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用舞蹈来养活灵魂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2-21 11:46:4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柔嫩的腰肢、灵活的手指、轻盈的双脚……杨丽萍经典舞蹈《雀之灵》将傣族人民心中象征吉祥、幸福、美丽、善良、优雅的孔雀表现得惟妙惟肖,营造出如诗如画的意境。

  杨丽萍简介

  杨丽萍 生于1958年11月10日,云南洱源白族人。以“孔雀舞”闻名的她,被誉为继毛相、刀美兰之后的“中国第二代孔雀王”,是国内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青年舞蹈家。

  从小酷爱舞蹈的杨丽萍,没有进过任何舞蹈学校。1971年从村寨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1980年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了独舞《雀之灵》并一举成名。多才多艺的她还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太阳鸟》,并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上荣获评委会大奖。2003年至今接连推出《云南映象》《藏谜》《云南的响声》三台大型原生态歌舞集,其中《云南映象》获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蹈诗金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编导奖、最佳服装设计奖和优秀表演奖。

  杨丽萍式的舞蹈风格,最大胆和成功之处在于她将舞蹈中原本动态的艺术表现形式转化为静态,而且她的舞蹈风格又大多源于自然和真实的生活。在杨丽萍的意识中,大自然是最美、最真实、最深刻的体现,通过感悟,她力争用自己朴实的语言去构架人类最美的梦想。所有看杨丽萍舞蹈的人,都会进入她构架的如诗如画的意境,都会情不自禁被她所表现出来的美所动容。

  11月17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活动上,我省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献上了她的经典舞蹈《雀之灵》。当天的演出中,为了体现我国的多民族风格,舞蹈家和演员们展示了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等多个民族的集体舞蹈,唯有杨丽萍是以独舞的形式出现,其精湛的舞蹈表演不仅给奥巴马总统留下深刻的美好印象,也将现场的热烈气氛推向高潮……

  在很多人眼里,杨丽萍是神的化身,神、女巫、母亲、月亮……各种各样的称呼层出不穷。杨丽萍自己却说,她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一棵树,一个视舞蹈为生命,用舞蹈来养活灵魂的舞者。

  日前,本报记者跟随中央电视台4套《天涯共此时》栏目组的镜头,走近杨丽萍以及熟悉了解她的亲人——杨妈妈、杨妹妹和被其视为己出的外甥女小彩旗,与她们一一展开对话,试图走进她的生活,还原大家一个真实的杨丽萍。

  特别提示:明日晚间22时,中央电视台4套《天涯共此时》播出杨丽萍特辑,走进杨丽萍的舞蹈人生。

  对话杨丽萍之事业篇

  舞蹈就是生活

  在常人眼里,她不食人间烟火、她是女神、不可亲近……其实这些都是舞台上太过完美的杨丽萍给观众造成的误读。

  别人都以为,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背后的艰辛一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她却轻描淡写:“舞蹈就是生活,不用吃苦啊”;提及凭一己之力,将《云南映象》打造成经典,她真情流露:“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啊”;有人把她奉为女神,她无所谓:“我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一棵树。”;对于接班人兼外甥女小彩旗的教育她也有自己的一套:“我很少教她跳舞,我只教她观察,观察花儿怎么盛开,雏鸟怎么长大”……

  跳舞:不是遗传,是有天赋

  观察大自然是杨丽萍学习跳舞的主要方式,对她来说跳舞就是生活,没有太多的练习,靠的都是天赋。

  云南信息报(以下简称“云信”):小时候为什么会想到去学习舞蹈?

  杨丽萍(以下简称“杨”):我是云南人啊,云南的少数民族,无论婚丧嫁娶还是插秧、庆祝丰收,都要跳舞。自从懂事以来,我就很喜欢跳舞。在我看来,舞蹈是一门最好最美的语言。

  云信:学舞期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杨:对我来说,跳舞就是生活,不用吃苦啊。观察大自然,观察孔雀的样子,观察蝴蝶如何展翅飞翔。我觉得没有太多的练习,都是天赋。

  云信:当年怎么进入专业团体的?

  杨:西双版纳歌舞团当时招生,我就去了,那个时候我就非常想去,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奶奶曾经告诉我,跳舞不像文字那么直白,但是同样可以表达,女孩像茶花一样漂亮,像月亮一样圣洁,男孩像雄鹰一样矫健,少数民族已经习惯用舞蹈作为一门语言了。

  云信:你的舞蹈有遗传的成分吗?

  杨:绝对不是遗传,我是有天赋。舞蹈是最好的语言,不但可以养活自己的生活,更可以养活自己的灵魂。

  《云南映象》: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

  《雀之灵》中跳着孔雀舞的杨丽萍,把原生态的《云南映象》打造成了云南的一张名片,她说的没错,《云南映象》就是她的一亩三分地。

  云信:《云南映象》的灵感来自哪里?

  杨:《云南映象》的独特风格成就了它的经典。云南的土地造就了我对生活和生命的认知,以及对大自然的热爱,我没想过放弃舞蹈,舞蹈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无处不在。《云南映象》里的舞蹈是云南的精华,我只是把它们结合在了一起。

  云信:当初做《云南映象》,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杨:其实没什么难的,制作费很低,整体价值却非常高。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啊,要种地才能有收获才能养活自己嘛,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懂。

  云信:当年为了《云南映象》你卖掉了自己的房子,那时你不担心今后没地方住吗?

