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建设与云南的发展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30 12:00:2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新中国成立前,全国地区间的经济结构极不合理,四分之三以上的工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广大内地特别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工业。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较快地改变这一不合理状况和加强国防建设,在“一五”期间,国家资金投放开始向内地工业倾斜,西部的一批电站、有色金属工业、机械工业、轻纺工业项目相继建成投产。在云南,云南锡业公司、开远火电厂等一批重点建设项目的改建、扩建和新建,形成了国家对云南的第一次大规模投资,大大改变了云南地方工业基础薄弱的落后面貌,促进了云南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也为云南工程设计、技术、施工人员和产业工人的成长创造了条件。

  20世纪60年代,中共中央把三线建设提到了国家建设的首位。三线建设是全国经济布局的一次重大调整。1964年中共中央在制定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提出为了平衡全国工业布局和加强战备,要搞一、二、三线的战略布局,加强三线建设。一、二、三线是按照当时设想的我国军事地理区域划分的,沿海地区为一线,中部地区为二线,后方地区为三线。三线地区的范围是指乌鞘岭以东、京广线以西、雁门关以南、韶关以北包括云、贵、川、陕、甘、渝及鄂西、豫西、湘西8省1市的广大地区。

  

  云南省是三线建设的地区之一,主要建设内容是以成昆、贵昆铁路为先导,以国防军工为重点,配套建设冶金、有色、机械、煤炭、电力、化工、森工、建材等工业。1964年8月,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召开各省经委主任会议,决定云南以建设小三线为主。11月,中共中央西南局国防工业办公室召开云、贵、川3省地方军工座谈会,要求地方兵器工业在布局上要首先从战略上考虑,贯彻“靠山、分散、隐蔽”的方针和“不占高产地,少占可耕地”、“不迁居民”等原则,把工厂建设在战略纵深地带,以有利战时坚持生产。

  1965年8月,国家建委主持召开全国搬迁计划工作会议确定:搬迁工作立足于战争,对项目实行大分散、小集中的原则,少数国防尖端项目按“靠山、分散、隐蔽”的原则建设,有的还要进洞,即“山、散、洞”原则。随后,大规模搬迁和建设工作陆续展开。根据中央提出的调整一线、建设三线的方针,国家计委、经委及中央有关部门决定上海、沈阳等地部分工厂搬迁到云南。

  1965年12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到云南视察工作,听取西南地区三线建设的汇报,对规划提出了重要的意见。主要内容是要求“三五”期间,西南地区钢的生产能力由原来的150万吨增加到300万吨,把煤炭、机械以至整个工业生产规模和速度进行相应调整。同年1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把昆明钢铁公司第二次扩建工程列入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1966年3月,国家计委确定扩建规模为年产钢55万吨、铁60万吨,同时还决定昆钢扩建工程由上海市支援建设。云南的三线建设,既为国防工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又推动了边疆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

  

  在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下,1964年,中共云南省委成立了战备领导小组。1965年3月成立了云南省国防工业委员会,由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赵健民任主任委员。同年8月1日,正式成立云南省国防工业办公室。当时规划建设一批常规兵器生产基地,西南三省配套,重点放在云南。昆明军区和云南省军区抽调一批干部担任各厂主要领导。大批工人、技术人员、管理干部和大中专毕业生从华东、东北、中南来到了云南边疆,掀起了三线建设的热潮。

  云南三线建设之初的项目主要是兵器工业、电子工业和船舶工业,兵器工业建设是重点。为适应地方电子工业发展的需要,云南省于1970年初成立了云南省“三电”领导小组办公室,规划和领导全省电子工业的生产、建设。全省相继在昆明及各地州(市)、县都办起了电子工业厂点,实行“部队、地方一起上”的方针,1971年全省已有53个厂点。在船舶工业方面,1966年,中国鱼雷事业的科研试验基地定点云南。

  随着三线建设的开展和加强战备需要,以及云南既是后方又是前方的特殊地位,中央确定将云南基础工业的骨干项目、交通运输业均纳入三线建设的重点范围。在交通建设方面,1964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加速西南铁路建设,因国民经济调整而停工的贵昆铁路全面复工。经过广大指战员和民工忘我劳动,1966年3月4日,在乌蒙山区的观音岩大桥接轨通车,云南省没有准轨铁路和与全国铁路隔绝的历史从此宣告结束。1966年7月1日,贵昆铁路建成正式交付运营。与此同时,加快建设沟通川滇两省的成(都)昆(明)铁路。这条铁路全长1090公里,云南境内有293公里,于1958年动工兴建。成昆铁路沿线山高谷深,川大流急,地质构造复杂,自然条件恶劣,工程极为艰巨,在世界铁路建筑史上也较为罕见。广大筑路大军和民工发扬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凿穿了几百座大山,跨越数十条大小河流,历时12年,耗资33.1亿元,终于使成昆铁路于1970年7月1日正式建成通车。

