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开国将军 原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30 15:20:1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张铚秀(1915∽2009),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1929年参加虹桥村农民暴动,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营长、中队长等职,参加了江西田里、金华山,湖南松山等战斗和第五次反“围剿”,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抗日军政大学学员、新四军中队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支队参谋长兼军分区参谋长等职,先后参加了卫岗、苏南、丹阳上下会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新四军旅参谋长、副旅长兼参谋长,华东野战军副师长兼参谋长、师长等职,先后参加了涟水、新泰、莱芜、孟良崮、南麻、临朐、莱阳、潍县、周村、济南、淮海和解放上海等战役战斗,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建立了功勋。

  新中国成立后,张铚秀历任副军长、代理军长、军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山东省委常务副书记、昆明军区副司令员、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昆明军区司令员等职,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和保卫祖国边疆的战斗,为人民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为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军政军民团结,作出了重要贡献。1955年,张铚秀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80年1月,张铚秀同志来到昆明军区工作。两年后,我有幸调到这位我十分崇敬的首长身边任秘书工作。追忆在首长身边工作的岁月,除了首长对我的关怀及亲切教诲外,我还亲身经历、耳闻目睹了我党、我军光荣传统、优良作风在这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身上闪现出的光芒,许多令人难以忘怀的往事至今日仍历历在目。

  1977年,昆明军区为尽快消除“四人帮”及“文革”对军队政治工作的破坏和影响,特别是对边防部队建设的干扰,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向军区报告:边防部队特别是前沿一线的哨所、连队,由于交通不便、气候恶劣,部队文化生活缺乏,建议为全区边防部队配发流动图书箱(每箱不少于300册书籍供战士阅读),丰富边防部队的文化生活,同时由军区文工团、俱乐部、文化用品供应站、修理站、电影发行站组成“边疆文化服务队”,深入边防为兵服务。军区党委很快就同意了这项建议,并拨出专款由文化部指定专人负责这项工作。在军区党委、首长的大力支持和关怀下,“边疆文化服务队”很快就组成了。经过半年多的准备,图书箱加工、制作完毕。但新的问题出来了,当时优秀的文艺读物较少,很难配齐供部队战士阅读的文艺书籍。为此,军区文化部领导去省委找到张铚秀副司令(时任省委书记兼省委组织部部长)求助。他听完汇报后说:“云南有4000多公里的边防线,条件十分艰苦,边防部队长期与境外敌特武装作斗争,是和平时期的战斗队。加强边防建设,关心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非常重要,你们组织边疆文化服务队,为边防部队配发图书箱是为边防部队做了一件好事、大好事,我完全赞同。过几天军区要召开师以上干部会,你们可以将边疆文化服务队先拉到会场住地现场服务,各边防军分区的司令、政委都在,他们最清楚边防的情况,听听他们的意见,让他们给你们把把关,提提建议,看看边防部队最需要什么。图书的问题,你们将需要配发的图书打印个单子,我告诉省委宣传部,请省新华书店向各出版社及全国的新华书店求援,尽快调齐。”在张铚秀同志的亲自关心和过问下,这批书籍很快就配齐发放到了边防部队。张铚秀副司令员平易近人,关心部队,干练扎实的作风及领导魄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遵照军区党委、首长及张铚秀副司令员的指示,“边疆文化服务队”深入边防与兵同乐,为兵服务,受到边防部队及全区广大指战员的好评。时任总政治部副主任的傅钟同志抱病在医院亲自撰文,刊发在《解放军报》头版头条,高度赞扬了“边疆文化服务队”为兵服务的做法,是军队政治工作、文化工作的传统和方向。昆明军区“边疆文化服务队”还代表总政治部赴西沙群岛慰问边防、海防官兵,得到总政治部、广州军区、海军的高度评价。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开始为历次运动中的冤假错案平反昭雪,这是一项极其艰巨、复杂的工作。张铚秀同志时任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部长,云南的相关工作无疑都压到了他的肩上。1975年前,他在济南军区及山东省委工作,对云南的情况了解不多。为做好这项工作,他深入调查研究,不分白天黑夜亲自查阅大量资料,最终为许多冤假错案做出了有理、有据、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结论报告,经省委讨论后,报请中央批准,使很多遗留问题得以正确解决,从而调动了广大干部及群众的积极性。一些干部对张铚秀表达了感激和赞誉,他却十分冷静地说:为蒙受冤案的干部平反是党中央的政策,我们只是做点具体工作,应该的!

  今年8月14日,张铚秀司令员因病逝世,享年95岁。这位敬爱的老领导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风貌和高尚品格,永远留在我们心中。(云南日报 曹晋原)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