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公寓有位讲武堂学员 刚过93岁生日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28 09:39:4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后辈为颜士琦庆祝93岁大寿 贺中明/摄

  颜士琦和同学在毕业典礼后拍的合影  前排左起:颜士琦、郭子雄、杨瑞禾;后排左起:陈茂同、毛文渭、童懔

  有些读者可能还记得,2006年3月,都市时报曾经以《“韩国空军祖母”是我师姐》为题,报道了一位仍健在的讲武堂学员颜士琦。通过这篇报道,颜士琦在云南航校的同期同学吴琼英老人辗转与记者联系上,为讲武堂百年庆典带来了一个意外之喜。

  2006年,都市时报采访颜士琦时,老人90岁,住在昆明馨月老年公寓里。后来老人离开公寓返回会泽老家,一段时间里,与我们失去了联系。

  2009年8月中旬,笔者在长青公寓打探到,颜士琦就住在这里。

  8月22日,笔者与云航第三期毕业生毛文渭之子毛祥麟,一同前去看望颜老。说来也巧,这天正是儿孙们为颜老93岁生日祝寿的日子,红光满面的老人身着黑底描金红色吉祥纹饰唐装,一家四世同堂其乐融融。

  为云航“夺金”时的荣耀

  60年难忘

  两次见面,颜老两次提到自己于59年前(1950年)在北京航校为云南航校夺得一枚“金牌”的经过。

  颜士琦回忆,1949年12月9日卢汉领导昆明起义。当时34岁的他任空军上尉参谋,还陪同云南空军司令张有谷去城郊菊花村迎接解放大军进昆明城。

  云南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来昆明要人。曾当过航校教官和蒙自空军总站站长的颜士琦也被选到北京南苑航校。入校时,他接受了平生遇到的最严格的考试。首先是接受苏联教官的考试,项目包括在飞机驾驶室里、地面沙盘及屋顶上操演的飞机驾驶、飞行编队和空中格斗等军事技能。接着是接受北大、清华专家教授的笔试和面试,什么飞行原理、发动机构造及世界航空最新动态都被考到了。考完后,颜士琦的得分为5分(当时实行“5分制”),苏联教官的评语是“欧锦哈拉索”(俄语,即“很好”的意思)。颜士琦为云南航校夺得了“金牌”。这是他一生中最值得夸耀的荣誉之一。

  随后,颜士琦在南苑航校当了几年的飞行教官,为培养新中国的第一代飞行员做出了应有的贡献。1953年,颜士琦被视为“旧军人”“资遣”回云南老家,还受到不公正对待。1983年,颜士琦落实了政策,获得了政府发的生活费。

  虚报年龄

  走“后门”进入讲武堂

  让历史回到1932年12月。云航第三期学员毕业后,龙云在五华山设宴为他们祝贺。宴会结束回讲武堂的途中,颜士琦与同学毛文渭、郭子雄、杨瑞禾、陈茂同和童懔等6人一同在翠湖附近的“湖滨像馆”合影留念,这张已发黄的老照片被毛祥麟珍藏至今。从照片上一眼就能看出,颜士琦是6人当中年纪最轻的。

  颜士琦说,他进入讲武堂时年仅14岁。而讲武堂只招收年满18岁的学员,他当年何以能虚报年龄进入讲武堂?原来,颜士琦从小就立下了当空军的志向。他小学毕业就跳级到了省立高级中学,刚毕业就去投考航校。当时在安宁县当县长的父亲找到了在讲武堂当主任的会泽老乡唐继璘,走“后门”让他进了云南航校。

  当时在云南航校,学飞行是要经过选拔的,选不上的就去机械科。学飞行时要先在地面训练,再由教官驾机带上天学飞。教官认为合格了,就可以天天学飞了。颜士琦第一次驾驶美国箭牌教练机单飞,感到多年的欲望得到了满足,真是飘飘如仙了。

  在颜老的记忆中,讲武堂的操场大得很,陆军(包括四个兵科)、空军的学员共同在一个操场上训练,还常和军官教导团的学员一起搞活动。各期入伍生军事训练及学科课堂讲授,均由讲武堂教官兼任。而航空理论及有关专业学科,则由东陆大学(1934年9月改称云南大学)的杨克嵘、肖扬勋、赵述完、张邦翰、柳希权等老师教授。

  云航也招收大学生,如同期学员林学安是香港圣约翰大学学生,女学员杜光昭则是东陆大学预科6班学生。杜光昭从云航三期毕业后又回到东陆大学,1935年毕业后与同班同学欧阳生、张伯寿一道考取中央航校柳州分校,毕业后回昆明空军军官学校任飞行教官,成为云南历史上第一代(第一位)女飞行教官。

  航校第三期学生

  领到双料毕业证

  颜老回忆说,云航三期学员于1932年12月毕业。拿到航校毕业证后不久,颜士琦与同学们又向唐继璘主任提出申请,要求补发讲武堂步科毕业证,终得如愿。这样,颜士琦就拥有了两个毕业证。云航第三期毕业的学员是最多的,计有飞行科31人、机械科21人,两科学员中各有女学员5人,也创了历史之最。同期同学后来分道扬镳,为抗日救国各尽所能。有的同学到杭州笕桥航校再次受训后成为空中勇士,在上海等地打击日军飞机。颜士琦则被派往广西南宁担任航空站站长,为作战飞机提供地面服务。

  如今,颜士琦在长青公寓安度晚年。“别看他年纪大了,生活特别规律呢。”公寓护理员告诉我们,颜老每天早上6点半左右起床,吃过早点后,他都要坚持在老年公寓的过道里活动活动筋骨。而每天中午饭后喝一小盅酒也是他的习惯之一。

  平日里,颜老喜欢看电视。“十一国庆节的时候看阅兵,没想到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我们的国力强大了。真没想到啊!”说到这里,颜老仍然兴奋不已。

  几年以前,颜老曾去云南讲武堂参观校史展览,对展览中提到的“讲武堂到第十九期就告结束”,没有列入二十、二十一(含航校三期)和二十二期(含航校四期),心中感到很遗憾。而今天,这3期已被列入了讲武堂历史。颜士琦也受邀参加讲武堂百年庆典活动。虽然由于身体原因,他没能到现场,但作为讲武堂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昆明人应该记住这位如今平静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老人。(都市时报 陈秀峰)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