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水、河水、滇池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30 11:55:1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芦花绕岸,杨柳依依。苇风徐徐吹来,在清清水面荡起涟漪。海菜花举着她美丽洁白的花朵在清波中轻舞。几只野鸭在远处游动追逐。三两鹭丝扇动着翅膀飞飞停停。清澈的湖水中鱼游虾戏。这不是遥远的记忆,更不是梦!这是2009年11月我在晋宁东大河湿地公园看到实景。一千七百多亩的湿地公园,比起数十平方公里的滇池草海确实小了点,但有了东大河湿地公园的成功,就有了恢复草海青春的样板,就有了让滇池复清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希望。

  2007年的早春4月,勤劳智慧的晋宁人和有关部门,借鉴了欧洲、日本等国家“河道前置库”的治污技术,结合“液可清”生物修复的成功经验,恢复河道生物多样性,为河减污,有效促进滇池水体保护。投入资金800多万元,为东大河前置截污库6万多平方米,种植乔木和水生植物31种作8000多株,近6万多丛。

  东大河流经的11个村委会,勤劳善良的晋宁人舍小家顾大家,退房、退人、投工、投劳,疏挖近10公里河道,清除淤泥、垃圾。绿化了河道,婀娜的垂柳,婆娑的翠竹,挺拔的藏柏,多姿的小叶榕,青青的芦苇,飘香的天竺葵,指明云天的蓝桉。一株株一丛丛,手拉手在东大河岸边,守护着这一方水土的清纯结净。这才在历时一年半的2008年10月完成东大河湿地公园建设。

  上世纪60年代初,我曾应朋友之邀到晋宁做客,主人兴冲冲带我去参观他们村为之自豪的水源,那是一个青石彻成的长方形水池,四周围满了人,有说有笑地在水池边洗菜、淘米,洗衣服。我那位朋友告诉我,这是龙潭水,我们村的人吃的用的水都是它,没有一丝丝的污染。虽然晋宁有龙潭的村子不少,可我们村的龙潭是最好的。正洗菜的女主人深情地回忆说:“当年我妈同意我嫁到这个村,看中的就是这清丝丝的龙潭水。”

  我打趣地问:“挑人还没挑水重要?是嫁人还是嫁水呢?”女主人笑着答道:“从小喝干净水长大的,五脏六腑都是干净的!人就好。一辈子喝脏水,再好的人,心肝都会喝黑掉哩!”说得大家都笑了。晋宁人看重水的印象从此就深深留在了我的记忆中。也因为晋宁人对水的重视和爱护,所以至今晋宁的井水、河水、龙潭水还在清澈如初。

  中国的乡镇,大都自古就有水井,然而晋宁的水井之多,是出人意料的,给晋宁留下了“家家有水井,户户有清泉。”的奇观。几乎所有的民宅都有水井,人称“私井”,这些井有趣的是并非挖在院子中间,而是挖在做饭的灶边。方便取水使用。而街道上的井被称之为“官井”,因此还有了一条“官井街”。这些井的井栏都很小,不过20公分左右,只能容取水的小桶放入,据说是为防范有人想不开投井轻生。这些小巧的井栏两侧还凿有小眼,这是为了加盖上锁的。当地老人说,这是战争年代防范敌人投毒的。因年代的久远,大青石和红砂石造就的井栏还留下了深深的取水的绳痕。

  几十年过去,如今晋宁的龙潭和水井依旧,公路边汽车开过还能看到青石彻的长方形龙潭水池车周,人们取水的场面。街头的井边,人们依然享受着取井水淘米、洗菜的幸福,真让我羡慕。

  水!是生命之源。清洁纯静的水自然就会延生清洁纯净的生命,井水、河水、滇池水,愿你的美丽和纯净不仅在记忆中。(云南日报 阿芒)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