  在建筑材料方面,国家批准云南恢复建设一批在国民经济调整中停工的企业。1965年2月,批准恢复建设开远水泥厂,设计规模年产水泥27万吨。1966年7月,开远水泥厂复建工程动工。1969年12月,第一条生产工艺线建成投产,1970年第二条生产工艺线建成,工程全部竣工。它是全省仅次于昆明水泥厂的第二个大中型机械化水泥生产企业。1965年4月,批准复建昆明平板玻璃厂,设计规模为年产平板玻璃75万标准箱,1970年8月建成投产。

  根据国家扩建昆明钢铁厂的要求,1966年4月,中共云南省委决定成立以省委常委岳肖峡为首包括省、厅领导干部10余人的会战指挥部,具体负责昆明钢铁厂第二次扩建工作。上海市派出大批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分批到昆明钢铁厂帮助工作。重庆、鞍山、武汉等钢铁设计单位也派来技术、设计队伍,为昆明钢铁厂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贡献。1970年11月22日,昆明钢铁厂建成投产了云南省第一座现代化纯氧顶吹转炉;1971年初建成投产云南省第一个薄板车间,结束了云南不能生产板材的历史。

  此外,云南在三线建设中还兴建了一大批民用企事业单位。例如为解决云南各族人民的穿衣问题,1971年创建了云南维尼纶厂,投资1.7亿元,1980年建成试生产,是全国9个万吨级维尼纶厂之一。

  从1965年开始,云南三线建设的基本建设投资大幅度增加,当年的基本建设投资总额是上一年度的2倍多(主要由中央投资),动工兴建了一批工业交通项目,安排布点地方军工常规兵器企业、军用通讯设备电子企业以及核工业企业25个。到改革开放初期,云南共布点建设了164个三线企事业单位,其中,军工企事业单位38个,民用企事业单位126个(不包括铁路、公路和邮电)。据统计,截至1985年,云南的三线军工建设累计完成投资4.4亿余元。

  

  通过三线建设,初步建立了我国的战略后方基地,对于改善我国生产力布局,增强经济和国防实力、促进西部地区的资源开发、增进民族团结、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都有深远的意义。

  但是,三线建设是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在“准备打仗”的背景下进行的,按照“靠山、隐蔽、分散”的方针布点,使得建设项目大多分散于山区,为以后的发展留下了许多问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共中央提出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1978年,国家对国防科技工业提出了“军民结合”的方针。1983年底,根据国内经济发展的形势和以后建设的需要,国务院把“三线建设”的调整改造提到了议事日程。从“七五”计划开始,进行了三线建设布局的调整改造。这是国家调整工业布局,发挥三线企业优势,发展国民经济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云南列入三线调整改造计划的共计30个企事业单位,其中军工企事业单位有25个。

  根据国家对三线企业进行调整改造的方针政策,云南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并先后制定出台了扶持政策,昆明、曲靖等州市也下发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文件,增强了被调整企业自我发展的能力,促进了企业调整改造的进程。在调整改造中,云南国防科技工业经受了严峻的考验。由于军工企业建设之初进山太深,交通不便,产品成本高,在竞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在困难面前,军工企业坚持“军民结合”的方针,提出了不怕产值低、不怕利润少、不怕品种杂、不怕批量小、不怕难度大的“五不怕”精神,坚定不移地实行调整改造,坚持三线调整与发展云南经济相结合,优化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增强企业的发展后劲;三线调整改造与企业改组改制相结合,优化资本结构、盘活资产、搞活企业。兵器工业、船舶工业、电子工业、航天工业等系统的军工调整企业,在调整建设过程中,贯彻“保军转民”的方针,积极探索开发民用产品的新路子,进行技术改造和技术引进,优化了产品结构,创造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对一些三线军工企业,积极进行改组改制,激发企业活力,对民用企事业单位的调整也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经过调整改造,到1999年底,云南已先后完成28个三线企事业单位的调整改造任务,占计划数的93%。全省三线调整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22.38亿元,比1985年的2.49亿元增长了9倍;销售收入18.92亿元,比1985年的2.9亿元增长了5.6倍;实现利税1.3亿元,比1985年的6051万元增长1.2倍,云南的三线调整改造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云南日报 杨林兴)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