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古象化石群发掘揭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30 11:47:2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日前,昭通市发掘出古象化石群的消息轰动了世界。专家推测,这有可能解开老的动物群灭绝、新生动物群崛起的生物进化断代之谜,甚至有可能续接起亚洲人类起源的“缺环”。随着发掘工作的进行,围绕着古象化石群发掘的一些故事也浮出了水面。

  一个农民与轰动世界的古象化石群

  应该说,今年55岁的昭通市昭阳区太平办事处太平村毛家树林(今水塘坝)农民毛国栋是最早发现和保护古象化石群的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昭阳区工会在毛家树林创办了一个砖瓦厂,一直在水塘坝挖褐煤烧砖瓦。集体办时,就挖到过一些化石,但村民们不知道是古象化石。有的村民以为是龙骨,用来做刀口药,消炎效果不错;有的村民以为只是普通的石头,一挑一挑地挑去倒掉。曾有一位北京专家对化石取样后用小飞机带走,但没有反馈意见。1989年,毛国栋承包了这个砖瓦厂,挖煤烧砖瓦时,曾挖到过一个古象头盖骨化石。但一开始,他只认得是古生物化石,却并不知道是古象化石,直到2007年经专家鉴定后,才知道是昭通剑齿象,为世界罕见的瑰宝。

  20年来,一直痴迷于古生物化石保护的毛国栋,收藏了大量的古象化石、鸟类化石、鹿角化石等,他收藏的古象化石比专家手里的还多。“我从小家庭贫穷,只读过小学一年级,赶过马车,打过工。没有文化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好在搞化石收藏和保护,填补了我心灵深处的空虚,也使我的生活态度变得乐观向上。”他说。

  为了保护挖煤挖出来的化石,毛国栋曾经贷款30万元,光利息就还出了几十万元。他一直梦想着能有个博物馆陈列这些宝贝,到那时,他可以将这些化石交给国家,“能让我经常看看化石,我就不空虚了。”毛国栋家的一间陈列室里,陈列着大量的古象骨架、象牙和鹿角等化石,其中一颗象牙化石长2.6米、重150多公斤,让人叹为观止。毛国栋称,他挖出来的一头古象化石保存完好,如果对这头古象化石骨架进行修复,其体格之庞大堪比恐龙。

  实际上,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昭通盆地褐煤层就不断发现古象及其他哺乳动物化石,有的种类还是以昭通和云南命名的新种,如昭通剑齿象、昭通中国河狸、云南貘等。该动物群中,古象种类达10余种,许多著名学者称昭通为“古象之邦”。但由于种种原因,在此次发掘出大量古象化石之前,该地区从未开展过系统的调查、采掘和研究。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人类研究部主任、古脊椎动物专家吉学平研究员是昭通人,多年来,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昭通盆地。

  为了争取资金对昭通盆地褐煤层哺乳动物化石进行进一步发掘研究,吉学平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学系主任江妮娜教授合作,争取到了由美国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云南昭通新近纪哺乳动物化石调查项目”,这是美国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RHOI项目在亚洲地区唯一的子课题。该项目启动后,2007年首次野外工作就在昭通发现了古象化石及其他哺乳动物化石。

  今年10月底,吉学平、江妮娜等10余位中外考古专家聚集昭通,对古象化石群进行大规模、深入的发掘、研究。目前在水塘坝发掘出的古象化石,全部修复已可以拼装出3头完整的古象骨架,中外专家断言,这是一个中国南方规模最大的古象化石群埋藏地。

  由此探寻亚洲早期人类起源“缺环”

  11月1日,昭通日报独家报道了昭通发现世界罕见古象化石群的消息,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云南日报、春城晚报、人民网、新华网、加拿大华人网、俄罗斯中文网等中外数百家媒体对这一消息进行了转载,立即轰动了世界。随即,昭阳区在古象化石群发现地划定区域,圈地保护这一古象化石群遗址。

  吉学平介绍,最近发现的古象化石群的估计年代约为距今300—700万年,这一时期是人类起源的关键时期。在对昭通古象群遗址进一步发掘和研究中,若发现距今300—700万年间的古猿化石,将会对研究人类起源“缺环”意义重大。为解开早期人类起源的一些谜团,非洲已经发现大量的南方古猿,而亚洲一直缺少这一时期的实物佐证。昭通褐煤层被认为是亚洲发现早期人类起源“缺环”的关键地区之一。

