是傈僳族在邀请你喝上一碗清澈的水酒。“欢天喜地来喝酒,手捧金杯敬老友,白族儿女最好客,情义杯中留。远方贵客请喝酒,喝不够来不准走,喝了白族同心酒,永远是朋友……”唱出的是白族儿女的热情爽朗和待客之道。“在你入寨之前,树上的小雀就传话了;在你进家之前,天边的红云就报喜了。我的朋友,请你伸手接酒碗,这是一杯见面的酒……”这委婉动听,挠得你心头和喉咙都不由痒痒的歌声,发自婀娜的傣族小卜哨。“阿老表,端酒喝;阿表妹,端酒喝。阿老表,喜欢不喜欢也要喝;阿表妹,喜欢不喜欢也要喝……”这堪称是云南最霸道彪悍的酒歌,没有道理,不可商量,它出自我们的彝族兄弟。“日子今天好,贵客远方来。山高路又远,老表辛苦了,喝口白开水……”“小小酒杯团啰啰,小妹端酒大哥喝……”“爱情以竹子为媒,友谊以米酒为证”75首酒歌,或浑厚、或高亢、或甜美、或纯净;各民族的美酒,或甘甜、或辛辣、或绵长、或刚烈,承载着少数民族豪迈的性格,表达着七彩云南的好客之道,更流露出各民族之间和谐共处的深情厚谊,正所谓“酒歌多了醉山坡,宾主情深溢酒窝。”

  酒香:飘出边疆儿女的幸福美满

  决赛场上,17支代表队的选手们唱得高潮迭起、舞得地动山摇;怒江边,欢度“阔时”节的傈僳族同胞也在唱,他们唱得轻松自在、喝得逍遥快活。

  “阔时”节和酒歌大赛期间,怒江州还在六库镇举办了酒品酒具展销和诗词书画摄影展等活动。在两三公里长的商贸街上,挂满了迎风飘舞的酒旗、酒招牌,陈列着从两三公分高的竹酒杯到一米七八的土陶酒缸等各式酒具,更有现场酿制怒江特有的杵酒、布汁等供人品鉴。

  杵酒又名“嫩汁”,主要用玉米、高粱、大麦或小米等五谷杂粮酿制而成,是“峡谷饮料”。其制作方法是先把粮食煮熟,冷却后拌入酒曲,装进洗净的大瓮中封口发酵十天左右,待透出很浓的酒香味时,取出一些酒糟,兑进温水,再用木瓢挤压出汁液,过滤后,便是食用的杵酒了。这种酒的度数不到20度,味淡且略回甜,富有营养,喝后既解渴又爽口,能提神解乏,还能增进食欲,就连当地傈僳族妇女坐月子时也喝这种“峡谷饮料”。当我把相机冲着手持木瓢挤压酒糟的傈僳族少女一阵狂拍的时候,她只是温婉地笑一笑。当我向她询问杵酒的原料组成、酿制过程等细节时,她基本上听不懂我的问话,更无法用汉语向我介绍,为了不怠慢客人,就用竹酒杯装了满满一杯杵酒敬了上来。本不善饮酒的我,在盛情之下也只能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奶白色的酒水顺着喉咙滑下,甜甜的、腻腻的、滑滑的,“这不就是甜白酒嘛!”我脱口而出。

  布汁是傈僳语,意思是用小甑子蒸出来的酒。此酒用玉米、小麦、青稞加上高粱、籼米和稗子等为原料酿成,酒精度在30度左右,味香酒醇,口感好,只要不过量,饮后一般不醉人,醉后亦未显头痛、全身无力等饮一般酒后的不良反应,是傈僳族最有名的白酒。商贸街边一字排开的20多个木制蒸笼,正在提纯制作的就是布汁。看着清澈的布汁酒顺着一根细细的竹管,一滴一滴地落在酒壶中,胃里仿佛也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倒出一杯热气腾腾的布汁,轻轻地抿一口,舌尖微微一辣,热气马上就顺着喉咙、食道滚入胃中,慢慢的嘴里又泛起一股醇香,我只觉得抬相机的手都有点摇晃了。我自持酒量低微,只敢浅尝一口,但看着满街的人都在一杯接一杯地畅饮,就不禁想起一句玩笑话,说的是在怒江,街道上、小巷子里、居民楼中密密麻麻的小广告不是通常的家政服务、办证卖车,而只是一个送酒电话。

