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汉汇报昆明起义 电文改了又改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0-22 09:44:1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卢汉向毛泽东、朱德汇报起义的电文,由他亲笔书写并修改 首席记者陈昱州/翻拍

  讲武堂主题展中,实景复原了卢汉率滇军到越南接受日军投降的情景首席记者杨赋/摄

毛泽东、朱德向卢汉指示起义后工作的电报

朱德、周恩来发给卢汉的电报

卢汉(右)欢迎解放军进入昆明,并与陈赓将军握手

  1945年10月,蒋介石乘滇军卢汉部到越南接受日军投降之际,命令嫡系杜聿明率国民党中央军发动“昆明事变”,主政云南长达18年的龙云被迫下台赴重庆。

  同年12月,龙云表弟卢汉(讲武堂第4期毕业生)接替龙云任省政府主席。在新中国成立后,他领导了昆明起义。而在首次披露的14封讲武堂众将的密电中,卢汉起义后与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的几封密电往来,正说明了这段历史事件。

  毛、朱联名发电报

  肯定卢汉起义

  卢汉1949年12月9日通电全国宣布云南起义。12月11日,毛泽东、朱德即联名向卢汉复电,表示了热烈的祝贺:

  “昆明卢主席勋鉴 佳电诵悉,甚为欣慰。云南宣告脱离国民党反动政府,服从中央人民政府,加速西南解放战争之进展,必为全国人民所欢迎。现我第二野战军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治委员,已进驻重庆,为便于具体解决云南问题,即盼迅与重庆直接联络,接受刘邓两将军指挥,并望通令所属一体遵行下列各项:(1)准备迎接人民解放军进驻云南,并配合我军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反革命军队;(2)执行人民解放军今年四月二十一日布告与今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刘邓两将军四项号召,保护一切国家财产,维持地方秩序,听候接收;(3)逮捕反革命分子,镇压反革命活动;(4)保护人民革命活动,并与云南人民革命武装建立联系。又,为向云南与全国人民正式宣布此次起义,并取得各方谅解,后似以另发一通电,对过去进一步检讨,再由我方电复,并于互相同意后发表较为妥当。专此,并希裁复。毛泽东、朱德十二月十一日印” (原文无标点,下同)

  毛、朱的电报,对卢汉起义的重大意义作了充分肯定,并明确提出了各项具体要求。卢汉备受鼓舞,表示衷心拥护共产党。接到电报当天,卢汉就亲笔回电。也许是由于心情激动,文中有多处涂改:

  “即刻到 北京毛主席、朱总司令钧鉴 真电奉悉,云南革命秩序已完全恢复,自李弥、余程万以下所有国民党军政机关、部队以及国特等已全部一网打尽,分示各项,决遵党理。通电拟与本省党的组织互商,拟毕再呈核。 卢汉敬复 速发 十二月十一日十三时”

  9天后,朱德、周恩来再次致电卢汉:

  “急昆明卢汉主席勋鉴 通电读悉,极为欣慰。昆明起义有助于西南解放事业之迅速推进,为全国人民所欢迎。即望团结全省军政人员,与人民游击部队共同维护地方秩序,消灭反动残余,并改善官兵关系、军民关系,为协助人民解放军建设人民民主的新云南而奋斗。朱德、周恩来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印”

  从以上3封电报中可以看出,昆明起义后,云南并非就一切太平了。事实上,此时解放军尚未进入云南,不少国民党反动残余势力正试图反扑。而在卢汉起义前,也经历了一番曲折和惊险。

  假称开会

  起义前扣押国民党将领

  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迅速解放了国民党政权的首都南京。形势发展之快,出乎卢汉意料之外,他感到云南的解放也为期不远了。而这时已逃到香港的龙云,也多次派人与卢汉联络,催促他尽快起义。卢汉开始秘密准备反蒋起义。

  8月14日,龙云在香港向记者表明自己与蒋介石决裂的态度,同时宣布“云南起义”。这条头版消息冲击了卢汉,也震动了国民党当局。8月24日蒋介石由台湾飞重庆,接连电召卢汉赴重庆。

