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影像和文字里的老手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30 13:24:0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老手艺——手工造纸

  剃头、打豆腐、手工造纸、擂茶、打草鞋、修鞋、做秤、吹糖人……这些曾经影响着我们生活的老手艺,讲起来熟悉而陌生。熟悉,是因为它们曾经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陌生,是因为它们正在从我们当下的生活中一点点消逝。偶然购到《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南海出版公司出版)这本书,我眼前一亮,这些老手艺以影像图片和文字的形式鲜活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读这样一本书,我感到的是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每一项老工艺以20幅左右的图片大小相间编排作为《镜头语言》、图后再辅之以一篇2000字以内的文字相结合再现作者探访、记录老工匠操作老工艺的流程。作者梁平是一名教美术和摄影20余载的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之余,穷10余年的时间,孜孜不倦奔走在湖南、贵州、云南的许多乡间、乡街子、街头巷尾,用新闻记者的敏锐的眼光、作家的敏感的情怀和简约的笔墨、纪实摄影艺术家的精彩纷呈的镜头,把这些老手艺传承人、老手艺制作工艺过程图文并茂地一一呈现在我们眼前。在采访、寻觅、拍摄、纪录和描写的过程中,作者始终怀着一种深切的关怀之情,作者在《前言》中表述自己在拍摄寻访过程中“既有感于手艺人的艰辛,也震撼于他们的无奈。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日新月异的工业文明把社会生活的领地分割得不留余地。科学技术以精密的工艺和惊人的功效,肆意超越手工的经验拿捏和体力消耗,与工业文明相适应的生活方式更是无情地淘汰旧有的消费观念——几千年的农耕时代在我们平淡的一日三餐中不知不觉地远去了!怀揣老去的手艺,立身变革的社会,无论是抱怨还是感叹,都逃不了左右为难的尴尬。”正因为带着这样的深情,所以无论是拍摄出的图片,还是写出的文字,都情真意切,感动人心,轻轻就能激起读者的共鸣!

  这本书,其图片以纪实手法将各种老工艺、老工匠、老工具及与其相关的诸种元素,通过作者独到的视觉和构图理念完美地融合在一张张精致的图片中,无论是大场景还是小特写,都能冲击人的眼球震撼人的心灵。配图的文字,精而短,多用白描和写实的写法来叙述这些老工艺的流程和老工匠复杂而恋恋不舍的心理。赏图读文,回忆往事,这些老工艺回味起来总是让人油然而生出些许惆怅,但又有无数的温情在心中荡漾。

  书中收集了形形色色的36种老工艺,如:有梳、编、剃、刮、捏、捶等16般技艺为主的理发;有几十道程序却歪不得一根纱的细致活手工制衣;有蒸煮时间、冷却温度、发酵程度完全靠口尝、鼻嗅、眼看、耳听、手摸的吊酒……书中所访问拍摄的老工匠,无不是从事老手艺数十年的老把式,石匠周鹏初,从10多岁习艺至今已半个多世纪;55岁的莫应学祖上四代制芦笙,自懂事起做父辈帮手至今已50年;只有28岁的秤匠李和平已做了8年的杆秤;41岁的毛笔匠杨建华,做笔已25年;弹匠卜老大自14岁从父亲手里接过弹弓至今已45年;70多岁的文慧通师傅干铁匠已50多年……书中不同的工艺不同的工匠面临的境遇却都是相同的:生存恐慌,老手艺一天天衰败,从我们的视野和生活中渐行渐远直至消失、绝迹,阅读这本书镜头里的精彩的写实图片和镜头外的凝练朴实文字,读者的心情是复杂的,这种一半是甜蜜回忆一半是淡淡忧伤的感情,读者和作者都是相同的,诚如书封面上的文字所言 “老去的手艺,正是支撑中华千年文明的重要一环。它们的老去,正如四书五经成为教育的点缀而非主流一样,固然令人伤感,但也只是文明升级的结果”。

  读完这本书,我不由得想起董桥先生的一句话“不会怀旧的社会注定沉闷、堕落,没有文化乡愁的井注定是一口枯井”。老手艺在消失,至少我们还会怀旧,至少我们还有乡愁。这样一本书,耐人寻味,值得一读;也值得收藏,慢慢品味。(云南日报 鸽子)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