  在中国工作了25年的江妮娜教授对煤层进行研究后发现,古象化石群煤层代表以前湿热的生命层,煤层的不同层之间都含有很多哺乳动物化石,这是300—700万年之间一个特别时期的动物化石群,初步可以确定这个地区见证了地球上动物进化的重要时期,这个时期地质发生了很重大的变化,很多老的动物群灭绝了,新生的动物群产生了。“可以肯定地说,在世界范围内很少有像昭通这样保存完好、能够反映这一时期生物进化承上启下过程的地方,这一时期保存了中新世很多旧的动物群,而新的动物群特别是亚洲的动物群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她认为,昭通古象化石群也是探索人类起源“缺环”的一个重要线索。发现古象化石群的地方是远古时代昭通的一个缩影,它说明昭通在中新世是一个动物活动场所,已经发现了鸟、蜥蜴、龟和古象,许多大型水鸟对动物进化的研究很有意义。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这里发现了两种以上的大象,在同一地点发现两种以上的古象化石十分罕见。江妮娜教授说,这说明远古时代昭通的环境很好,是一片很大的湿地,食物量很充足,可以容纳各种大型动物和水鸟生存。

  通过现场考古研究,专家们发现古象化石出土的地方是远古时代一棵十分庞大的古树下,一头成年古象和一头幼年古象陷在沼泽里,树上也有其他的小动物,还有鹿、野猪和水獭等。更让考古工作者吃惊的是,在这片沼泽地里还发现了一颗灵长类动物的牙齿,这是亚洲最早的灵长类动物牙齿化石。这颗牙齿跟人类起源没有多大关系,但对研究人类起源有重要的借鉴作用,其价值在于用实物告知这一时期的环境。同时也说明,在那个生物进化的重要时期,许多灵长类动物在其他地方灭绝了,却在这里出现了,这对了解研究灵长类动物的进化意义十分重大。

  江妮娜说,在古象化石群遗址发掘出的很多动物化石,更能系统地解答动物进化的历史,“这里对于我们研究动物进化和人类发展史是很重要的,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保存得如此完好的动物化石群对于探究昭通地方文化和文明史,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她说,这些化石佐证了昭通数百万年来的发展史,是重要的地方文化符号,昭通古象化石群必将成为正在兴建的昭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建议进行全面保护。如果能够把这里建成一个科普教育基地,不仅对昭通、对云南、对中国有重要意义,对世界也是一个重要贡献。

  古象化石群发掘工作开始,吉学平就成了大忙人,由于没有专职驾驶员,他只好亲自驾车接送专家往返昆明和昭通,仅今年下半年以来,短短几个月时间,行程就达1.8万多公里。

  据吉学平介绍,考古发掘工作近日又有重大进展,有可能找到亚洲人类起源“缺环”的重要证据。

  一个关于大陨石坑的假想

  那么,昭通古象化石群是怎样形成的呢?对此,专家们还没有定论。

  一个喜欢地理地貌研究的网友石桂在一篇博文里提出了昭通坝子是个大陨石坑的假想。他认为,昭通坝子周围的山很像月球上的环形山,西部及北部尤其明显,中央有凸起的凤凰山,符合陨石坑的特征;其次,史料可以证明,昭通坝子以前曾积有很多水,也符合陨石坑的特征。他认为,这个古象化石群说不定和陨石坑有关系。楚雄禄丰恐龙化石发现地附近的地形也非常独特,看上去也是个陨石坑。说不定类似的奇特地形,都会导致大批动物被埋而形成化石群。要么是地壳下陷,要么是陨坑形成时溅起的很多尘土将群聚在一起的动物瞬间埋葬,恐龙、大象等本来就爱成群活动,现在的大象也是群居的,既然是化石群,说明在这些动物死亡前,应该是群聚在一起的。而且,应该是很短时间内就死亡的,否则遇到危险会四散奔逃。所以,陨石坑就是可能的原因,瞬间形成,瞬间被埋,符合急促死亡的条件,然后骨架分散得异常,这也比较接近被埋的推论。

  随着考古发掘研究的一步步深入,那些远古时代留下的谜团将有望找到答案。(云南日报 朱德华 杨明)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