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花灯界"大腕"史宝凤:好剧目应该反复演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18 09:26:0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史宝凤向记者介绍她的弟子 实习生向鹏/摄

  8月下旬的一个周末,记者如约到省花灯剧团采访云南花灯名角史宝凤。等候间,楼道里传来一阵喧哗,一位戴墨镜,着红色唐装,配搭黑风衣、黑皮鞋的女士出现在眼前,细看之下,花白的卷发上别了个黑色卡梳,戴着的白金项链、珍珠耳环闪闪发亮,气质典雅,这就是75岁的史宝凤!

  史宝凤可谓是云南花灯界的大腕级人物,她1954年进入云南省花灯剧团,1994年退休,一生活跃在云南花灯界,如今“退而不休”,还在省花灯剧团授课。采访史宝凤,她的7个亲传弟子来了4个,团里还派出摄像人员全程录制,如此“兴师动众”,足见史宝凤的影响力。

  “徒弟有两个在演出,一个去了美国。”史宝凤的声音清脆响亮,边说边拿出一袋巧克力分发给大家。唱了大半辈子花灯,老太太的性格也像花灯一样活泼,弟子们则说她“说话做事风风火火,直爽干脆”。

  “还不知道什么是花灯,就稀里糊涂上道了”

  史宝凤祖籍江苏南京,上小学时随父母到了云南。那时她喜欢的是京剧,却也爱听周璇的歌。因为天生的好嗓音,在学校时就是独唱演员,特别是唱《绣金匾》《妇女自由歌》等使她小有名气。

  1952年,云南省举办一个演出,急需演员,史宝凤被推荐参加面试。“我一进去,发现当时已很有名气的黄虹、李坚也在,黄虹的嗓音具有天然美,一唱起《放马山歌》,仿佛房子都震了,太好听了。李坚是唱美声的,一首《蝶恋花》又宽又亮。我想:轮不到我了吧?也没抱任何希望。”史宝凤爽朗地一笑。果然,她的独唱没通过。有人又动员她说,还有个地方小戏,差个演员,有歌有舞的,你去不去?她说,去!这地方小戏,就是花灯。那时的史宝凤,还不知道花灯是什么,稀里糊涂就上道了。

  审查节目时,史宝凤的“打花鼓”还是没通过,参加审查的一位老师对她说:“愿意搞文艺,就留下地址、学校。”史宝凤留了,当时没被选上她始终不甘心。 转眼到了第二年,史宝凤果真收到一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省里要成立一个新歌剧团,希望她参加考试。史宝凤那个兴奋劲儿就甭提了!还差三个月才毕业的她,原本要报考音乐学院的,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兴冲冲地应试去了。

  “一考就考上!”史宝凤说,却遭到父亲的极力反对,“父亲一直希望我考音乐学院,而且旧时有‘好男不看灯,好女不唱灯’的说法,认为唱戏是不入流的行当,家里的阻力可想而知。”可史宝凤认准了这条道,怎么也要闯一闯,她偷偷到团里报到了,正式成为新歌剧团——昆明人民灯剧团的一员。

  “每逢演出,观众从艺术剧院排到光华街”

  “说是唱新歌剧,其实就是崴花灯。”史宝凤抿嘴一笑。进团三个月,史宝凤和其他新成员被送到楚雄下乡,白天和乡亲们一起劳动,晚上开会学习。虽然很艰苦,但每天黄昏时分和老乡在打谷场上一起崴花灯,大家无比快乐。

  在剧团期间,史宝凤最记得穿着苏联式工作服,系上黑皮带出行的模样。“一出门,回头率是百分百。有一回,我们从单位到书林街,8个人穿着清一色列宁装走在路上,那模样可神气了!有人好奇地问,哪里来的呀?这么抖草!”她大笑起来。

  那时,史宝凤和年轻的同事们唱的是“洋花灯”,也叫苏联花灯,而另一个老花灯剧团“泰华春”一批老艺人唱的是传统花灯。“当时,一土一洋,引起了很大争议——花灯到底要怎么唱?1954年,云南省花灯剧团正式成立,把昆明人民灯剧团和‘泰华春’合并,既发展又保留特色,这场争议才平息下来。”

  此后,云南花灯优秀剧目不断诞生,迎来了迅猛发展的10年辉煌, 此时不仅涌现了史宝凤、熊介臣等一批著名花灯演员,还出现了《探干妹》《三访亲》等优秀剧目。史宝凤表演的《红葫芦》《孔雀公主》《刘三姐》等,不管在农村还是都市剧场,都广受欢迎。

  和史宝凤搭档多年,被戏称为史宝凤“舞台上的情人”的小生演员马正才回忆起当年演出的盛况,感慨万分:“每逢演出,观众头天晚上就来排队了,从艺术剧院的票房口排到光华街,拿个石头占位子。乡亲们有的赶着马车,有的开着拖拉机,浩浩荡荡来看戏。”

  “接见我五年后,周总理到昆明仍然记得我这个地方戏演员”

  史宝凤最为怀念的演出在1956年,周恩来总理到云南芒市参加中缅边民联欢,史宝凤和同事们表演《小姨拉花》时,周总理看得兴起,从她手上把扇子拿过去,跟大家崴起了花灯。“周总理接见我五年后的1961年,他来昆明,见到我,还记得我是个地方戏演员,记得我是他的老乡。那一刻我特别感动,总理对文体人才的爱惜、关心是有目共睹的。”

  1959年,史宝凤和同事们参加云南省献礼国庆十周年进京演出,三进怀仁堂,也是云南花灯首次出省演出。后因历史原因,花灯遭受重创,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史宝凤已退居幕后,悉心授徒。 云南花灯第一朵“梅花”(“中国戏剧表演艺术的最高奖项“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杨丽琼,就得益于她的传授。

  史宝凤有七个徒弟,这也是她最大的安慰。如今,史宝凤每周至少有三天到省花灯剧团里做艺术指导。谈到花灯现状,她很是担忧。她认为,花灯多年来没有很好地培养观众,造成了观众断代,而现今的花灯剧创作正走向一个误区,只是为参赛而参赛,一个新剧目出台了,表演获奖了,就如同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没有很好地和观众见面。“不像当年,一个好的剧目,要反复演出上百场,在观众中影响巨大啊。”

  史宝凤简介

  1933年出生于云南,国家一级演员,云南最具知名度的花灯艺术家之一。她见证了云南花灯跌宕起伏的历史。从1954年进入云南省花灯剧团至1994年退休,她一生活跃在云南花灯界,如今“退而不休”,还在省花灯剧团授课,为繁荣、发展云南地方戏作出了贡献。(都市时报 记者虞青)

编辑:陈江涛

商讯