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山三脯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2-04 18:29:2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山不在高,有名堂就行,比如哀牢山。

  哀牢山山脉,海拔高不过三千多米,总长不过一千公里,在云南算不上特别雄伟高峻体量巨大,分量却不低,名望相当高。首先,这条云岭南延西北—东南向分支,起于大理南部止于红河南部,大致均分云南为两个部分,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两大地貌区的分界线;其次,每年冬季,哀牢山和无量山联手,北面抗击南下的冷空气,南面留北上的西南暖湿气流,成就了山南和山西一派生机盎然的绿色世界;其三,作为元江与阿墨江的分水岭,山体相对高差较大,气候垂直分布明显,从山麓到山顶,依次为南亚热带、中亚热带、北亚热带、暖温带、温带、寒温带,植被也随之明显垂直分布。

  这等大有名堂的山脉,山体上部当然要辟为自然保护区,级别还不低,国家级的。大位置确定下来,其他名堂也不会少。拿哀牢山中段北面的元江河谷来说,蒸发量大于降水量,按道理属于干热河谷,但是溪流密集水量丰沛,物产丰富,大把大把的水果、香料以外,要米有米,要鱼有鱼。

  说起鱼来,元江河谷的知名鱼类,非面瓜鱼和红尾巴鱼莫属,早些年前不少,这两年已经很难看见。不过不必着急,哀牢山元江河谷最著名的,看似平凡最奇绝的,却是干鳝鱼,有诗为证:干鳝鱼、糯米饭,再来两个咸鸭蛋,二两小酒天天干。诗是汉语不假,听着却像是花腰傣诗人的作为。

  干鳝鱼的味道,来得还的确不俗,隔水蒸来香糯,低油温煎来酥脆,炭火烤来,也非常不错,下饭佐酒,都是好东西。如此好滋味,以我的判断,一是鳝鱼野生且体量小入味容易,二来加工方法,来得非常特别。早些年跑元江边的新平嘎洒、漠沙一线,朋友频频鳝鱼招待,开始还奇怪居然不见条大点的鳝鱼,最后终于明白那里的鳝鱼,就是那样小巧玲珑。

  鳝鱼一小巧,加工成干鳝鱼,相当地方便。花腰傣女人下稻田劳作,或手到擒来,或用小竹笼下来鳝鱼,回家取出肚杂后,只消往火塘灰里面随便一丢,鳝鱼受热,自然蜷曲成盘状,干鳝鱼加工已经过半。稍后把鳝鱼取出来,或撒上盐巴、辣子,或单撒盐巴,穿串晾干,便大功告成。前面说过,元江河谷属于干热河谷,紫外线强烈,水汽蒸发很快,鳝鱼还不大,晒到骨肉透干,完全不成问题。说来还有点好玩,干鳝鱼的形状,盘卷得很整齐,像是出自模具。

  翻过哀牢山到南坡,有哈尼人和彝族人的干田鸡、干泥鳅。干田鸡、干泥鳅十个一串,细竹签穿成,看样工整细致。干田鸡、干泥鳅的原料,多半出自稻田溪流,田鸡去过肚杂,泥鳅整条处理,处理方法都是撒上盐巴,火烤后晒干。吃的时候,或者整串炭火烤就,或者散开后低油温锅里面跑一下就好。出来一律酥香难挡,最合适喝酒聊天的时候,闲闲来上一口,很节约的一小口。

  十来年前,哀牢山深处的街天,必有干田鸡和干泥鳅,价钱也不贵,不过两三角钱一串。只是这两年,已经很难见着了。(云南信息报 染指云南)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