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蔡锷寸性奇后人聚昆明 贺讲武堂研究会成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27 09:54:1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寸尊会

寸性奇 

朱全华

蔡协

蔡锷

  昨天,讲武堂研究会成立之后,到连云宾馆的名将后人顿时成了专家学者们追逐的“明星”。当有人了解到护国三杰之蔡锷将军嫡孙蔡协住在吉林的时候,几位操北方口音的研究学者立刻围了上去,索要名片,甚至希望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签名,弄得蔡协连称“我的字写得不好,就别留了,咱们合个影吧”……

  朱德之孙朱全华:

  给祖父当了

  3年的小厨师

  朱德元帅之孙朱全华,高大,随和,彬彬有礼。虽然工作、生活都在北京,却时常牵挂着祖父朱德曾走过的山山水水,尤其是祖父朱德的“第二故乡”——云南。昨天,朱全华说:“对我而言,云南是个很重要的地方,我几乎每年都来。讲武堂迎来百年庆典,研究会也成立了,这对讲武精神的传帮带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朱全华说,来云南不是去陆军讲武堂,就是到朱德旧居纪念馆,他希望云南能把朱德学习、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建成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把讲武精神发扬到全国。

  在朱全华的眼中,祖父朱德是个为人朴素、正直,家教严格的长者。1969年,当时只有13岁的朱全华与从广东回到北京的祖父朱德一起,住在位于北京万寿路甲15号的家中。当时朱德身边只留有徐建柱一个人,既是警卫,又充当秘书,做饭一事便落到了朱全华的身上。他笑道:“从1969年到1971年,我给祖父当了3年的小厨师。”

  朱全华说,祖父对饭菜要求并不高,由于年纪已大,不爱吃过分油腻的食物,吃的多是一些清淡蔬菜。偶尔“开开荤”时,吃的是四川老乡捎来的四川腊肉,做法也简单,上锅一蒸就行。1971年,朱德身边有了专职厨师,朱全华便“失业”了。“他是一个很好的老人,对晚辈慈祥却又管教甚严,节俭、不争名争利。有一次,他吃饭时不小心洒了几粒饭在饭桌上,我看见他立刻捡起来放进嘴里。老人家的这种持家风格,一直被我们这些晚辈传承到现在,是我们后人宝贵的精神财富。”

  朱全华说,他们兄妹4人现在都在平凡的岗位上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朱家的第四代人也成长起来,有的在上学,有的在部队,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一样,他们在外面从不对人提起自己是朱德的后代,因为这是祖父生前要求的。

  作为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朱德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的执行主任,朱全华十分忙碌,他要做慈善、募捐和公益活动,在革命老区建设希望小学,在四川建立朱德小学,在江西建立红军会师纪念馆。他说,要发扬老一辈革命家朴实的工作作风、严谨的工作态度以及不谋私利的奉献精神,把这种红色遗产发扬光大。

  蔡锷嫡孙蔡协:

  用讲武精神

  推动文化发展

  蔡锷在云南护国起义中名声大振,但是其后代到云南来的并不多。

  昨天,蔡锷之孙蔡协一露面,立刻被中央和云南媒体包围了起来。蔡协承认,他只来过云南两次,这次算一次。所以,对云南陆军讲武堂研究和了解得并不多。这次参加了研讨会和研究会成立仪式,让他感触很深,“应该把讲武精神挖掘出来,作为文化强市、文化强省的动力之一。”

  蔡协长期生活在吉林,是位化工专家,为人很低调,很少向人提及自己是蔡锷的后人。昨天,他在这里听一听、走一走、看一看之后很高兴,“按我的理解,真正发扬光大讲武精神,就是蔡锷所说的尚武精神。当时许多年轻的革命者努力寻求中国富强之路,有的提工业强国,有的提学医救国。有的提军事救国,其实,当时革命主义思潮和爱国主义情怀才是讲武精神萌芽的基础。”

  据史料记载,蔡锷是我国近代著名的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爱国将领,民国历史上第一位享受国葬殊荣的革命元勋。提及这些,蔡协很赞赏护国战争中蔡锷、唐继尧、李烈钧等人的表现,“蔡锷作为1911年云南重九起义的主要领导者、总指挥,1915年云南护国起义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有力地防止了历史的倒退”。

