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之神”用过的怀表 历时百年依然精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26 08:42:0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孙中山用于奖赏辛亥革命有功将领的金甲怀表

赵又新长孙女赵殊记者张悦/摄

护国军将领赵又新

  这是一位将军近百年前使用过的金甲怀表,至今走时依然精准。怀表的主人叫赵又新,曾任云南陆军讲武堂校长、滇军第七师师长、靖国第二军军长,朱德曾赞其为“护国之神”。作为对当时战功显赫者的奖励,孙中山共计发放过200只金甲怀表,但至今存留世上并重见天日的只有这一只。昨天,赵又新的长孙女赵殊带着这块怀表抵达昆明,将在讲武堂建校百年庆典活动中将其捐赠给云南陆军讲武堂。

  当赵殊女士揭开木匣子时,一道金灿灿的光芒夺人眼球。历经百年岁月,金甲怀表却从未停下时间的脚步。赵殊和弟弟赵聪分析,这块表应是1900年至1912年之间生产的,因为奶奶曾说过,1912年他们结婚时爷爷就已经有这块怀表了。怀表后面的内壳上留有清晰的指纹印,至今都无法擦掉。

  赵又新原名赵复祥,是凤庆县凤城来凤街人。自幼聪敏好学,在《岳武穆奉诏班师赋》的补廪应试中,曾作“一木难支,宋室之偏安已定;百年遗恨,英雄之结局如斯”的名句,其鲜明爱憎和敏捷才思表露无遗。

  1904年,赵复祥留学日本,次年加入孙中山在东京组织的同盟会。后入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回国返滇授讲武堂教官,未就职并与叶荃、黄毓成入川任督练公所提调。宣统元年(1909年)回云南授七十五标教练官,与统带罗鸿达驻防建水。云南“重九”起义,赵率部宣布反正,组织南军军政府,被公推为统领。蒙自驻军哗变,赵出走河口入江西投奔督军李烈钧,被聘为都督府顾问。后改任赣军第二师第五旅旅长。湖口起义失利,他拒绝袁世凯部属笼络,改名“又新”潜返云南。

  1914年,赵又新任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校长和唐继尧的顾问。次年,袁世凯称帝,云南编组护国军讨袁,赵任第一军第二梯团团长,随蔡锷进军川南,因功勋卓著成为护国军名将。1917年,张勋复辟,唐继尧组织靖国军,赵任第二军军长,辖朱德、金汉鼎两个旅,驻守川南。1920年,四川军阀混战,泸州川军也发生内乱,赵又新所驻军部被袭,他与胞弟及副官、卫士数人等待无援,自知难以生还,赵又新不愿死于敌手,以枪铳自击离世。享年39岁。

  赵又新殉难后,孙中山南方军政府追授其为陆军上将,孙中山亲自写下悼挽:“大局赖同撑,我在粤峤君在蜀;刍聊借奠,生为名将殁为神!”云南省政府追谥“武烈公”,建祠于昆明翠湖畔,灵柩运回昆明葬于玉案山麓,朱德元帅题墓碑赞之为“护国之神”。

  提及这段历史,赵殊说:“爷爷追随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推翻帝制的伟大革命,这只怀表一直跟随他南征北战,戎马生涯从未离身。我们决定将这件历史珍宝捐赠给云南陆军讲武堂(历史博物馆),就是要重温那段热血岁月,纪念我的爷爷。一只怀表伴随着一段辉煌的历史和一位不普通的人物,能够让人们永远缅怀!”

  金甲怀表别有洞天

  这只18K金猎壳小三针怀表,前后均配有外壳,打开前盖可看时间,而后盖内还有一个内盖,上边有一些文字和6枚获奖徽章,再撬开这个内盖才能看见玻璃盖内的机芯。单钮上弦和校对时间的方法与现在不同,并非简单地将表冠拉出或拉进,而是通过上下拨动金属销,进行上弦和调校时间。两问打簧功能可报小时和刻,音锤敲打音簧的声音清脆悦耳,声音洪亮,两米之外清晰可闻。此表一身金甲,内核却是异常的素净、简单。品相至今保存完好,走得也相当精准。

  “香港有拍卖行开出37万元的价格,单纯只是给出了表的百年收藏价值,如果算上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将远远超过这个数。”这是随行秘书李鹏透露的消息。

  表盘上印有“J.Ullmann&Co.Hongkong.ShangHai.TienTsin”字样。据查证,这家瑞士钟表公司成立于1893年,进军中国市场后赶时髦地取了个中文名字——“乌利文”。随后他们在香港、上海、天津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但自1932年,乌利文公司就结束营业,迅速销声匿迹,至今仍是个谜。李鹏透露,当时孙中山先生订购过200只同家公司的金甲怀表,用于奖赏辛亥革命中的有功将领,但目前公之于世的只有这一只。因此,它可是捐赠给陆军讲武堂的一份极具价值的历史珍宝。(都市时报 记者许建龙)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