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飞天女杰年近百岁 为讲武堂健在学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27 09:42:5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云南航校第三期飞行科学员合影,划圈者为吴琼英

2003年,在住宅区内,吴琼英坐在敞篷车里留影

吴琼英老人近照 本人供图

  新中国60华诞阅兵式上,16名女飞行员驾歼击机在天安门上空呼啸而过,十分提气。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早在上世纪30年代,在昆明的上空,已有女性飞行员的身影,包括云南易门人吴琼英、韩国人权基玉等。吴琼英是迄今为止公认的第一位驾机单飞的中国女性。她正是云南航空学校第三期毕业生。

  过去都市时报曾报道过云南航校第三期学员颜士琦的情况,当时他被认为是讲武堂最后一位仍健在的学员。令人欣喜的是,报道被网络广泛转载后,远在香港的吴琼英之子于平东先生看到,并千方百计联系上都市时报记者杨理锐。于先生向我们报告了一个喜讯:其母吴琼英仍在世。由此,又一位讲武堂健在学员出现在大众面前。

  从于先生寄来的照片中,可以看到,96岁高龄的吴琼英老人,仍然眉清目秀,轮廓分明,气质绝非一般近百岁老媪可比。中国第一代空军女杰,名不虚传。

  女飞行员训练,好多人来围观

  上世纪20年代,自称“东大陆主人”的唐继尧主政云南。他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对于飞行器于现代军事的重要性颇有认识。1922年,唐继尧下令组建云南航空学校,校址就定于昆明翠湖畔的“将帅摇篮”讲武堂大院内,并于巫家坝开辟飞行训练基地。这就是现今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的前身。二战期间,也是名震中外的美国志愿空军“飞虎队”及随后扩编的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队在华的重要基地。

  云南航校第一期于1922年12月25日开学,招飞行科学员36人,学员与云南讲武堂第十七期学员共同接受入伍生训练。当时唐继尧为激励士气,特选送女生夏文华、尹月娟入校一期学飞行,此事轰动省城昆明。可惜这两位富家女虽然容貌娟秀、聪慧伶俐,但却难以适应艰辛的军校生活,不久即被淘汰。

  1927年后,云南由龙云主政。龙云命令云南航校于1930年招收第三期学员,其中飞行科50名、机械科50名。1932年12月第三期飞行科46人毕业,其中有女学员9名。据云南航校第三期毕业生颜士琦老人回忆:“当时班上有两位女同学。一位叫吴琼英,云南易门人,吴曾到杭州受过更高级的飞行科目训练,后来去了香港;另一位叫杜光昭,是当时东陆大学学生入伍,滇西人,之后去了台湾。这两位女飞行员飞行成绩都很好,令当时的男同学都很佩服:原来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做到。有些人还来观看她们训练。”

  云南航空学校是当时中国各地首开先例且培养女学员最多的航校。

  航校吃得不错就是没澡堂

  据吴琼英回忆,1930年她17岁,刚从省城昆明名校昆华女中毕业,听说云南航校第三期要招收女学员,几位相好的女同学都为之雀跃,一致决定投考航校。她还记得当时几位女同学的名字:垠椿轩、李若芝、张竹轩、柏武芳等。

  吴琼英有一位舅母杨玉茹是医生,与当时的云南省主席龙云的夫人是同学,于是舅母带着她去龙府拜访。龙云听说吴琼英决意投考航校学飞行,很是赞赏,并多番鼓励她。1932年12月在讲武堂礼堂,龙云亲自出席第三期飞行学员毕业典礼,向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此情此景,老人至今记忆犹新。

  老人说,当时航校训练生活相当紧张、辛苦。首先是半年入伍生训练,打着绑腿,完全按陆军步兵操典进行,之后是半年机械课程,都在讲武堂进行。大家睡大通铺,清晨便出操训练直到黄昏。对于女学员也没有丝毫特殊待遇。当时航校的教官多为航校第一期毕业生,教育长张汝汉也是一期生,时任云南航空队队长。军校伙食不错,三菜一汤,但没有澡堂,对女学员就显得更为不便。大家只能趁假日到昆明公共浴室或亲友家“冲凉”。