  寸性奇将军孙女寸尊会:

  7名战士冒着弹雨

  掩埋祖父的遗体

  寸性奇将军,1893年生于云南腾冲县城,青年时期入云南讲武堂学习,毕业后曾先后参加滇军援川,讨袁护国,驱逐陈炯明,拥戴孙中山,以及北伐战争等活动。普通史料对寸性奇将军的记载通常到此为止,因而很少有人知道,作为李根源表弟的寸性奇,从腾冲老家跟随李根源夫人入昆后,就一直跟随在李根源身边做着联络员的工作。昨日,记者寻访到寸性奇的孙女寸尊会,她为我们讲述了身为抗日英雄的祖父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祖父从小命运坎坷,但非常有孝心,家里两男两女四姐弟,他排行老三,但就在他刚满4岁时,生母就病故了。”寸尊会说,后来寸性奇之父续弦,继母却对之前的四个孩子不是太好,寸性奇因此吃尽了苦头。但是,懂事的寸性奇并不以此为然,他始终将尊敬长辈作为自己的信条。

  13岁那年,寸性奇跟随李根源的夫人步行了1个多月来到昆明,终于得见表兄李根源,在其手下做了一名联络员。

  之后,讲武堂成立,未满入学年龄的寸性奇被李根源特批进入丙班骑兵科学习。后又因成绩优异,与朱德、朱培德等几十人一同被选进了特科班(快班)继续深造。

  在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下,寸性奇于1910年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1911年10月30日,云南革命党人响应武昌起义,寸性奇奉令率新军中革命党人秘密潜入昆明城内,按时消灭了守城人员,砸开城门,使起义军大队入城,他又跟部队向五华山进军,消灭顽抗的清军。之后,寸性奇又先后参加了滇军援川,讨袁护国,驱逐陈炯明,拥戴孙中山,以及北伐战争等活动。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寸性奇即向军事当局请缨上阵。奉令任国民党陆军第五集团军第三军第三十四旅旅长率部北上,与日军激战于井陉、阳泉地区。在作战中,他常亲临前线,视察阵地,鼓励官兵奋勇杀敌,报效国家。旋以战功擢升为第三军第十二师师长,调山西中条山防守,防守4年,击退日军12次进攻。

  寸尊会透露,在外征战期间,寸性奇还将儿子寸品德(寸尊会之父)也送进了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不过当时的讲武堂已被转为黄埔军校的分校,作为黄埔第16期毕业的学员,寸品德虽是从云南陆军讲武堂走出,拿的却是黄埔军校的毕业证。

  1941年5月,在一场异常激烈的战役中,寸性奇作为一名师长和军人,做到了他说能够做到的一切。

  11日晚,被日军重兵合围的国民党第三军军长唐淮源深知危局难挽,鼓励官兵与中条山共存亡,战斗到底。寸性奇听后,厉声对其部下说:“诚如军长言,吾侪今日惟奋力杀敌耳!枪在手,剑在腰,不令为贼服也。济则为国争光,不济以死继之。”12日,日军攻陷左翼水谷朵高地,寸性奇亲率奋勇队与敌人搏杀,不幸胸部中弹,这时他已得知军长唐淮源壮烈殉国的消息,悲痛万分,仍强忍伤痛,大呼杀贼,率军冲向敌阵。13日晚,他的右腿被日军炮火炸断。自知伤势严重,不肯被俘受辱,用手中短剑自戕于县山以北的毛家沟,壮烈殉国。

  之后,战场上出现了一幕壮烈的场面:在日军的包围圈中,一名排长带着6名士兵,冒着枪林弹雨掩埋着一位军人的遗体。受伤倒下,爬起来,再受伤倒下,再爬起来,有两名士兵没能再起来,但没有一个人停下来……日寇被这些用血淋淋的手指、用滴着血的刺刀刨土不止的中国军人惊呆了。被掩埋的就是寸性奇的遗体。(都市时报 记者许建龙 马峻)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