  酒酿得好不好,够不够喝?在以前往往是衡量一户傈僳族人家生活水平高低的标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红火起来,傈僳人的酒不仅喝够了、喝好了,更喝出了一套套讲究:从远近闻名的同心酒,到交杯酒、拥抱酒、贴心酒、一条心,再到怒江第一湾、三江并流、高山流水、细水长流,真是应了当地的一句俗语“傈僳族的太阳是从酒杯里升起的。”“同心酒”是傈僳族待客的最高礼节,为了欢迎前来参加酒歌大赛的各地选手和欢度“阔时”节的嘉宾,怒江人特地在上江乡建起了“迎宾村”,为每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洗尘。三四十位傈僳姑娘在村寨门口手捧倒满香醇美酒的“一条心”竹杯(一根三米多长的竹竿上嵌着七八个竹酒杯),唱着“差不多就和您无法相会,差不多就与您无法相聚,您的到来使陋室生辉,您的到来让情缘相聚,请您喝了这杯接风酒,请您饮了这杯洗尘酒!”,热情地邀请每一位宾客喝上一杯“同心酒”。

  “摆时”:谱出高黎贡山最美的音符

  怒江的村村寨寨是“歌的海洋、舞的世界”,民间有着“盐不吃不行,歌不唱不行。”“不会唱歌跳舞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不会唱歌跳舞的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等一些说法。民间舞蹈和民歌形式多样,舞蹈有“刮克”“迁俄”和“尼霹”等形式,民歌有“木刮”“优叶”“阿秀”“民古”“阿相九俄”等多种吟唱形式,傈僳、怒族群众无论是逢年过节,亲朋好友欢聚或是建盖新房、举行婚礼,在火塘边、田间地角,无时不唱“木刮”“优叶”,无处不跳起“迁俄”“刮克”。然而只有一种声音能够与怒江第一啸的天籁之音媲美,那就是傈僳族的无伴奏四声部合唱。傈僳族的四声部无伴奏合唱可以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外来的西洋音乐(如世界名曲《友谊地久天长》《欢乐颂》《平安夜》《为了明天的和平友谊》《大地之歌》等);另一种是纯民歌形式的傈僳族“三大调”,分别是:以情歌、小调为主的“优叶”,以吟唱古歌和叙事长诗为主的“莫广”,以及即兴创作自由演唱为主的对歌“摆时”。

  乘着2009怒江“阔时”文化旅游节暨首届云南少数民族酒歌大赛的东风,傈僳族“摆时”大赛也在六库的同心广场火热进行。我说“火热”有两层意思,一是怒江的冬阳似火,让人全身上下暖洋洋;二是烈日当空,却一点都没有把歌者和观众的热情烤得脱水,“原声态”的歌声与喝彩的掌声此起彼伏,掀起火热的浪潮一阵阵扑面而来。我置身火热的现场,只有外行看热闹的落寞,因为那随着音律飘来的傈僳语,我是一句也听不懂,只得去请教身旁听得津津有味的傈僳族观众。这一问,知道了当地的“摆时”歌星肯南花扒、卖才妞和八才三、王波妹两个组合是夺冠呼声最高的;明白了她们刚才使劲儿鼓掌是因为歌手在唱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生活时说出“我老都舍不得老了”的大白话;更欣赏到了一些美如诗的唱词“我们在白云上踏歌起舞,我们在怒江边点燃太阳……”“花儿花儿别凋谢,凋谢了阿妹会伤心的;如果阿妹伤心了,漂亮的衣服谁来穿。月亮月亮别走开,走开了阿哥会伤心的;如果阿哥伤心了,阿妹的新衣裳穿给谁看。”“布谷报春佳音传,百岁老人长新牙;斑鸠迎春歌声亮,八旬老人舞步狂。春雨滋润斗志强,齐心协力求发展;春光明媚豪情旺,实干苦干奔小康……”

  夜色降临后的民族体育场,我却被傈僳族万人“摆时”、万人共饮同心酒的豪迈深深震撼。“天籁‘摆时’等您来,刀山火海等您来,阴阳双瀑等您来,万年温泉等您来……”歌声来自舞台上的百余名演员,歌声来自体育场内三千多名傈僳族群众,歌声来自看台上数千名被《醉美怒江》主题晚会深深吸引的观众,歌声来自生活在怒江两岸的各民族同胞。当近万人高高举起“一条心”的酒杯,在“一拉咻!”的欢呼声中饮下代表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同心酒时,酒香里飘逸着怒江儿女今天的幸福生活,“摆时”吟唱出各民族和谐相处、共同发展的天籁。(云南日报 黄 敏 付雪晖 肖军昆/文图)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