  飞行训练在巫家坝进行。主要使用美国“弗力特Fleet”100匹马力双座教练机训练。座舱是开放式的,并没有舱盖,更不用说救生伞、无线电了。飞行员只能用飞行帽、飞行皮衣裤及飞行镜挡风御寒。

  总的来说,由于教官力量增强,且有更多经验和设备,第三期毕业生质量优于第一、二期。而吴琼英是教官准许第一个放单飞的中国女学员(云南航校第一期的韩国学员权基玉是亚洲首位上天的女飞行员),这令老人至今仍自豪不已。

  留学日本,护送聂耳骨灰回国

  吴琼英一毕业,就遵照命令编入云南讨逆军第十路军总司令部任飞行员,授少尉军衔,正式开始空军女飞行员生涯,除了照例每日出操,便是飞行训练及奉命进行巡逻、侦察。当时正是军阀混战,但云南空军一枝独秀,在军阀大西南混战中并无对手。不过当时所驾的飞机,多为西方列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淘汰的旧款机型,机龄长、机型旧、性能差,失事率颇高。当时空军内部都说:“当空军是在血盆里抓饭吃。”

  吴琼英飞行一年多,一次降落时失事,飞机冲入农田损坏,她也受了伤。伤愈后,由于家人反对,她从空军退役。当时“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已大部沦亡,全国民众抗日激情高涨。她也在好友聂耳的鼓动下参加了抗日救亡歌咏团,巡回各地演出。

  在当时在日本东京学习幼儿教育的二姐吴汉英(后回昆在翠湖幼儿园任教)安排下,1935年夏,吴琼英赴日进入东洋音乐学院攻读西洋声乐专业。此时聂耳也来到日本,好友在日本邂逅,在聂耳日记中也曾多次提及。不幸聂耳猝死于日本大海。1935年夏末,吴琼英及堂兄,还有张天虚、郑子平等中国留日学生护送聂耳骨灰回国。

  由于七七卢沟桥事变,吴琼英随中国留日学生离日返国,不久在上海与留日回国任全国经济委员会专员的于百溪相识、恋爱。两人结为伉俪后,育有一子一女,后来夫妇俩定居香港。

  目睹后辈英姿,喜登贺词志庆

  吴琼英出身云南易门望族。吴琼英生父吴贞禧,早年在广西做官,辞官归乡后致力乡梓,口碑甚佳。

  吴琼英的哥哥、姐姐早年均留学日本。胞兄吴和生1949年参加昆明起义投入新中国怀抱;表兄刘惠之、表弟刘志汉也曾赴日留学并到苏联寻求革命真理,新中国成立后,刘惠之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全国铁路水上检察院检察长;刘志汉是共产党情报界元老,后来于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任上离休。吴琼英的侄女婿谭鲲是抗战期间著名的空军英雄,出生入死,奋战蓝天,战功彪炳,前后击落日机9架,这是中国空军的最高歼敌纪录。《昆明日报》1993年10月23日《天祭》一文就曾报道过这位云南文山籍抗日飞将军的事迹,称赞他是“中国人的骄傲”。谭鲲击落的9架日本P-40飞机,至今仍陈列在美国空军雷鸟飞行学校博物馆中。

  吴琼英虽然身居香港,但一直十分关心祖国内地的发展。除捐款资建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外,她还捐款救助云、贵、川三省部分原中国空军抗战遗属。1996年,老人还在上海发起大型义卖暨希望工程募捐活动,自己也慷慨捐助航空基金及井冈山失学儿童。

  全程参与了这些活动的朝鲜战争中著名的中国空军英雄韩德彩将军由衷地说:“吴琼英老妈妈才是我们的老前辈。”并手书“寿”字、“蓝天女将”赠给吴琼英老人。

  光阴荏苒,吴琼英走出云南航校已有77年。虽然2002年头顶发现恶性皮肤癌后做了切除手术,今年3月份又确诊胃部癌变,但新中国60周年大庆,在电视上看到国产歼击机女飞行员的英姿,对比今昔,老人仍激动不已,并特地在《香港商报》上刊登贺词志庆:

  少女蓝天强国梦,

  甲子大庆遂夙愿。(都市时报 于平东供稿)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