  杨:怎么会呢?我那么聪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连怎么种地都知道,卖个房子有什么难的。

  云信:自己出钱做演出觉得难不难?

  杨:个人出钱创作一台作品,我早就这样做了,当年《雀之灵》的服装就是我自己掏钱买的。还是那个道理,必须找到种子,然后播种、耕耘才会有收获,才能养活自己、感染别人,让别人产生共鸣,没有人会去抗拒大自然的东西,更没有人会去抗拒用生命跳出来的舞蹈,因为我的舞蹈传达的是一种特别健康、特别生态的思想。

  经历:我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核心提示:人们把她奉为女神,她自己却说,她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云信:此前有关退出舞台的说法,是怎么回事呢?

  杨:人家说我要退出舞台吗?这个事情要顺其自然吧,况且舞蹈不一定在舞台上,舞蹈家可以跳很久。不过我们跳舞满25年就可以退休了。

  云信:有人把你称为女神、母亲、国宝,你怎么看这些称呼呢?

  杨:这种称呼太多了,随便吧,母亲的称呼可能因为我的年纪大了。我对一棵小草、一株小花都要关心,一只蚂蚁都是我的孩子,对大自然对人都要心存大爱。不过,我可不像真正的母亲,什么都要去管。

  云信:那你如何看待自己呢?

  杨:我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一棵树,树是植物,很自然。其实思维不同、观念不同,才会跳出不同的东西。早年人们都说民族舞蹈过期了,但是我觉得民族舞蹈充满着艺术的光芒,孔雀就是世界上活生生的精灵。

  云信: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

  杨:我是O型血,天蝎座,开朗、独立,虽然我不喜欢人群和杂乱的关系。但是通过后天的修炼和涵养,现在变得有所克制,做事、对待媒体和兄弟姐妹都能宽容就宽容,但是超出原则的事情绝对不会姑息、妥协。

  云信:经历了这么多,还会流泪吗?

  杨:那些早就忘了。

  云信:记得非典那一年,演员都上台了,台下却没有观众,听说你当场大哭?

  杨:做了那么长时间,眼看就要解散了,感觉就像世界末日,完全是有感而发。

  云信:你在组里严厉吗?

  杨:我是个讲求原则的人,要求自己人格完美,今生不伤悲。

  未来:一朵向日葵的成长

  ●核心提示:杨丽萍说,自己最难忘的就是“一朵向日葵的成长”,这句话乍一听可能会让人摸不着头脑,仔细品味却让人感觉寓意深远,就像她说,如果听者能像她一样,在脑海中去勾勒一朵向日葵的成长,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幅美妙的图画。

  云信:你比较喜欢什么类型的事物呢?

  杨:我喜欢属性感强的东西,独特、惟一的东西,不过我会照顾到别人的情绪,扭曲不是我的性格,我非常不喜欢病态、扭曲的东西,这就像是对生命的尊重和对自然的向往一样,实际上是深入浅出的道理,这些都是我在大自然中学到的。我在大自然中学到的比在课堂上学到的要多得多,而这些道理更适合用舞蹈的形式来呈现,我的舞蹈全是大自然的灵感。

  云信:当时怎么想要去拍《太阳鸟》这部电影呢?

  杨:当时纯粹是没事干,就想拍个电影,觉得挺有意思。不过相比电影,我更喜欢舞台。后来接演梅超风,完全是因为合适才去演,毕竟合适我去演的戏不是太多。

  云信:《太阳鸟》能算是你的自传吗?

  杨:只能说带有自传体吧,但不是写实的。

  云信:这么多年以来,你觉得最难忘的是什么呢?

  杨:最难忘啊,就是一朵向日葵如何种到地里,最后长出花来。

  云信: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呢?

  杨:《云南的响声》二轮巡演,之后可能会做舞剧《孔雀》

  彩旗:不说教,教她学会观察

  ●核心提示:举贤不避亲,杨丽萍的外甥女小彩旗俨然是她的接班人。对像极了自己的小彩旗,杨丽萍视如己出。这个孩子像她一样为舞蹈而生,为舞蹈而活,像她一样对舞蹈有天赋,有灵性。她一手调教,方法极为特别,她教的不是动作,而是让她去观察花儿如何盛开,雏鸟怎样长大。

  云信:你觉得小彩旗是怎样的小孩?

  杨:她是我的外甥女,从小就没进过学校,有一点像我小时候,她不喜欢说教型的教育,比较喜欢自己观察,也不喜欢约束,她的父母不要求她,我也不去约束她。

  云信:那你是怎么教她跳舞的呢?

  杨:我很少教她跳舞,我只教她观察,观察花儿怎么盛开,雏鸟怎么长大,舞蹈动作她自己看着学就行了,只要她热爱舞蹈就有希望、就有出息。

  云信:小彩旗还那么小,她能理解吗?

  杨:她非常喜欢这种方式啊,不用去说教,慢慢就能理解。

  云信:既然是原生态,什么是标准呢?

  杨:虽然是原生态,但是我知道味道、细节在哪儿。在一千个、一万个乃至一百万个人当中,可能只有一个对味儿,那么就以那个为标准,好东西是靠第二双眼睛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