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云南60春 万紫千红花满园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25 10:34:5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大型衍生态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 禹江宁/摄

生长在美丽神奇土地之上的云南文艺,伴随新中国前进的步伐,踏着时代的鼓点,与年轻的共和国一起壮大成长,在60年发展历程中谱写了崭新的时代篇章,在中国文艺的百花园中,以其独特的魅力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在这里,七彩云南不断给人们带来文艺的震撼和惊喜;在这里,人们会听到“阿诗玛”动听的歌声,看到美好的“云南映象”,感受到“云南响声”的魅力。绚丽多姿的云南文艺,以打动人心的冲击波一次次激荡着中国艺坛,不断创造着文艺的辉煌,为新中国文艺送去光彩照人的文化艺术和艺术形象,成为中华文化宝库中不可或缺的精彩篇章。

60年来,在党的领导下,我省广大文艺工作者与人民同呼吸,与祖国共命运,肩负庄严职责,高举民族精神的火炬,吹响时代奋进的号角,以优秀的文艺作品,记录时代风云,反映时代精神。

云南大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从5.3亿年前的“人类生命圣地”——澄江帽天山“寒武纪生命大爆炸”、1.8亿年前的禄丰恐龙化石, 到170万年前的元谋人化石的发现,从灿烂的春秋战国时期的令人惊叹的古滇青铜文化,到至今一些地方仍然口耳相传的洪水神话、创世纪和开天辟地的传说,无不印证着云南是人类发祥地之一,述说着云南久远的文明史。

云南近现代以来,中原文化、西方外来文化与云南多民族文化并存、碰撞交融,产生了云南新文化的基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来,西南联大以其精进、民主、自强、自信的民族精神影响了云南近现代文化走向,为新时代的到来打下文化艺术的基础。

新中国的诞生后,云南文艺与共和国一道成长,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迎来了划时代的第一个文艺春天,创造了云南文艺的辉煌。

以冯牧为代表的一批军旅作家,以燃烧的才情,用诗歌、小说、电影剧本和散文等文学形式,创作出了一大批脍炙人口、令人耳目一新的文学作品,同时云南本土作家创作出了具有鲜明云南民族特色的文艺作品,军旅作家、云南本土作家和广大文艺家,共同谱写出了五六十年代云南文艺辉煌的华章。

一大批具有鲜明边疆民族特色的文艺作品,在中国文苑绽放出光彩夺目的艺术魅力。一批以云南边疆少数民族现实生活和少数民族神话为题材的电影《五朵金花》、《阿诗玛》、《山间铃响马帮来》、《芦笙恋歌》、《神秘的旅伴》、《摩雅傣》、《景颇姑娘》、《边寨烽火》以及纪录片《在西双版纳的密林中》等,让神秘美丽的云南走向全国、走进亿万观众的心中,云南成为人们向往的地方。

沐浴着新中国旭日的光辉,云南本土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茁壮成长。以彝族作家李乔等为奠基人的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在中国文坛引人注目。李乔的长篇小说《欢笑的金沙江》,白族诗人、评论家晓雪论述艾青的论著《生活的牧歌》,白族作家杨苏《未织完的筒裙》等作品,在中国文坛上产生了广泛反响和好评。以叙事长诗《阿诗玛》、《召树屯》为代表的民间文艺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云南的音乐、舞蹈、美术、戏剧、曲艺、民间文艺,竞相绽放,硕果累累。

以刘奎官、关肃霜为代表的京剧和云南地方民族戏剧,红遍全国。 花灯歌舞《十大姐》、《万盏红灯》舞动中国舞台。云南歌曲《小河淌水》、《绣荷包》、《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阿佤人民唱新歌》、《猜调》等,唱响大江南北,成为歌曲经典;从电影中、歌声中,走出了杨丽坤、黄虹、杜丽华、赵履珠、白秀贞等云南艺术家或歌唱家。

百花争艳、独特芬芳的云南文艺,成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文艺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经过十年“文革”的沉寂之后,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为标志,云南文艺开始出现复苏,焕发生机。

沉寂多年的云南文学展示整体实力,呈现出佳作迭出、人才涌现的局面。先后有张长、黄尧、朱运宽、那家伦、彭荆风、晓雪、张昆华、吴然、于坚、沈石溪、乔传藻、存文学等人的作品荣获文学大奖。王晋元、张建中、姚钟华等画家的作品在全国美术界产生较大的影响;以丁绍光、蒋铁锋为代表的云南画派独树一帜,走出国门,饮誉海外。云南版画异军突起,绝版木刻技法,堪称“中国一绝”,云南版画作品在全国夺金摘银,魅力四射。

一批艺术家在中国大舞台频频亮相。京剧表演艺术家关肃霜,以其精湛的表演艺术和独特的舞台风格,能文能武、能生能旦,被称为“关派艺术”,其代表作品《铁弓缘》、《战洪洲》、《黛诺》、《佤山雾》,享誉全国。以刀美兰为杰出代表的云南舞蹈艺术家,继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的精彩表演之后,她演出的独舞《水》和云南舞蹈家创演的舞剧《召树屯与楠木诺娜》、《阿诗玛》、《版纳三色》等在全国性大赛中先后获大奖,云南民族舞蹈成为当时中国当代舞蹈创作中最具特色的两大流派之一。