  卢汉怕被扣留,称病不去。蒋介石则软硬兼施,一面派人来昆催促卢汉赴渝,一面由西南军政长官张群给卢汉打电话,扬言“中央”将派两个军、60架飞机解决云南问题。

  迫于形势,卢汉于9月6日飞重庆。临行前,卢汉对龙泽汇等人说:“我这次去重庆,吉凶难卜。万一被扣,你们就打电报来。要求不准,就插起红旗,通电起义,不要管我。”卢汉走后,昆明城实行宵禁,部队官兵停止休假外出,军政要员集中到五华山省政府内。气氛紧张,箭在弦上。

  卢汉一到重庆,即向蒋介石提出辞职,而蒋介石却百般笼络,除了准许卢汉把保安团扩编为两个军外,还答应拨发现银100万元作军费,并陆续补充武器、弹药装备。作为条件,蒋也提出三条:一是取消云南省参议会,二是逮捕100多人,三是要封几个报馆和学校。

  卢汉当面答应了,但9月8日下午他一回到昆明,即暗示共产党人迅速转移。9月9日,数百人被逮捕,省参议会被解散,部分报刊和学校遭查封。被捕人员中准备枪决的有100多人,其余大多判处3年至20年不等的徒刑。保密局长毛人凤企图借刀杀人,嫁祸卢汉,乃将处理人员的名单报送卢汉要他批准。卢汉则以罪证不足、需要复审为由拖了下来。11月初,卢汉趁“代总统”李宗仁路过昆明之机,向李宗仁要求从宽处理这批人员,被捕人员才被一律释放。

  11月下旬,贵阳、重庆相继解放,解放军已迫近云南。12月8日,蒋介石召集驻滇各军军长余程万、李弥、龙泽汇等与西南军政长官张群去重庆,面授机宜。卢汉即利用余程万、李弥等离昆时机,抓紧布置,并决定12月9日夜举行起义。

  12月9日下午,张群、余程万、李弥等又回到昆明。卢汉将张群单独软禁,并以张群的名义发出当晚9时到卢汉公馆举行紧急会议的通知。结果第8军军长李弥、第26军军长余程万、宪兵司令部副司令李楚藩、西南宪兵区指挥区参谋长童鹤岑、空军第5军副司令沈延世、第193师师长石补天、保密局(军统改组后的名称)云南站站长沈醉等一到,就被卢汉的警卫全部扣押了。

  晚10时整,卢汉在五华山云南省政府宣布:“云南起义了!”同时向全国发出通电,一面自制的五星红旗在五华山上冉冉升起。

  6天6夜保卫战

  顶住国民党反扑

  据史料记载,卢汉起义后,蒋介石十分恼怒,当即命令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汤尧进攻昆明。

  16日下午,第8、第26军开始向昆明进攻,当夜占领跑马山阵地。17日,卢汉以飞机轰炸沾益、蒙自的国民党军机场,以切断其空中支援。起义部队则在黑龙潭、金殿、小板桥等处,与第8、第26军进行反复争夺,形成胶着状态。19日,边纵部队一部进抵宜良,袭击国民党军后方。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7军第49师则乘汽车分由贵州省安顺、镇宁出发,驰援昆明。得知消息,昆明的工人、学生、各界团体及农民群情振奋,踊跃捐钱、出物、端茶送饭,支援起义部队。第26军无奈于20日夜间南撤。21日,第8军因解放军第49师已逼近沾益、曲靖,被迫撤围南逃。持续了6天6夜的昆明保卫战胜利结束。

  而在此过程中,也有一段插曲:当时为解除昆明之困,卢汉拟将李弥、余程万两人放回。李弥是云南人,当时是国民党第8军军长兼第6编练司令部(预备兵团,兵员仅3个师)司令。李、余也表示出城后,愿说服进攻昆明的军队投诚,但李弥离昆后,却马上翻脸,并重整军队准备卷土重来。直到1951年,李弥仍两次率领逃缅残部窜扰云南边境,在耿马、沧源、孟连等地均遭解放军阻击。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