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王金印出土及古滇国的发现——怀念考古学家李家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30 13:13:2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滇王金印的形制

滇王之印

  滇王之印的出土和古滇国遗址的发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云南历史学界和考古学界的一件大事,对研究滇文化的起源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今天当我们重溯揭开古滇国历史的精彩面纱时,不能不提到云南考古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李家瑞先生。

  李家瑞(1895∽1975),白族,云南大理人,是我国著名民俗学家、考古学家。他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入中央研究院师从刘半农、董作宾、李济之等我国学术界泰斗,开始通俗文学艺术的研究,其《北平俗曲略》一书被刘半农评价为“国人研究民间文艺以来第一部比较系统的叙述”。在中国近代以来的民间文艺研究史上,李家瑞是一位具有开创性影响的学者,被国内外学术界认为是“中国俗曲研究第一人”。 1982年前后,《李家瑞先生通俗文学论集》由台湾中华书局出版,《北平俗曲略》由中国曲艺出版社出版,《北平风俗类征》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新中国成立后,李家瑞主要从事考古和文博工作,1950年省文教厅任命他为省文管会顾问,后任省博物馆筹备处秘书(长),具体负责云南省博物馆的筹建,后任副馆长(馆长由气象学家、天文学家陈一得兼任),为省博物馆第一位研究员。李家瑞为人正直、待人诚恳,受到学生和同事的尊敬。云南地处边陲,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他为了让博物馆工作人员(大都是从社会和中学招聘的青年和学生)尽快熟悉业务,他不但多次组织云南历史、文献史料的学术讲座和研究,并亲自主讲南诏、大理国史料,同时还争取名额将年轻的工作人员送到北京参加由文化部、中国科学院考古所在北京大学考古系组织的田野考古工作人员培训班,为云南培养第一代考古工作者付出了大量心血。在他的组织下,省博物馆先后对晋宁石寨山、江川李家山和剑川海门口等云南重要古文化遗址进行了科学考察和考古发掘,为云南考古事业和历史文化研究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滇王金印的发现是这样的——1953年7月的一天,昆明的一位老牌古董商汪发科送了短剑、矛、钺等几件具有浓郁少数民族风格纹饰的青铜器到云南省博物馆筹备处。当筹备处的工作人员将这几件青铜器报送给主持筹备工作的李家瑞先生时,引起了李家瑞的注意,他直觉感到这不是中原器物,有可能是云南本地出土的东西,便决定由博物馆(筹备处)收购。事隔一年多后,在省文物保管委员会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云南著名地方文献学家、云南省文史馆馆员方树梅老先生,专门向李家瑞等几位省博物馆筹备处的同志谈及在抗日战争时期,在他家乡晋宁县小梁王山曾发现过一些青铜器,听说都被农民当作废铜卖掉了,他也没见到过实物。1954年秋天,主持省博物馆馆务的李家瑞先生安排熊瑛、蔡佑芬等同志专程去晋宁作了一次调查,竟然找到了铜器出土的地点——石寨山。熊瑛等在晋宁县相关人员陪同下,在山下石寨村农民手中又征集到若干件类似的兵器和一件磨制精细的石犁,并从农民口中了解到当年大批青铜器出土的情形。

  根据调查线索,云南省博物馆认真研究后提出了进行考古发掘的意见并及时向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汇报,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委宣传部长袁勃、省文联主席徐嘉瑞、省民委副主任李群杰、省文化局局长陆万美、省委边疆工作委员会研究室主任马曜等负责人听取了汇报,应邀出席汇报会的还有省文史馆副馆长、省文物保管委员会秘书长梁书农,云南大学历史系主任方国瑜等。

  经研究,省文化局同意省博物馆的发掘建议,省人委(即省政府)拨出专款,决定由李家瑞副馆长主持考古发掘,以省博物馆工作人员为骨干,省文化局抽调有关人员组成考古队,于1955年3月开赴晋宁石寨山做第一次试探性发掘。经过发掘,出土器物中有两件铸有立体纺织场面和杀人祭柱场面的铜鼓形贮贝器,形象地再现了奴隶社会面貌,是从未见过的精品,引起各方面极大重视。鉴于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云南规模较大的一次考古发掘,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分别向中宣部、文化部作了专题汇报,引起了文化部部长沈雁冰、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副部长周扬、文化部副部长兼文物局局长郑振铎的重视,并建议中国科学院必要时给予技术支持,得到了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著名考古学家夏鼐的允诺。接着,因公路过昆明的郭沫若和郑振铎在省有关领导马继孔、袁勃、陆万美的陪同下在省博物馆参观此次出土的器物,惊叹不已,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西南边疆的一次重大考古发现。李家瑞汇报了准备进一步发掘的计划,但经费有困难。郑振铎立即表示支持发掘工作,决定由文化部文物局补贴发掘费5000元,并配备一台德国进口的经纬仪。

  作为云南省考古界向国庆十周年的献礼工程,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在向省委报告后,决定增拨经费,同时抽调省公安局等有关部门的人员配合考古队工作。

  1956年11月,考古队在石寨山进行了第二次大规模的发掘,获得意想不到的重大发现。

  石寨山位于滇池东岸,距离晋宁县城约5公里,距滇池约500米,是一座石灰岩构造的小山。随着发掘工作的进行,各种奇珍异物不断出土,在第六号墓内发现了170余件各类器物,其中有记载古滇国大纪事的重器——贮贝器5件,象征尊贵身份的铜编钟1套6件,带金鞘的青铜剑5柄,被认为是玉衣半成品的穿孔玉饰片盒残玉璧等具有价值的文物,一个古代王国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考古队员们结合《史记·西南夷列传》、《汉书》等历史典籍进行了认真的分析,认为此地应属于古滇王城的遗址,如果真的挖到滇王金印,就找到古滇国了。奇迹果然发生——当1位现场发掘工人在清理墓坑中的漆器粉末中,1枚金印被现场挖掘的工人清理出来,考古队员们全都欢腾雀跃起来,考古队员们捧着金印,小心翼翼地剔除填土,四个典型的汉篆“滇王之印”,明白无误地映入眼底。印背上蟠着一条蛇钮,回首逼视,两眼熠熠放光;印身四边完整无损,光彩夺目。虽然印的体积不过方寸,但作为历史的见证,这枚高2.0厘米,每边长仅2.4厘米的金印确乎比千斤还重(原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云南省博物馆藏有复制品),它在学术上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有了它,古滇国在以晋宁为中心的滇池区域的传说完全被证实,两千多年前滇王国神秘的历史揭示出来了。

  作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的晋宁石寨山考古发掘,其成果受到了文化部文物局和云南省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云南石寨山古墓群发掘报告》由李家瑞副馆长指定当时参与考古发掘的省博物馆工作人员孙太初执笔,由李家瑞本人负责统稿和技术审核,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局终审上报。

  1955年至1996年,云南博物馆、云南省文物考古所、昆明文管委先后对晋宁石寨山进行了6次考古发掘,清理墓葬68座,出土随葬品5000余件,使国内外学术界对古滇国的历史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我们回顾云南考古事业的成就,回顾古滇国考古发现这段令人振奋的历史,特别要提到李家瑞先生,以及方国瑜、周泳先、宋文熙、方龄贵、王樵、王立政、林声、李昆生、张永康、张增祺、熊正益、李艺、王大道、马文斗、熊瑛、李伟卿、孙太初、马荫何、汪宁生、易学钟、高宗裕、蒋志龙……他们为云南的考古文博事业作出的贡献,人们不会忘记。(云南日报 孙炯)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