世纪之交,1996年,云南率先在全国提出建设云南民族文化大省,云南文艺走向新的发展繁荣时期。

特别是近几年来,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文化建设,云南文艺大步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呈现出蓬勃发展、全面繁荣的文艺景观;在云南文艺大发展大繁荣的良好态势下,2008年,云南吹响了由民族文化大省向民族文化强省迈进的号角,把“云南现象”推向新的发展阶段,云南文艺进入了新的辉煌时期,彩云之南的文艺展示出更加壮阔的艺术天空。

云南文学创作势头强劲,走上了新台阶。黄尧的《世纪木鼓》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后,夏天敏的《好大一对羊》首获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奖,张长、晓雪、彭荆风、吴然、乔传藻等获中国作协颁发的文学奖,随后于坚诗集《只有大海苍茫如幕》获鲁迅文学奖,黄晓萍的长篇纪实作品《真爱长歌》荣获“五个一工程奖”。云南涌现了昭通作家群、儿童文学作家群、小凉山诗人群、少数民族作家群。自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设立以来,云南少数民族文学获奖作品在全国获奖数目和获奖人数中始终居于前列,从而确立了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在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中的突出地位。目前,我省25个少数民族都有了自己的作家和诗人,而今,云南已经初步形成了一支具有一定创作实力,包括老、中、青及各民族作家在内的梯次完整的创作队伍。

异彩纷呈的歌舞云南,精品迭出,唱响全国,备受瞩目。今年6月,我省主办的“首届中国聂耳音乐(合唱)周”开幕式在北京隆重举行,开幕式主题晚会《前进颂》是唯一一台地方性晚会进入国家层面的文艺庆典晚会,以昂扬的爱国主义热情和精彩的音乐艺术表演,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备受好评。从《云南映象》、《凤氏彝兰》、《白洁圣妃》、《梭椤寨》、《天地之上》、《一窝雀》到《母亲河》、《踩云彩》、《美丽的大脚》、《舞彩云》、《太阳女》等民族歌舞戏剧在全国大赛中夺金摘银,一路走红,在中国艺坛刮起了强劲的“云南旋风”;与此同时,《丽水金沙》、《勐巴拉娜西》、《印象丽江》等一批大型旅游歌舞,在市场检验和观众考验中也逐渐成为云南歌舞文化品牌。杨丽萍主创的《云南映象》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巨大的影响力成为云南标志性文艺精品,《云南的响声》以衍生态的艺术震撼力,在北京作专场演出,好评如潮。

云南音乐缤纷灿烂,在第五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云南选手成绩斐然,涌现出了王红星、何纾、李怀福、李怀秀、茸芭莘娜等著名歌手。在“全国优秀流行歌曲创作大赛”中,云南代表队参赛的作品《醉了丽江》、《白云》双双荣获一等奖,《月亮花》获得铜奖,近日该作品又获得“五个一工程奖”。

云南美术,风格独特,尽展芬芳。袁晓岑以其优秀的画作和雕塑,享誉画坛。郑旭的《拉祜风情》、魏启聪的《村寨》、郝平的《古瓶系列·故鉴图》在全国性美展中摘取奖项。云南美术创作以不断增强的整体实力,以艺术的独特性、多样性走向未来。去年以来举办的“首届云南国际版画展”和“第五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在全国以及世界上产生了重大影响。云南摄影,取得历史性的突破。自罗锦辉、陈安定等夺得国际金奖后,耿云生的《乌蒙矿工》组照实现云南摄影作品在全国大赛中金牌零的突破,云南摄影作品纷纷在全国性的影展、大赛和评比中夺取金银铜牌。今年8月,第八届中国摄影艺术节暨2009首届大理国际影会在大理举办,促进云南摄影艺术的快速发展,众多纷至沓来的摄影家正在把云南这个“摄影天堂”变成了“旅游天堂”。

云南民族民间文艺繁荣发展,《中国民间文学集成·云南卷》成为中华文化宝库中永恒的瑰宝。楚雄双柏老虎笙、南涧彝族跳菜、东川神鼓等夺得奖项,“全国吹奏大王”、“民间工艺大师”、“中国民间象脚鼓王”等荣誉称号,成为云南民间文艺家的光荣和骄傲。

影视艺术,异军突起,影视产业发展方兴未艾,引人关注。继《彝海结盟》首夺“五个一工程奖”电影奖之后,云南题材电影《花腰新娘》、《 玛的十七岁》、《德拉姆》、《好大一对羊》荣获国内外多个奖项。“云南影响”新电影系列影响广泛,《心中的香格里拉》、《天和局》、《谁主沉浮》、《解放云南》、《钱王》、《商贾将军》等一批云南题材、云南创作、云南制作的本土影视作品不断推出,在全国逐步形成影响。云南努力打造“中国云南影视产业实验区”和大理天龙八部影视城等8个影视拍摄基地,每年有近百个影视剧组纷纷到云南拍片。云南影视通过荧屏、银幕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成为宣传云南的一张文化名片。

文艺百花艳,春满彩云南。创造辉煌的云南文学艺术,将紧随着共和国的前进步伐,谱写新的辉煌,为文学艺术的大繁荣、大发展,为建设云南民族文化强省,作出更大的贡献!(云南日报 李开义)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