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显云南的文化和精神 ——评《云南读本》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30 13:20:5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读本”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选本形式之一,它选取的往往是某个领域、某个主题的经典文本。与普通选本相比,它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选辑的都是经典性文献,突出人文精神;二是跨文体,不考虑文体是否一致,政论、学术著作、诗歌、散文、歌词、演讲稿、书信等都在入选之列。编选者期望通过读本把最有价值的文章提供给读者,让读者直接面对人类思想和文化的精华,接受其熏陶,培育健全的心性,培育理性地、历史地、审美地看待世界的眼光和能力,从而致力于建设美好人生和社会。以“读本”来命名经典文章的选本,最享盛名的是美国历史学家、纽约大学教授戴安娜·拉维奇选编的《美国读本》。《美国读本》出版后,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广泛影响,中国学者也看到它的重要性和价值,迅速作出回应,及时翻译出版了汉文版。《美国读本》的成功刺激了大量“读本”的产生。2003年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和贵州学者戴明贤、封孝伦等人主编了《贵州读本》,由贵州教育出版社出版,这是最早以省为单位编辑的“读本”。

  为了弘扬云南文化,表彰云南人的精神和风范,中国民主促进会云南省委副主委、省政协常委兼文史委员会副主任、云南民族大学陈友康教授主持编纂了《云南读本》。该书被云南人民出版社列入云南省文化出版基金资助项目,2008年3月出版发行。全书图文并茂,印制精美,出版后,产生良好反响,受到读者欢迎,今年7月又重印一次。

  《云南读本》内容丰富,解读精辟。全书分为“自然的恩赐”、“历史的记忆”、“思想的高度”、“精神的魅力”和“文艺的精髓”五部分,共收入优秀文章73篇。每篇由作者简介、正文和文本解读构成。它把云南人和与云南有关的人写作的思想含量丰富、文化品位高、哲理性强、或反映云南重大历史事件的经典性文本汇集起来,并用现代的观念和方法去观照、挖掘其精神意蕴,作出现代诠释,使读者一编在手,便能抓住云南文化发展的脉络、云南精神的内涵、特点和达到的高度,从而更自觉、深入地把握自己生存的文化环境,找到自己的本土文化之根,发挥乡土文化在地方建设中的作用。

  《云南读本》致力于发掘、建构云南文化经典,用意正大。世界日新月异,文化和精神会随之变化,但基本价值是相对稳定的,经典文本就是基本价值的主要载体。而经典并不是完全自足的,它有一个建构的过程。它的思想要被不断言说、强化、丰富,才能确立真正的“经典”地位。因此,地方文化研究要强化本土经典意识,总结本土经验,阐释本土价值,建构本土经典。《云南读本》就是建构、确认本土经典的一次尝试和努力。它通过选文和对选文的解读,来梳理、确认本土文化传统和精神谱系,彰显本土文化价值。在任何时代,经典阅读都应该成为生活的组成部分,成为经验习得、思想升华和人生境界提升的必不可少的途径。

  《云南读本》充分肯定了云南人的文化创造,强调从文化自觉的高度看待云南文化,这对于宣传和弘扬云南文化、提高云南人的文化自信和自尊具有重要意义。云南文化的成就和地位问题,明代就开始受到关注。杨慎《云南乡试录》说:“云南文化开发较早,不得以遐荒目之。”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云南文化取得了一定成就,具有自身的特点和价值。但这一事实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并未得到主流文化和主流文化叙述者的认可。云南地理和政治经济上的边缘地位决定了云南文化也始终处于边缘。面对文化偏见和文化冷遇,本土学人如何来叙述自身的文化、确认本土价值就显得格外重要。文化自觉的核心问题是确认本土文化的价值,并在此基础上寻找其未来发展方向。通过文化价值确认获得文化自尊,增强发展本土文化的信心,构建自身的文化谱系,维护文化多样性。

  编著者认为,云南文化是中华文化多元一体中的一元,具有鲜明的特点和独到的价值。以地域而论,云南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历史造就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化。云南地处天南,得天独厚,气候宜人,物产丰富,山水风物壮美奇绝,千姿百态,确乎是宇宙英灵瑰玮之气所凝聚。这样的自然环境也孕育出“英奇瑰玮”之人。云南历史上,英杰辈出,他们是云南文化和云南精神的重要载体。以民族而论,云南的26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每个民族的文化都有鲜明的个性,从而使云南文化呈现出多样性特征。正是这种多样性使云南文化获得不可替代的价值,并因此而为中华文化作出了贡献。

  《云南读本》总结和彰显了“云南人的真精神”。编著者以虔诚、敬仰的态度来从事读本编纂,对那些在社会和文化领域做出不朽业绩和独创性贡献的杰出人物,或者是具有善良之心和自强不息精神的普通人心存敬意,对边疆地区孕育和产生的优秀精神成果更是有一种格外的崇敬。读本通过作者介绍和文本解读把他们的人品风范和思想创造彰显出来,丰富当下的文化资源,充实人们的精神世界。编著者认为,云南人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有自身特点的思想文化和群体精神。这种群体精神在20世纪大放光彩。他们根据李根源的一次演讲,把云南精神归结为三个方面,一是追求自由光明,反抗强暴的精神;二是坚毅刚强,不屈不挠的精神;三是精诚团结,奋发向上的精神。同时也指出云南人淳朴厚道、自强不息的性格特点。

  《云南读本》对于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如何传承、开发、保护和发展云南文化具有现实的启示作用。就国内而言,云南处于西部,在西部大开发过程中面临着开发与保护的矛盾,面临着现代性与传统性的困惑;就国际而言,云南同样处于全球化挑战之下,潜藏着文化被西方强势文化同化的隐忧。云南人特别是包括党政官员、高级知识分子、商界成功人士在内的地方精英都应该认真想一想家乡文化的命运问题,想一想如何继承先贤精神、发展云南文化和弘扬云南精神、留住自己文化之根的问题。编著者认为,在现代化过程中,政府和学界都强化了本土文化自觉,对云南文化的研究和开发达到一个历史性高点。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把云南建成民族文化大省、强省的发展战略,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和制度安排加大云南民族文化开发力度,使云南本土文化特别是民族文化被激活,发挥了它的作用。民族文化开发与旅游业发展相结合,让本土文化被世界范围内的人们共享,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同时,在开发过程中,也存在开发和保护的矛盾,存在本土文化被扭曲和异化的危险。这就要求我们更加珍惜、护持好自己的文化,正确处理开发和保护的矛盾关系。

  《云南读本》选文精当,解读到位,思想深刻,语言典雅,洋溢着浓郁的人文情韵,是名实相符的省级读本,在区域性读本中具有一定示范意义。读了它,我们也许真的会对我们的故乡、对我们脚下的土地,别有一份体认,加深一层热爱。那些关心精神生活的非本土人士也能从中获得心灵滋养和精神愉悦,正像戴安娜·拉维奇教授所说,从读本中人们能够感受到“生活动力”和“观念的力量”,它“可以让读者在乏味和平庸中稍事休息”。(云南日报 朱原)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