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国文与布朗山古茶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30 14:48:3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景迈山帕哎冷寺

  1988年父亲临终前嘱咐苏国文3件事:在芒景布朗山建一所学校;编写完芒景布朗族史;为布朗族茶神建一座寺。带着父亲的遗愿,退休后苏国文回了布朗山,竭尽全力完成父亲交办的3件事,以尽孝道。

  景迈茶山的绿色是云孕育出来的,苍翠中透出一股灵气。云与山的距离很近,似乎伸手可撷,这样低的云层首先分娩出稠密的雨丝来,使这座绵延的大山有了充裕的、品质一流的水源;巍峨的山一级级排列着伸向远天,像是一架硕大无朋的天梯,让所有生命采集到最充足的阳光。惟有这样无与伦比的自然环境,才可能让一个古老的民族在这里创造出种茶的种种神话,开垦出世界上一流的茶园,制作出无可比拟的茶叶来。苏国文的幸运在于他出生在这座山中,属于山中称为布朗族的一员。当然,大山还有残酷的一面,珍藏着苏国文的人生艰辛,坎坷对于一个人来说,是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茶神的后代

  我们到达景迈山帕哎冷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近3时。原先上午采访苏国文老人的计划之所以推后,是因为我们在景迈大山中看到了那片“传说中的茶园”——景迈山古茶园,它的总面积达2.8万亩。无法抗拒这些神奇古树的吸引,我们停车在茶园中漫步拍照,居然找到几棵粗壮的古茶树:村民确信其神,在树干上作了红色标记,号之“茶魂”。而且,在向导指引下,我们还在古茶树上摘到了几片据说与黄金一样贵重的“螃蟹脚”。寺不是孤立的建筑,它位于老苏筹建的“布朗族风情园”中,这里不独有寺和塔,还有老苏的住屋。从县教育局退休后,老苏“归隐林泉”,在此筑屋而居,过着清贫单调的生活,闻鸡起舞,一一完成父亲临终前嘱咐的3件事。

  苏国文的父亲是芒景布朗族末代头人苏里亚,他聪颖过人,少年时代学会了傣文,青年时便拿起武器对抗进村逼税的官吏,小小年纪就管理了25个寨子,执政20余年。1951年,苏里亚参加西南民族参观团上京给毛主席献茶,受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在北京,他身着周恩来总理赠送的中山装留影,后来,他担任了政协澜沧县委员会副主席……在布朗族群众的心中,苏里亚是一个传奇式的英雄人物。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的苏国文继承了父亲的性格。1964年他高中毕业后考入中央民族学院,但因家庭成分高,大学没有录取他,他便到山区做了一名小学老师。他任过小学副校长、县教育局成人教育股股长,懂汉文、傣文、拉祜文,在拉祜族扫盲教育中成绩卓著,被聘为国际教科文卫组织的扫盲专家,并获得“全国民族教育先进个人”称号。1988年父亲临终前嘱咐他3件事:在芒景布朗山建一所学校;编写完芒景布朗族史;为布朗族茶神建一座寺。带着父亲的遗愿,退休后苏国文回了布朗山,竭尽全力完成父亲交办的3件事,以尽孝道。

  据考证,布朗族有1829年的种茶历史。澜沧江中游是世界茶树原产地的腹心地带,智慧的布朗族人民得天时地利,在古代就发现茶树并学会了种茶。传说布朗族祖先帕哎冷率众与异族激战中退守景迈山区,因水土不服,众将士得了流行病,萎靡不振,全军覆灭在即。危急时刻其部下无意中撷茶叶含在嘴中,顿感全身清爽,精神倍增,帕哎冷遂命将士试之,病魔皆除,击溃追军。于是,帕哎冷领众将士定居景迈山,先种茶后建房,并在云南各民族中率先开垦了茶园,给后人留下了宝贵财富。布朗族于是奉帕哎冷为“茶神”,自称“茶神的后代”。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